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30 23:13:57t○βe

恩佐說



下著雨的6月最後一夜,我選擇用閱讀告別

重溫了恩佐的繪本[一年甲班34號]

想起自己曾經對於他的羨慕
也在書的同一頁讓視線糢糊

恩佐說 :寂寞往往 來自心裡對於陪伴的盼望
 
有時和諾貝爾文學在一起 有時則選擇了AV 女優
 
這不正是我嗎?時而沉淪時而抽離

有時故做文青,有時做有慾望的自己。

恩佐又說了 
夢的可能完成 是人活著的理由
而夢的無法完成
也就是夢真正的價值

所以呢?夢該不該繼續?

好討厭,
太陽又即將升起

我要聽著顏人中的晚安入睡~不想醒來

There is little doubt 
that those who get the most from life.

誰來為這一段,做最美好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