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副武裝去產檢 贊助
2020-03-17 04:09:41其石山人

服役時的靈異事件(3)

「手榴彈外裝紙筒」的圖片搜尋結果 「us army grenade box」的圖片搜尋結果

隨著老兵陸續退伍,床位空出,我總算能搬回大寢室,就睡在前門那一間,斜對著門口。一推開門,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我。於是保持老習慣,依舊枕槍而睡。更有甚之,整箱手榴彈就藏放在我床下保管。現在回想起來,那才確實是服役時,最、最、最恐怖的事,槍或彈萬一走火,那就~~~~~~!!!

補充兵員未到,人手不夠,衛兵只好一班一人。原來內外明暗各一,外加一位安全士官,但那樣的話,大夥都不必睡覺,全去站衛兵了。我們把前後門都用大木棍頂住,衛兵變成值夜班 (偶然會有急診),不必站,改坐在桌前電話旁。

快輪到我退伍了,連上派了一位低一梯次的兵員來接我的職務,他排在我的下一班值夜。次晨起床,他告訴大家說昨晚聽到敲門聲,聲音不大,像是怕吵醒大家,輕輕、悶悶地敲。

本來以為是有人要急診,可是外面的鐵絲網大門夜裡是上鎖的,若是軍人會先打電話進來,如是平民的話,也會在外門口叫說要急診。竟然直接跑到寢室門口來敲門,絕非一般!

想到以前曾發生過的故事,他心寬了下來,低聲向門口默唸:「這些天因為風浪大,補給船沒有來,所以買不到香,暫時沒有拜。不過請你們放心,老兵已交代過,等船能進來,我們一定會繼續上香拜拜的。」

話說出去以後,敲門聲就停了。



在我退伍之後,又發生傷患搶救不過來的事。是同袍也退伍後,在台北相見時告訴我的。

那人傷得很厲害,同袍說拎了兩水桶的血出去倒。這一次將大體放到坑洞病房,反把藥材庫房旁空著的房間再改回做病房使用。

手術床清洗晾乾,抬回手術室。然後夜裡靈異事件就出現了。


Combat autoclave,外表模樣和70年代時沒多大改變。

手術室內有一個鐵櫃,以野戰高壓消毒鍋爐滅菌過的手術器材,收放在鐵櫃上半層的玻璃櫃櫥裡,上下櫥門平常是鎖住的,用時才打開。


當天半夜,突然聽到手術室裡櫃櫥門左右拉動的聲音。難不成有小偷!? 這位同袍抓起步槍,上刺刀,拉槍機子彈上膛。老士官則左手拿電筒,右手拎一根鐵條,他的說法是:「小偷怕槍,鬼怪怕鐵。」兩人跑向手術室。


手術室門是可內外推開的那種,開後會自動回關。兩人各自背貼一扇門,那時室內櫃門移動聲仍清晰可聞。同袍翻身跳入室內,擺出半蹲劈刺姿勢,大喝一聲:「誰?」


他說那一剎那,是他一生中遇到過的最可怕時刻。夜間沒有發電,無法開燈。他先衝進去,門自動回關。室內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只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心搏快得都要跳出胸口。不管面前的是人是鬼,他都反應不過來。

危急間,幸好下一秒老士官也翻身而入。手電筒四下照過,沒有發現半個影子。櫥櫃門鎖得好好的,推移不開。

怎麼辦,也只好默禱,大家都是充員兵,希望彼此相佑。每晚上香拜拜時,把這位逝去的傷患也加入一起拜。

至於手術床,重新搬出來曬大陽,放足七七四十九天才推回手術室。後來就沒有再發生半夜拉移櫥櫃門的事了。


~~~如大家對靈異故事有興趣,還有一件「番外篇」,以後閒時可以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