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用開放!到底現在內用安不安全? 贊助
2013-04-24 17:04:02可如何先生

仰望圓圈彎的燈籠--這世界多了一個人

東海有塊小福地:圓圈彎。
這地方不起眼,外圍馬路上是狂奔的車輛,周遭景緻則灰濛濛一片,不遠處還有垃圾回收處理場,不過一旦進入圓圈彎裡,你可享受清淨。

這清淨似是擺脫。

云何為「離」?
離我我所。

你在圓圈彎裡,會拋棄自己的主觀,以及主觀之下所對應的外在環境。

而只有你與他。

只因圓圈彎裡有位五官長得很像外公的福德正神。
特別是他微笑的樣子,簡直帥透了!
直接滲入你眼裡、心裡,忍不住想多看福德正神幾眼。

初一、十五看他,偶爾想跟他說:嗨!帥哥,我來看你。

面對福德之神,有所祈求。
正如樑上四字:有求必應。

身心有所脫離,是因要進入「我與你」的關係,而這關係可能終究是自身反思與機率的問題。土地,請保佑我、以及在他方的妻兒。

坐在圓圈彎裡的椅子上,抬頭望向那一個接著一個的紅色大燈籠,每面燈籠都寫上「圓圈彎」三大字。我對朋友說:喜歡看這些燈籠,喜歡拍照它們。

也讓我想起與小意同去鹿港天后宮、那一整排好似包藏濃密信仰的大紅燈籠。

以前,我只要如膠似漆、形影不離,不管天塌;現今這世界多了一個人,卻讓我時刻都想著倆,只要他們好。

於南庄,我們一起分享妳手裡的那碗桂花冰鎮湯圓。 
初春氣息不僅讓我聞得到,也能讓妳吃進嘴裡。 
自從這世界多了一個人,似乎我與妳就始終只能三人行,並嚴格控制對於甜味的追尋。有一年多再也沒有倆人共擁甜蜜味道,以至當時吃湯圓的我一面對一群學生拍照,一面還不禁自問:今兒怎可能這麼甜?

 

好似終將見底的紙碗,甜味漸從口中消失,但還想盡力把握那甜味,儘可能深深地鎖住腦裡。正因世上多了一個人,才讓妳付出許多,才讓我見到許多不想再見的畫面,像是冰冷、無人性的醫療機構,以及把生育當作疾病治療的、使人極端難受的過程。

我曾在當時某一刻擔憂會不會失去妳?
甚至曾於妳承受最艱難過程時,想這世界憑什麼一定要多出一個人?

所以要好好記住這次的甜,去麻痺那一年經歷下的感受,然後讓我倆一起微笑。 

這世界多了一個人,會引發生活裡的戰爭。 
妳成為被剝削者,妳不斷消耗自己,最麻煩的是,妳沒法放鬆自己。 

洗溫泉時能完全放鬆? 

我不能。我猜妳也不能。 
但我們不是好不容易才脫離這個人?

又看見一排的紅色大燈籠。
我知道這排紅色大燈籠代表什麼意思,代表的是信仰與訴說。

無論如何愛得死去活來,只要你不說出口,我與妳就永遠不知那份愛。

太宰治說,這種事,在世間還真不少。

但隨生活境轉,對於愛的認知也促成程度上的不同。
我不僅要說,還要讓世界多出來的那個人有所體會。

 

狗兒窩在鬧街上一角,無視來來往往的飲食男女。 
妳看這照片,說狗兒可愛。 

「可愛」這詞變得敏感,有時會浮現世界多出來的那個人。 
即便我與妳是必須只有我與妳,絕對不可能出現妳成為她,他成為我的情況,但多出來的那個人成為我們話語當中出現的一個重要主詞,這在我倆過去的時光中、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出現的。

 

就算看花、散步,倆人還是在那兒琢磨未來三人行的旅遊意境。 
當與妳獨處時,世界多出來的那個人將被我異化,頂多是心愛玩具?
他的存在讓我知道必須真誠地謝謝妳,以及該拋棄世俗、該死的社會眼光,宣稱一定要讓世界多出來的那個人自己好好地享受孤獨。 

因為,我還是要擁有妳、以及妳的微笑。




我要妳俏皮、肯動腦筋的與我玩「當代攝影」,我要妳繼續跟我似乎無止無盡的閒聊,我更要妳成就妳自己,以彰顯我對妳的意義。



當世界多了一個人,我越發沉默。

台灣、或世界每天都會有讓人覺得值得批評、視為不堪、甚至想大聲咆嘯的各種突發事件,每天都有讓世界許多人「可能視為新奇」的東西,但我卻不甚努力的保持沉默、難免有些事不關己之私。

應說,沉默似乎是這幾年應做的事,正如大亨小傳裡描寫的,或許世上有許多人並沒有批評別人的優勢存在,謹慎的沉默更為需要。


特別是當世界多了一個人。 

生活裡對於價值的追尋重新定調。
生活價值的彰顯,根本是活生生的二元交雜,包括真實與虛偽的老題目。
對於世界能多出一個人而言,讓我體會去承認「不真實」的確是生存的一個條件。
儘管他是真實的,但他對我做出的第一次微笑卻如此不真實,我根本不相信這世界除了經過相處的妳之外,還能活生生地在他誕生之後的半小時內,讓我必須產生牽掛。顯然是如此,每個人並不是成為恆量事物的尺度,而每個人都有維持特定生活的需要。

選擇沉默,是必須的。

儘管事實是,我將許多關懷都對妳訴說。
我與妳不應是共產嗎?我們不需要優勢與劣勢之分。
我當講的,還是渴望與妳分享。人不也應該如此?

當世界裡出現的每一種衝動都很傲慢、都在試圖思考時,我只能應付一個。
也只能被一人催眠。
儘管世界多出一個人,也不影響我日日面對妳、以及妳的樣子。

 

我們在南庄老街那兒,吃頓客家餐。 
餐廳名稱頗有趣,也讓現在的我意識到妳生日過後的三天,就是結婚六週年。

 

以下是真正傲慢的根源:
不怕老。
我愛細數與妳一起的時光。 
由情侶成家人,有18年? 
將近人生的一半都與妳相處。 
未來只能多,不會少。 
想想,很開心,期待自己皺紋滿佈的愛著妳。

 

讓我們記住那份甜,人為、過膩的滋味。
再過一會兒,倆人便要回歸、享受由苦而生的回甘。

於是當我靜靜地看著茶店裡的花,妳卻已準備好享受茶的滋味? 

 我也準備好了。

  

因我必定有妳。 

即便我在圓圈彎裡仰望,而身旁沒有妳。

生日快樂。
風雲海 2013-10-12 14:48:16

@@@>>>
風雲海)))))))))))))踩))))))))))))))

好攝客-------小煌 2013-07-14 22:23:15

的確如此啊!

黑色海螺(Angelina) 2013-06-24 21:13:18

嗯~好貼心的一篇文ㄚ~^^

版主回應
^^ 2013-06-25 13:5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