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日本mercari運費0元 贊助
2020-08-30 15:10:53寒舍裴小編

拍照,用記憶先決模式


照片:一爿台北東區法蘭西style的櫥窗,一抹青如畫,巴黎的奢華與浪漫瞬的溢滿四周

 
 
  下班後與朋友相約見面,在兩條捷運線的兩個站距離外。

  我以為這樣的距離走路會與捷運路程、候車加上轉車的時間差不多,但我錯了,東區馬路紅綠燈號的切換是天荒地老的代名詞,缺乏大數據的我,分析失誤在所難免。最後,共花了34分鐘才到達見面地點。

  說了這麼多,其實最主要的是,我以為我的腿可以曲折了時間。

  碰了面,見友人一臉餓扁,叫我怎好意思說實話。「下班時的交通比較塞」謅了個理由,算是給了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解釋。朋友見面純粹聊天,看看彼此,慶幸都還順暢的在呼吸著,若還有什麼的話,那就相互慶祝「順時鐘」與「嘉玲」吧!

  許久未在夜晚逛東區了,路旁一處店家的櫥窗突然勾了我的目光。這櫥窗真是精美,我不禁發出輕聲讚嘆,高雅的蒂芬妮藍外牆鑲嵌了直條分隔的大片長方玻璃窗,貼於玻璃窗內的木桌上整齊排列著繽紛的酒瓶,而懸浮在店內空氣中的碟狀吊燈正spotlight的照著那列整齊的酒瓶上,彷似招喚著行人:來吧,來吧,來場歡飲吧!

  多麼法蘭西style的櫥窗,一抹青如畫,巴黎的奢華與浪漫瞬的溢滿四周,街頭布景隨著心情一秒變換,勾於牆上的歐式迷你六角壁燈正對著往來行人,灑著鵝黃的光暖。

  我想起了巴黎的一家可麗餅店,在發煩(Vavin)地鐵站的附近,這地區的咖啡店好多好多,可麗餅店好多好多好多。欸~有些久遠的年代了,店裡食物的滋味早已忘記,惟一記得的,是店外頭的這一爿典雅的櫥窗風景,那該是在一個週間的午後,一個沒什麼緊要景點趕著參觀的日子,一段觀光客虛晃的光陰。

  偶然遇見的路邊美麗的櫥窗,就像擦身而過的面貌姣好的女子,縱然是走過了就是走過了,但你知道,這般風景總會留下一抹特有又摸不著的氣味,裊裊緩緩,手錶上的長短針娟秀的遞移著,周圍的時光也慢動作的眷戀徘迴。因為知道那扇櫥窗與一襲身影都可能不會再見,於是,甘願的將記憶裡的一小塊空間留給了它。

  這些你會知道嗎?我想應該是不會的。

  你不知道,那捷運出口後方的第二個街角,曾穿梭著某人年少時的青春歲月;也不知道,前來的路上見著了天邊一輪斗大的血色明月,竟讓我憶起了兒時被月娘劃破耳背的事;更不會知道,為何現在這樣的夜與這樣的城市街景,竟會讓我心繫著另一位還臥在病榻上的友人呢?

  這些,很多很多,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此去清風月夜,景色如此美好,你不知道我心中片片上映的風景,正如同我無法理解這世界的美麗該如何定義一般。

  How does it feel 感覺怎麼樣呢?
  How does it feel 感覺怎麼樣呢?

  To be without a home 沒家的滋味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像徹底的無人聞問
  Like a rolling stone? 就像顆滾動的石頭

  心中突然響起了Bob Dylan〈Like a Rolling Stone〉的旋律。到底這種感覺是怎麼樣的呢?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Bob Dylan說,這感覺就像顆滾動的石頭。

  台北的夜風吹著巴黎的記憶,而記憶中最好吃的可麗餅是在巴黎的蒙馬特小山上,專屬於畫家村的美味記憶,但今夜,想著可麗餅的我最後卻點了碗雞肉飯。拼貼的人生,奇妙的命運,奇怪、奇幻、奇葩。是否,這就是滾動石頭的感覺呢?光鮮的櫥窗內為何顯得有些落寞?精彩的IG照片後面有著怎麼樣的孤寂?口罩下的人心,是否都藏了那麽一些的秘密?

  無解的問題通常無需真正去解,偶而,在滾動間有幸對焦了東區人行道上的巴黎櫥窗,心中便響起了年少時的旋律,只是才一回首,這一切便也無風雨也無晴的過去了。

  如果說對焦的刻度是時光,那麼調整光圈的應該就是歲月,但若問我是用何種的拍照模式?我想,該是加了柔焦的記憶先決吧!

  忙碌的工作,匆促的時光,日復一日,偶的聚焦,經常失焦,疫情下的生活總是這般,又有誰明瞭下一秒該朝哪個方向滾動而去呢? 

(原文寫於2020年5月22日)

 


照片:一家巴黎發煩(Vavin)地鐵站附近的可麗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