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 Spring 125試騎 贊助
2020-06-28 15:28:00辛地亞

來去夏威夷…What a small world!

時間:不可考的年代!

(整理工作筆記居然發現這篇, 以我的髮夾修飛機篇, 當年只貼在我的網站...那就來分享一下吧 )

第一次去美國就被扒了,是在夏威夷的旅館大廳中。一陣兵荒馬亂,我的隨身小包就失身了。我當然馬上報警,結果警察問了筆錄,最後一道題目是「如果找到竊賊,妳願意出庭嗎?」,笑話!我還真的坐飛機來應訊?我當場就跟他講 “ Forget it!” 還好我一向狡兔有三窟,錢就分好幾個地方放,所以損失大概只有一萬多台幣。因此,我更謹慎小心,每次旅行錢常常放到回家清理皮箱才找到!

在夏威夷什麼樣的事都有可能發生,我就在路上碰到大學時別系的同學May。印象中她好像跟我的好朋友Jean也是朋友,所以就很高興的開始「白頭宮女話當年」,聊了起來。她說她帶同事要到達拉斯去相親,因為她老公就在達拉斯工作,公司裡有很多未婚的工程師,於是帶同事前往相親。沒想到她的同事還沒到達拉斯,人氣就開始旺起來了。

她們兩人穿著清涼,走在Waikiki Beach就碰到一群駐守新加坡,回夏威夷渡假的官兵。她們兩人身材都相當高大,秀髮披肩,很有女人味,這些軍人對她們簡直一見傾心,一直求她們一起去喝咖啡。其中一個年輕男士更是甲意May的同事,在一群人的起哄之下,她們幾經商量,覺得此行不就是要找男朋友嗎?就交往看看嘛!於是說好一起赴約,避免落單。

她們準時赴約,一到餐廳,這位帥哥馬上從身上掏出一枚戒指,對著May的同事說:「妳願意嫁給我嗎?」哇!要不心動,真的好難哪!May的同事當年已經三十好幾了,婚事一直沒有著落,她們碰到我的時候,正在天人交戰,只要抓得到人就問,我雖然沒什麼歷練,好歹也結婚了,總是多一個軍師。可是結婚真的是那麼容易的事嗎?這位帥哥過幾天就要回防新加坡了,女主角勢必自己要面對一切---留在夏威夷等下一次的假期,在台灣高薪的工作也要辭掉,事情好像不是那麼單純一個 “ Yes”就可以解決,我寧可要她去達拉斯相親,還比較保險。後來事情怎麼發展我就不曉得了?不過如果她相親不成,我可是罪該萬死,畢竟, “A bird in the hand is better than two in the bush.” 我書沒讀熟,不然早就要她先下手為強了。

至於我呢?沿路一直被誤認為是小女孩,就更不要提有什麼人會看我一眼。後來有一年辦公室的倩要去夏威夷,我就警告她,要大方一點,魔女的要件就是頭髮要去燙個大波浪,憑她的身材,只要到Waikiki海灘穿著三點式,隨便晃晃,就是不要下水,也能吸引一竿子的美國人。沒想到她還是孤家寡人落寞的回來,原來她臨出門前剪了個學生頭,吼!真是不上道ㄋㄟ!

就在我準備前往大峽谷的飛機場,我又碰到May,她說因為同一團有人護照被扒了,她的同事英文比較行,就留在夏威夷陪伴辦理新護照,嗯!好像有轉機哩!沒想到我坐的飛機一飛上天空沒幾分鐘就出事了---飛機引擎蓋飛了起來,別怕!我的意思是引擎蓋打開了,飛機當然就緊急迫降。我們的Pilot是個處變不驚的黎巴嫩人,他先徵求我們誰帶了screwdriver?誰坐飛機會帶螺絲起子啊?偏我聰明的腦筋也不轉一下,馬上問他髮夾可以嗎?我是帶那種一片式的髮夾,剛好可以鎖住釘子的那種,他老兄拿起我的髮夾,真的自己修了起來,沒幾分鐘,問題就解決了,飛機居然沒回維修廠,原機起飛,我馬上後悔的不得了。

飛機一到大峽谷的上空,那才真是災難的開始,氣流不穩定,加上我們全機旅客的體重不足,飛機更是巔簸的緊,所有的人都吐的亂七八糟。那個時代,小型飛機在大峽谷失事還時有所聞,當然每個人一邊吐,一邊惡狠狠的看著我,我更是心虛的嚇得吐不出來。

好不容易飛機終於安全降落,駕駛員就要求我們回程要先找一個「身材壯碩」的人來壓艙,全機的人馬上看著我,她們都在機場看過May,我!我怎麼開口啊!

那一次旅行我和好友Pan一起旅行,她知道我們的飛機是第一架起飛的,卻在大峽谷等不到我們,嚇得以為我們出事了,我看到她時,她都快哭了。

回程有May的壓艙,真的全程平順無比,下機時每個人都謝謝我們兩個,我們也就在那裡分道揚鑣,從此以後永遠成了平行線,再也不曾碰面。去年和Jean小聚,JeanMay早已住到英國北部Glasgow,之前幾個月剛回台灣,原來她們的老公還是同學呢?只是不知道後來May的同事究竟跟誰結婚了,我也粉好奇耶!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