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2 00:37:23水布衣

《三生三世枕上書》觀後感(五)


30集中,帝君開始講學了!
飲茶之道,精髓在煮,煮有三沸,須觀須聞……

沸如魚目聲微,一沸也!
邊緣如泉湧 聲漸盛,二沸也!
波騰浪鼓聲激劇,三沸也!







在鳳九與姬蘅的鬥茶中,帝君給二位的評語是──

姬蘅──濃豔醇厚 甘滑香洌,誠得煮茶之道。
鳳九──湯色明亮 初品無味,再品回甘無窮、手法別緻!

所以呢?帝君現在可以請教,您老人家是在評茶?還是評人嗎?其實若說帝君是一語雙關,倒也說得通,畢竟帝君您也說了「本君的話妳可有好好聽嗎?……看來我的話你果然沒有聽進去!」。

姬蘅在劇中具國色天香之姿,一開始算知書達禮且情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溫柔婉約談得上「濃豔醇厚、甘滑香洌」,也知道做人的道理,如為小燕魔君偷了鎖魂玉時為他的「說項」等,可說是誠得做人之道(就黑化前,黑化後這茶感覺被灑了濃濃的農藥,反到成了令人生厭的毒藥了)


然而反觀鳳九,鳳九個性明亮,一開始可能不覺得怎樣,再次接觸後,認識後就回甘無窮,而且與其他女子並不相同,看似活潑好動,但心裡還是有把尺,如對她的臣民、如拔刀相助等!但有件事想問問,帝君您究竟看鳳九多久了?連鳳九頭上小小葉子在頭上您老人家都看得到!之前鳳九在太晨宮時她是多大的人,如您去迎親時,您老可是瞧都沒瞧見啊,看來是上心了,所以敢問帝君,此時您心中是幾沸呢?




30集另一段,渺落在和帝君鬥法時,及鳳九以為帝君假裝受傷時,就要喝他的赤金血時,唉喲,我怎麼一直都有唐三藏遇到蜘蛛精的感覺啊!








有神雕俠侶之感


帝君又躺又牽,看來已確定心意了吧!而小白打哈欠也像小狐的樣子,可愛極了!



但從十惡蓮花境,以及梵音谷中,我發現帝君真的見不得人好,對......我沒有講錯,他真的見不得人好,他……真的見不得別人對他好,尤其是救他的那一種!像小狐狸在十惡蓮花境中、像為他在梵音谷力抗幻化渺落的鳳九,他真的就會掏心掏肺去愛,對小狐狸是如此,對鳳九亦若是,還有孟昊,若不是孟昊,姫蘅就不會讓帝君過這麼辛苦了,以及知鶴的父母「養」之恩(因為不知道有沒有育這件事)!還記得帝君在碧海滄靈提前度蜜月中的心語──

 

「渺落當日曾說我的心底,有一片佛鈴花海,不知道花海後藏著誰?小白,我知道花海後藏著的,一直就是隻紅色的小狐狸(但渺落明明是說白衣女子),彼時雖然並非男女之情,但我待妳從來都是不同的!」

 

30集中,帝君在淨化調伏時,渺落化相出來攪和,彷彿在秀恩愛一般時,才探得帝君心底中的影像,那時探尋時,鳳九還沒有相救帝君,是隨後才救,所以那個時間點帝君對鳳九一直處在曖昧期,還未確認是男女之情,但隨後,帝君因為鳳九出手後,帝君有如靈光乍現吃了秤錘,確定了男女之愛(是說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鳳九額間的鳳羽花封印了渺落的紅氣!)但帝君會受傷是為鳳九吧,是為了護鳳九周全,而不是故意為之,這一回鳳九妳誤會他老人家了!







小燕急找鳳九一個晚上了吧,為他心疼1分鐘!


「天下蒼生尋我庇佑者從未間斷,異想天開起念要來保護我,這麼多年倒是第一次遇到!」咦,那小狐狸呢?小狐狸不是嗎?還是小狐狸不算是人?還是小狐狸在你眼前為您擋了「那一下」,但......這一擋,你都讓鳳九躺下了,手還握緊,你算對自己正式認證了吧!

 

但帝君很會裝蒜,從頭至尾您都知道鳳九要偷頻婆果,有時隱身於樹,甚至多的二個地道不就是您老人家的傑作,再者,「妳不帶上我嗎?……你捨得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妳放心嗎?」 後來才說因為渺落會引發禁閉,12個時辰禁閉才會消失,但星光結界只要結界之人就可以開啟,禁閉不行?是真是假?我是不知,但我就是有點懷疑,感覺你是故意誆鳳九的,尤其聽到鳳九和小燕有約!如你口中所說──「我為什麼要幫你出去!」!







第一集中,老鳳凰折顏上神說帝君如何對待投懷送胞的女子






帝君有點衣衫不整啊!腰帶和衣裙有點分開了!


我們回想一下,鳳九出劍相助帝君前,帝君本來只是愛逗弄鳳九而已,這之後,已開始又要鳳九當躺枕又要握手(睡覺),之後鳳九在夢魘之時,錯把帝君當娘親,把帝君的手往懷裡揣時,帝君嚇了一跳,連忙抽手,但……之後,大家就會發現帝君就開始講出「我又不會對你怎麼樣?」之類的話語(混話),完全就是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好吧!好吧!有感覺到帝君您老人家的克制啦!


