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7 05:05:01其石山人

遠戌馬祖所乘軍艦

由網上蒐來的資料和圖片,照年份看,那時搭乘的交通鑑就是太武鑑。它為三千噸級,塗著軍艦慣用的灰色漆。

那天搭太武鑑,一夜難眠,到快天亮才勉強睡著。突然被一陣警報聲驚醒,看到海軍弟兄戴上鋼盔,衝上甲板,操作著機砲。因為靠近敵前,我們這些乘客也緊張起來,是不是遇有共船攔擊!?

不過他們並沒有要我們留在艙房內,上到甲板也不禁止。看到旁邊有伴隨護衛的戰艦,大家心安了下來。這可能是進入危險海域,必須做的戰鬥準備。

以下這一艘雲台鑑,排水一千噸,是在太武鑑之後加入交通船系列。我從東莒來往南竿辦理衛勤公事和衛材藥品補給,應該也搭乘過幾次。

有一回,台灣來馬祖的勞軍團也在船上,本想可能有機會和哪位藝人去合個影或要個簽字,可是那天風浪甚大,她們撐不住,很多人暈船。我和同袍也晃暈了,只能趴在那裡,盼望趕快到岸,其他都顧不了。

還有一次,夏天裡過海洋,風浪平緩,清風拂面。甲板上毫無遮擋,烈陽當天。我嘆說天氣熱,口渴,船上又沒有賣飲料。同去的弟兄說:我們自己就有糖水啊!他拿出兩罐葡萄糖點滴瓶,撥開密封蓋,罐裡的玻璃管正好可當吸管使用,一人一瓶對飲起來,清涼微甜,很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