Forester GT ▶即刻入主 贊助
2021-01-03 09:25:25Liu 靜娟

《台語時間》媽媽逐去隔壁庄看戲

 

今年我開始看韓國連續劇,一齣一齣紲suà咧看。朋友有的講我「反形」有的笑我老來入花叢」。其實,我迷戲的歷史真久長只是以前看的是電影連續劇看無濟大部份是日本歷史大河劇

讀初中(國中)的時,我就不時去戲園看電影;大姊夫的老爸是一間戲園的股東,提一張貴賓「銅牌」,就會當入去看。看濟,對明星有興趣,一四界去買明星的相片,閣共in(他們)的背景寫佇相片後面。會當講,自做囡仔,我就是影迷。這个興趣,無斷過;毋過,幾十年來,綴tuè,跟)時代的變化,自去影院看電影,漸漸變做佇家己的客廳看電視、看DVD、看網路。

講較遠,愛看戲嘛會當講是「家學淵源」。

阮媽媽一世人愛看戲,愛講古予阮聽。幾十年前,阮姊妹的童年就有「床邊故事」矣;阮倒(躺)佇榻榻米面頂聽媽媽講樊梨花、王寶釧和薛平貴。有一个故事我猶有印象,講龍王無照時辰落雨,造成災害,犯天條,眠夢中予皇帝鏨頭;龍頭落落去某所在。彼陣,我足好奇,想講龍頭毋知偌大粒;原來龍王予皇帝管。

阮媽媽講古誠頂真,講了順序毋著,抑是劇情「落勾」,會講「並毋是」,翻頭閣講。平常時講道理,加減也會提歌仔戲來比論;一寡仔俗語講著真紲喙(順口),可能也是受著戲的影響。可比「拍虎也著親兄弟」、「閹雞趁鳳飛」、「忍氣求財,激氣相刣」等等。有時講人「烏白辯駁」「反口供矣」,敢若包公咧審案件。 聽伊和阮三姨講戲也趣味趣味。三姨講,「彼个皇帝有夠戇,咱看戲的早早就看出彼个宰相是奸臣矣,伊竟然予人騙毋知。」「奸臣攏講別人是奸臣。」in姊妹仔當然知影「旁觀者清」,按呢是講心適的。我也用in的話做結論,「歌仔戲生本按呢搬啊。」

阮媽媽也講過in大兄,阮大舅,少年的時足緣投,捌(曾)做小生,演<陳三磨鏡>;阮屘姑丈是有田有園的好額人,毋過,興(熱愛)佇戲台頂挨弦仔(拉二胡)。

阮七个兄弟姊妹,上屘的小弟和我佮文學的關係較深;我寫文章,編副刋,小弟教法國文學。有一年,阮兩人參加一个文學因緣的座談會,兩人攏講起後來才發覺家己上早的文學養分是媽媽講的故事和伊日常的談話。彼遍,我才知影小弟四、五歲的時,媽媽欲tshuā(帶)伊去看戲,會叫伊先去覕( bih,藏)佇日式平階厝頭前大條窗下面彼个空間,然後媽媽才「偷偷仔」tshuā伊出去;因為當初我認為歌仔戲無啥水準,無贊成小弟受著影響,會咻咻叫拍拚阻擋。彼陣我是十四、五歲的少女,迷世界文學名作和西洋電影,閣受著「國語」教育,對本土的戲劇無看在眼內啊。小弟也講起一遍伊穿一領毛料䘥仔(kah-á,背心)去戲園,戲看煞(suah,結束)出去,才發覺衫無穿出來。彼是媽媽用爸爸的西裝䘥仔改的,有一排鈕仔,做了真功夫,閣是第一遍穿。隨入去揣(tshuē,找),就無看見矣。「媽媽講『有人穿就好,上好是予散赤的人抾(khioh,撿)去。』這句話我自彼陣就記牢牢。」小弟按呢講。

講起阮老爸,媽媽真呵咾的有兩點,第一,爸爸真整齊,五六十歲以前,不時出張(出差),竟然毋捌(不曾)拍毋見物件;第二,爸爸對歌仔戲無興趣,毋過,袂反對媽媽出門看戲。

媽媽一世人足儉,上甘開的錢是看戲。有一回,楊麗花去員林做戲,三百箍的票,媽媽殘殘共拍落去;講著這,媽媽的目睭特別光,我嘛笑,「媽媽足有氣魄喔!」有人迷小生,抑是同情苦旦,會送紅包抑是拍金手指、金袚鍊予in。本來我叫是阮媽媽無做過這款代誌;啥人知影,和小妹講起我咧寫媽媽看戲的文章,伊竟然講伊捌和媽媽去揣一个演員,予伊金手指。「伊起頭客氣,直直講莫啦莫啦,媽媽堅持欲予伊。」聽起來感覺足溫暖,相信彼位生抑是旦當初一定予媽媽得著真大的快樂。

除了去戲園看戲,媽媽嘛愛看野台戲。員林有一个佇中部真有名的戲團,媽媽講in角色濟,小生、小旦尫仔頭(面貌)媠,戲服也新;所以,若知影戲班佇啥所在做戲,會盡量去看,有時和戲伴鬥陣逐(jiok,追 )去隔壁庄。應當是看甲和戲班的人熟似矣,一半擺,戲煞,暗矣,也會坐戲團的車轉來員林。媽媽講,「有時和皇帝、太子坐做伙;有時和奸臣坐做伙。」我問in戲服敢猶穿咧?媽媽講戲服換落來矣,毋過,畫烏漆白的面猶袂赴洗。想著六七十歲的媽媽和戲伴,佮演員坐鬥陣,感覺真趣味。

我和小弟佮媽媽仝款,到今老矣,猶是愛看影劇。小弟看影劇,加減為著藝術的研究。伊後來佇大學教冊,無限定法國文學,真大部份是電影欣賞:退休了後,佇國內、國外的演講,也是關係電影,包括華語的和法語的。

我看影劇,是看快樂的,當然,也會學著一寡智識。少年的時,讀過的小說、看過的電影,精彩的部份,我會佇頭殻內底「餾(複習)」;這陣半暝精神睏袂去,也會按呢做。有時劇情想了重耽、順序毋著,也會像阮媽媽按呢,共家己講「並毋是」,翻頭閣想。

  2021 元月號《文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