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20-03-14 11:30:20其石山人

服役時的靈異事件(1)

前一陣子,有對好友夫妻去馬祖玩過。看他們貼出的照片,喚起我許多回憶。


網上蒐來的1970s年代南勢埔軍營圖片,上半部建築物眾多的是美國空軍電子通訊基地,右半邊建築低矮稀疏的應該就是我們部隊的營地。

剛入伍時,部隊已經下基地了,意味即將移防外島,經常進行演習。有一次出了狀況,有輛軍車翻覆,幾位阿兵哥往生。接連一個星期,我們連長感冒發燒,晚上都睡不好。有一夜,彷彿聽到營裡有哭聲,回想起才發生事故不久,他渾身發毛。想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吩咐勤務兵燒一大壺熱水,好好地洗了一個熱水澡,結果病就好了。

他的勤務兵也在脖子上長了一個大膿包,一個多星期不敢讓那部位碰水,只每天擦藥換紗布。那一天剛好我在醫務室當值,他來換藥。我建議他用肥皂清洗膿包,他半信半疑,鼓起勇氣一試。第二天跑來說,治法有效,膿包已經開始消退。


後來部隊移防東莒,是孤懸在主島南竿外海遙遠處的小島。移防時我正在衛勤學校受訓,結訓後獨自一人搭船去報到。

交通艦走了一整晚,清晨聽說已抵達馬祖,大夥跑上甲板觀看。對岸大陸峰峰相連到天邊,從地球這一端延伸到另一端,而東西莒兩座小島就只是海上兩個小點,對比之下,深受震撼。


上岸以後,黃沙、碉堡、鐵絲網、機關槍、全副武裝的衛兵,感覺就像古代遠戌邊關,直面強敵,壯烈之懷油然而生。


在街邊小店等交通車,店內貨架半空,鋪滿沙塵,店門外退色殘破的擋太陽布遮,迎風飄搖,整個場景和電影裡演的西域邊陲模樣相似,腦中不禁跳出那首西出陽關無故人的詩句。

我們的衛生所在公路旁一個小山凹處(應該就是上圖衛生所的位置),古早那時的建築鳥瞰像個「同」字形,下方缺口是鐵絲網大門,中間的「口」是避彈坑洞,其他「ㄇ」的三邊分別為:大寢室、病房+醫藥庫房+門診室、手術室。

大寢室已無空床位,我一個人睡在醫藥庫房裡,理由為醫藥管理和補給是我負責的,怕有人偷藥品和衛材,親自睡在裡面照管很合理。那時還是砲火單打雙停的年代,聽說不少水鬼摸哨的故事。一個人睡有些緊張,我真的「枕戈待旦」,把裝滿實彈的手槍放在枕頭下,遇有情況,可立即抽出射擊。

也可能因此而睡不安穩,風吹牖動,夜夜驚心,經常發生鬼壓床,半夜裡被夢魘嚇醒,眼睛卻還睜不開,手腳也動不了。和同袍提起,他們一開始還支支吾吾不肯明講,一段時日以後,才說出實情。緊貼庫房的是病房,兩房只隔著一個沒有門的門洞彼此相通。有病患在病房離世是當然的事情,而且他們也感覺過一些靈異狀況,為了不讓我害怕,所以沒有告訴我。(後來是將病人改安置在醫務所旁的另一個坑洞裡,那裡比較潮濕,不是好辦法,幸好都只是待個兩三天的短期病人。)

我說真鬼不可怕,我怕的是會奪命的水鬼。而且又沒有床位可換,只能繼續枕戈待旦,也依舊常被「睡眠癱瘓症」困擾。(醫師說鬼壓床其實是睡眠癱瘓症。)

這些故事讀起來都不嚇人,對不對?不過若是你,敢不敢連著幾個月,單獨睡在曾有過靈異情形的病房鄰間?

~~~下篇繼續聊

雷爸 2020-03-18 10:08:13

白犬鄉第二衛生所前照片,站在中間的那位神似我中正理工學院的林渝光同學.

版主回應
這位弟兄就是故事(3)當中,先衝進手術室的那位。所謂的「番外篇」是他哥哥說的故事,當時他們兄弟倆都在東莒服役。

這位同袍退伍後,考出中醫執照,聽說醫術不錯。

附筆:東莒以前的名稱是「白犬」,後來才被改名為東莒。
2020-03-18 11:01:51
愛馬氏 2020-03-18 07:46:27

我1985在南竿整整待了1年,那時兩岸已相當緩和,營部連不用守據點,但要夜行軍。鬼壓床我是沒遇過,倒是有一次中午過後溜去山隆買保防月要用的東西,順便混醫下道黃昏時回營,在途中的山路上旁,用餘光可看到有長髮著白衣者在樹旁,那時膽子也很大,就不理會之,當作沒看見,各走各的路

版主回應
我記不太清楚是1973還是1974年去馬祖的,大概就在那前後一兩年。我們也要夜行軍,不能開手電筒(不讓對岸發現),摸黑繞島一圈。

鬼壓床的原因是白天累,晚上又緊張,睡不安穩。窗子外樹影搖晃,都會被驚醒,所以產生睡眠癱瘓現象。那時怕的真的不是鬼,而是會要人命的水鬼(老共的蛙人)。一開始我手槍是上膛關保險的,一有情況,一撥保險就能射擊。後來為了安全,沒有上好膛,還為此沒事勤練拉槍滑套上膛動作,以確保在最短時間就能開槍。

從海邊到衛生所,中間沒有任何佈防阻攔,這是為了軍人或百姓萬一夜間急診,能夠無阻礙地直接走來衛生所,所以會比較緊張的原故。

這些鬼故事都是聽同袍口述,我自己並未親見或親自碰到。沒見過也有沒看見的好處,不會那麼驚怕。
2020-03-18 11: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