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7-06 04:00:00純純男子漢

荷月

荷月

 

 

農曆六月為「荷月」、一稱「荔月」,最為燠熱,當令花卉正是有「水花魁」之稱的蓮花;從前總以為它和荷花芙蓉不同,直到國一讀了《愛蓮說》,國文老師恰巧對花花草草有所涉獵,這才解惑,當時有段時間很喜歡用各式花種來比喻身邊的女性,而在前作《青春半熟.記憶微溫》裡,曾以此描摹阿閔初見婉如時的怦然心動,那種中二的筆法令我愛不釋手。

 

中國自古即有避暑的習俗,但見女孩們輕駕扁舟,於蓮葉間穿梭來去,笑顏浣花採蓮子、紅袖迎風對唱歌,在呼朋引伴的同時,也暗暗物色帥氣良人;閉目遙想煙雨江南的風光明媚戀愛腦?剛好而已炎熱的溽暑裡,蓮更是一道消暑聖品,所謂「清風明月無人管,並作南來一味涼。」採蓮,就該是天光水色快樂無憂啊!

 

 

拙作《我遺落在一九九八年的愛情碎片》裡又再次提到蓮花,不過這次是用另一種方式──「清香白蓮」是何許人也?有看布袋戲的都嘛知道;讀研究所的時候,實驗室裡有位學長超愛看霹靂,我也被連帶影響他喜歡用劇中人物來比喻身邊的男性,畢業時還在送我的論文扉頁畫了「劍君十二恨」,並題上他落落長的詩號,說是和我的調性很搭;幾年後,劍君的結局出爐,那是我最愛的一場戲,之後就比較少看布袋戲了。此次藉由《愛情碎片》的撰寫,讓掌中戲陪伴的感動在心頭再次回放──「回答我,什麼是劍「至情至絕最後一劍想著已然流逝的人與情,唉~阮江湖再見

 

念高中時,學校對面就是植物園,總有不少人取景作畫,在某次的午後雷陣雨,湊巧有幸和一位復興美工的清秀美眉在荷花池畔的涼亭一同避雨,在她還來不及遮住的時候瞄了一眼,卻發現自己居然被她畫了進去,順口一句「我何其有幸」讓她的臉紅透半邊天杜甫有詩:「竹深留客處,荷淨納涼時;公子調冰水,佳人切藕絲。」羞赧的素顏伴著十七歲的雨絲,令人遐想無限,多想用文字畫下來回味啊!咦~我是不是又開始挖坑給自己跳了?

 

映日蓮花別樣紅 六月池畔添新裝

 

to六月花神西施:比起流傳千古,我猜你還是寧願做個逍遙採蓮的姑娘

上一篇:蒲月

藍色幻想 2024-07-17 10:50:33

看到荷花.好想寫詩..哈...
獨自走在小河邊
川川溪流走向岩
忽見荷花在眼前
眉開眼笑悅心顏
小藍獻醜了....^^

版主回應
詩中有景
像是有位八歲小女孩
綁著雙辮,蹦蹦跳跳地在河邊追逐蜻蜓
那美好的時光啊~~
2024-07-20 00:12:23
路痕 2024-07-06 09:20:46

節氣系列可以看出這位純純的科技人也是位有內涵的文青...
你在雨中被畫入了女子的作品,我卻在雨中確認了滑鐵盧...記得我撐了把傘想要去幫她(們),卻不知自己根本破壞了倆閨密淋雨談心的浪漫氣氛...

版主回應
哈哈哈~~一場雨
把世界分成了好幾個
不好擅闖啊...
2024-07-06 20:45:40
秋天 2024-07-06 08:07:38

那個坑,感覺很有畫面耶 ~
(有空的話,可以寫個短篇)

偶然邂逅的躲雨,讓人浮想聯翩
有「新海誠」的作品《言葉之庭》
還有,千年等一回的許仙和白素貞

版主回應
避雨的那段如果要寫
會寫一部中篇...但那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P

言葉之庭有空會想看
(你推劇通常滿準的)
至於白蛇傳嘛...之前寫過囉
(https://mypaper.pchome.com.tw/december/post/1235868770)
2024-07-06 20: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