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01:23:42迷霧徘徊

這幾天學習在人群中,按自己的腳步走

前幾天看了一本「臣服實驗」的書,作者以他的親身經歷撰寫。從一位在森林建一座自己靜心小屋的瑜珈士,一路順著命運之流走到了上市公司CEO,又因為一樁冤枉的訴訟案,離開上市公司,再度回到了自己的靜心森林。

對這本書,我原本沒有很期待,因為美國人寫文章習慣很浮誇,像「秘密」。但我看完很想嘗試的原因是因為書中提到「腦中的聲音」這件事。

這幾年,我也在靈修,學習要聽從「自己內在的聲音」。但,我似乎走歪了。因為這幾天,我才察覺到,我腦海中除了負面、恐懼、害怕的聲音:像是外面很危險,不要出去;騎車很可怕等等。沒甚麼鼓勵我,正向的話語。

於是,我決定學習他,就順著流走。作者有提醒說,他每一個工作都是全力以赴,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這點,對有一點完美主義者的我,OK。

所以我再度騎上我老舊的摩托車,出發探險。一開始,我想跟上大家的騎車速度,但,我無法,我身體不斷往前,機車依舊慢呼呼的前進著。

直到,我發現前面的大哥騎車很慢很悠哉,也沒人會叭他,大家只會不斷的超越他。大哥依舊按照自己的速度慢行著。接著,又一位大哥也是如此慢行。我想,一樣是慢行,為何我全身緊繃,他們卻可以優游自在,差在哪裡?

是身體姿勢。

我大腦逼迫自己跟上大家的速度,所以身體像要衝刺一樣前傾,催油門的手僵硬緊握著。

但,大哥們身體直直的,手鬆鬆的,甚至另一隻手還可以刁個菸。

於是我將前傾的身體回正,催油門的手放鬆,保持一定的速度。

大家似乎感受到我的悠哉,主動超越我。

雖然我成了最後一台,但我卻很快樂。

就像小學時有一次小考難得0分,我卻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原來,一直要跟大家一樣速度走,好累。

原來。。。。。。

今天,我又再次給自己小小任務,「忠孝東路走一遍」。

一開始,我有點忘了,跟著大家快步走。

直到不合腳的鞋子提醒了我:妳在趕甚麼?

於是,我放慢了腳步,拄著我的雨傘,想像自己是卓別林,慢步欣賞著台北。

終於,我可以不受別人影響,走自己的速度了。

甚至綠燈不過,等下一個,好欣賞這來往的人車。

原來,年輕時,"快"到喘不過氣。

現在的我,只想照自己的速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