另外,這裡帝君跟鳳九講──

「妳主動投懷送抱,我覺得這件事挺難得的,我幹嘛要推開?」
「帝君,你以前可不是這麼講理的人!」鳳九疑惑的講著!

我想鳳九大概想起第一集中,老鳳凰折顏上神曾說:「也不知道魔族那個魔族家的小姐,當時很有盛名,行事頗放蕩,看中哪個男子,當夜即同對方一效鴛夢,這位小姐自見了東華,便害了相思!」由於魔女之言非善言,我就不費時打字了!

 「丟去了!丟出去好,呵呵……丟出去好!」鳳九笑說著!折顏接著再說魔族小姐不死心,被丟出去好幾回,之後帝君把美女丟出去當成修行!













帝君有好幾幕偷偷跟著小白

再者,帝君怎麼知道鳳九曾掉到蛇窩過?難道是鳳九、小燕及萌少在醉里仙感受新來那一批新舞姬時,鳳九在套萌少話時,有提過她掉落在蛇窩時,您老人家也在場?只是隱身了是不?之後還跟隨鳳九與小燕「同」去逛過市集?不然怎麼會在小燕打地道,待兩人前腳才離開,您老人家立即再補二個洞,我覺得我不是在補腦洞耶,想起來是煞有其事!


另外我想到帝君和小白曾在山洞中對話──

「你喜歡吃糖啊?……」
「如果吃過的話,應該會喜歡!我沒有父母,從小就沒有吃過蜜糖,看到別人吃的時候,可能有點羨慕,你會做給我吃嗎?」
「我會做蜜糖給你吃………」

再加上帝君拿到蜜糖後,執意要帶鳳九去街上過女兒節,所以讓我有覺得帝君不僅一路跟,心也有些妒嫉與羨慕吧!但或許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說不一定!

 

而帝君見過渺落後,就去找鳳九,而鳳九為逃離帝君視線,變成九尾狐跳窗逃走!

「這是她的房間,你怎可隨意進入?」
「那你又進來幹嗎?」

「你們同住一院多久了?」
「從入谷到現在有半年了?唉,你個冰塊臉,老子幹嘛要回答你?」

「本君看上你的西廂房!願用玉林院的西廂房同你交換!」

小燕聽聞帝君的建議,本不稀罕,但帝君拿了了「姬蘅」當誘餌,這小燕不爭氣只有乖乖上勾的份!」

而帝君這一招,有四大利處,一是保護鳳九,免得鳳九被渺落所傷;二則是保護鳳九額間的紅氣,免被渺落收回紅氣;三是離開姬蘅,幫姫蘅斷念;四、讓小燕離開鳳九遠些,打翻醋了,真可說一舉數得啊!



就近保護小白


任何新招的第一堂課,帝君都會想方設法來接著鳳九,後來就任鳳九摔,嚴格來說,帝君對鳳九算嚴師!



第一次帝君都會想方設法來接著鳳九,後來就任鳳九摔,嚴格來說,帝君對鳳九算嚴師!


是說宗學競技賽,小九是因為帝君才得到夫子同意才能參賽,小燕是誰幫忙關說?才得以參加,不可能是帝君,難道姫蘅power也這麼足夠嗎?再來看帝君把自己和鳳九關起來練功,實則宗學競技賽增加比賽勝利,但我覺得帝君也想要和鳳九獨處,及真心為鳳九加強功力,來保護自我!是說帝君的教學手法,第一次帝君都會想方設法來接著鳳九,後來就任鳳九摔,嚴格來說,帝君對鳳九算嚴師!







 

是說這鳳九請客這一場聚餐真是非常糟糕,人人吃醋,但這糕也是一直變變變,鳳九給阿離二塊綠色糕,然後一開始給小燕一紅一綠,但拿到阿離手上變成二塊綠色糕及二塊紅色糕,而且給連宋,最上面本都是紅的糕,過帝君再接手過來,也有綠色糕跑至上頭!






鳳九聽到帝君他會羽化時難過的神情


帝君看鳳九這麼擔心他,帝君他心裡開心




對於在閉關練功外出的鳳九,帝君基於保護、吃醋,一直如影隨形,所以帝君非常用力在生氣,只是晚上還是捨不得來為鳳九擦藥,但想想……這小狐狸所做的木芙蓉花膏放多久了?姬蘅
(民間)來梵音谷都二百多年了,相對鳳九還是小狐狸時更長些,這超過200年以上的花膏還可以臉上擦?想想真的有點小可怕耶!但這個擦藥情節,對帝君、對小白都好甜,尤其講到羽化,帝君看到他的小白為他難過,心中是開心的!

 
鳳九幫帝君包紮,還是避嫌有隔件衣服



帝君要鳳九幫忙擦藥,帝君撩起袖子光著手臂還不打緊,還將手搭在小白肩上


鳳九有偷換腳吧!


鳳九有偷換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