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20-06-27 15:40:42david

登長壽山話人性

登長壽山話人性

官場從來沒有真,何須登場證此身;

攀高箕坐老松下,民主已遠悼英魂。

接連攀登了幾天的山,今天在家培養文化。

昨天爬山休息時,聽到有人議論去年因私菸案,

被記大過的一位上校,竟然在最近晉升少將,

這不是民主政治的常軌! 有感於議論者的憤慨,

就花點時間重看了《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這本書,

此書是晚清譴責小說,作者把20年中耳聞目見的種種怪現狀,

描寫了官場人物、三教九流等云云眾生

揭露了當時社會的黑暗、官場的醜惡腐敗、墮落和不可救藥

當時的社會哪裡還講什麼能耐、才情?

會拉攏、會討好就是能耐,會巴結就是才情

言而總之,就是在職場或官場,只要不怕難為情,

懂得巴結,懂得效忠主上,懂得替主上背黑鍋,

那就是升官貪財的終南捷徑。

   從古至今,人性始終沒多大變化,

只是隨波逐流比例的多寡而已。

現代社會最令人痛心的是,

連號稱高級知識份子的學者也有了不高尚行徑!

我有位朋友的太太,莫名其妙的染上花柳病,真相大白後才知道,

 原來她老公的教授群到大陸開學術研討會,

竟然也不能免俗的接受性招待尋花問柳去,

其中還有大學院長級人物。

在我過去的工作中,也碰到過不少不可思議的事,

 最常見的是貪念。

例如堂堂公家機構的研究員,會為了一台高檔的筆記型電腦,

去寫一個計劃案,或者在既有的規劃案中,

要求廠家把筆記型電腦的規格也列入案子的採購規範內。

其實在案子中,筆記型電腦根本是非必要的配備,

那些筆記型電腦在驗收後,都成為私人的用品。

     曾經有位從事電梯業的攝影同好,他跟我說,

他年輕時擔任業務員,

公司給他們業務員的教育訓練課程,

 

都是在講如何讓公務員拿回扣拿得安心(意即不可留下蛛絲馬跡)

    我曾詢問一位久居美國的同學:

在美國那種高度法治化的國家,

是否也存在著巴結拍馬屁及貪婪的歪風。

同學答說:地不分東西南北,

人不分黃黑棕白,人性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他舉他系裏的一位伊朗籍教授為例,

他當教授時, 伊朗籍教授教了10幾年還只是助理教授,

可是自從他們換了喜歡馬屁的院長及系主任後,

那位伊朗籍教授馬上扶搖直上,

現在已經超越他成為講座教授。

我不解的問同學:教了10幾年還只是助理教授,

可見發表的paper一定很少,

 怎麼能夠像乘電梯似的爬升?

同學說:要升任發表的paper只是因素之一,

還有一項重要因素是募款能力,

他們的系主任與當時的州政府勞工局長有私交,

系主任靠這層關係為伊朗籍教授籌到一筆研究經費,

經費都還沒撥下來,系主任就忙著替伊朗籍教授升遷。

有一位教授看不下去,提出質疑,

結果反而先被fire

你一定還會奇怪學校不是還有教授評議委員會嗎?

豈能讓系主任胡搞瞎搞。

沒錯!是有教授評議委員會,

可是委員會一樣存在利益糾葛的派系問題。

聽到這裡,我也終於領悟了為何當年以清廉執政為口號的在野黨,

取得政權後貪官污吏不輸於他們當初所批評的執政黨的道理所在。

《老殘遊記》一書自序中說道:“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

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族之感情

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

此洪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

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

現今社會價值觀錯亂,活在網路的虛擬世界裏的e世代人類,

見樹不見林,很容易被網軍帶風向牽著鼻子走,

洪都百鍊生在世,見此怪現象,不哭個肝腸寸斷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