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筆記:控制】無懈可擊的婚姻

 

【控制】 

    一個理想的婚姻,我心裡大致揣摩是夫妻兩人相知相惜,執子之手,共度一生。甚至是有子女承歡膝下,兄友弟恭,無災無難到公卿。這樣的景象,大概是所有人內心響往的婚姻與家庭。但問題是,這樣的婚姻或家庭真的能在現實存在嗎?如果看了電影《控制》,或許會把我們對婚姻的美好逐一打破,代之而起的是恐怖與驚悚。一開幕就是做丈夫的尼克‧鄧恩(Ben Affleck飾)想把老婆愛咪‧艾略特(Rosamund Pike飾)的腦袋打開來看,瞧瞧她到底在想什麼。 

    當愛咪劫後餘生,準備與尼克進行電視節目的專訪,夫妻兩人信步走到樓上有了一段私密對話:

             尼克:「對,我愛過你。但後來我們互相憎恨,試圖控制對方,為彼此帶來痛苦。」

愛咪:「這就是婚姻。」 

    原本相愛的兩人,曾幾何時變得如此互相憎恨,必需以控制為手段使對方就範,但卻適得其反,痛苦橫生。愛咪的詮釋是:「這就是婚姻。」如果這就是婚姻,想必許多人都會如同尼克般,欲逃之而後快,然而這婚姻已成了牢籠,做丈夫的尼克逃不掉,因為有新生兒還等著以後要叫他爸爸。 

 

 

【最基本的問題】 

    尼克想問婚姻裏最基本的問題:「你在想什麼?你感覺如何?我們對彼此做了什麼?」這也是多數夫妻想問的,不只是先生想問太太,反過來亦是,太太也想問先生。有聽過像是週末夜裏先生跑去與友人共聚,通宵達旦隔天才回來。也有聽過先生下班回家後,想與太太能有簡短的交談但卻不可得。也有太太含辛茹苦撫養幾個孩子,但先生因為亞斯伯格症之故,對孩子的一舉一動置若罔聞。 

    這些我所聽過的議題不過冰山一角,套用尼克的自問,無不回到婚姻核心的問題:「你在想什麼?你感覺如何?我們對彼此做了什麼?」尼克在婚前浪漫邂逅愛咪,然而不過幾年的光陰,竟都消磨成相對無言,太太原想以生孩子延長婚姻的保鮮期,不料先生卻外遇尋歡,把妹的手法與當初追求太太如出一轍。當愛咪看到尼克的外遇,真的是情何以堪。 

 

 

【內外交逼】

     愛咪和尼克的婚姻之所以走下坡,有其內外交逼的因素。先是愛咪和尼克在個人事業遭逢重挫,又加上尼克的媽媽病重,所以兩人順此機會回到先生的家鄉,一方面可以就近照顧婆婆,另一方面愛咪出資助先生開了個酒吧,至少生活還可以過下去。隨著兩人婚姻生活步入乾旱期,於是分別點燃了導火線。一個想要自由,另一個則是想要報復。隨著愛咪失蹤,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尼克身上,殺妻嫌疑犯的標籤貼在身上,有可能面臨死刑的判決。 

    愛咪失蹤後,原本她可以逍遙自在,因為後續可能發生什麼事她都設想好了。一張張貼好的便利貼代表著事情的發展路徑,如果尼克順利判死,她可以隨之而去。但財不露白的原則使她遭到有心人的覬覦,打亂整盤計畫。使得愛咪身無分文,流落街頭又無處可去,也無法光明正大的現身,這無疑就會戳破自己精心設計的騙局。加上尼克找到厲害的律師,又上了電視專訪,成功扭轉殺妻嫌疑人的形象,這讓愛咪更加覺得自己不能輸。 

【復仇計畫2.0】 

    於是,愛咪的復仇計畫從1.0升級成2.0版。她不能讓尼克就如此輕鬆地化解危機,也不願意就此向命運低頭,她回頭尋求前男友戴西(Neil Patrick Harris飾)的協助,先解眼前危機。儘管生存的危機消失,繼而代之的是另一個危機:「牢不可破的控制」。戴西苦等20年,終於讓逮到這個機會,舊情人自投羅網,他安排了住的地方,供給愛咪吃,更加上了隨處可見的監控錄影機。這可說是現代「金屋藏嬌」,既與世隔絕,又能獨享愛一個人的特權。 

    很顯然地,愛咪控制不了戴西,同時這有害於自己的復仇計畫2.0。在愛咪虛以委蛇下,復仇計畫更改為2.1版。愛咪以流血的性愛,結束了戴西的個人癡心妄想。當帶血的愛咪回到住處,所有的人終於相信尼克是無辜的,兩個人的重逢擄獲了大眾的目光。儘管仍有疑點,愛咪如何被綁架?以及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但在神奇的愛咪主導下,一切都變得無懈可擊。經濟的危機,不再是問題。後續的邀訪,帶著龐大的利益,事業有新的契機。 

    同時,尼克早就懺悔自己個人外遇,所以婚姻的危機,一併拆彈解除。鎂光燈下的尼克與愛咪,是對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愛侶夫妻。這婚姻哪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愛咪的前男友戴西,他得不到自己所愛,只好兵行險著綁架人妻,如今他已伏法,一切終歸於平靜。復仇計畫2.0到此塵埃落定,再無差錯了。 

【驚恐的婚姻】 

    然而知道真相的尼克可是不想跟個殺人犯睡在同一張床上,誰曉得會不會遭遇跟戴西相同的處境。對愛咪而言,只要兩人依舊維持當初的浪漫,就算之後生下的孩子沒有尼克的DNA亦無妨,因為她是受害者,自有其不可抗力之處,又有誰能苛責。只是對尼克而言,卻是始料未及,或許一開始他就不該有外遇。就算事業沒有之前的榮景,只要好好守護自己的愛人,仍能在小康之下維繫一段相當美滿的家庭生活。 

    只是,現在的尼克想追悔問婚姻的基本問題恐怕為時已晚。事件的延燒早已超出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加上愛咪與其父母的互動就可以得知,她不是一個柔弱的女子,也不是鄉村女孩,真正的她早已為了更美好的表相而犧牲。就算這婚姻帶著驚恐的事實,但基本上還是安全的,只要兩個人各盡其職,這婚姻就是無懈可擊,沒有人能破壞與拆穿。尼克能怎麼說呢?自然就是繼續經營這無懈可擊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