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即是永恆 贊助
2022-06-08 21:42:04小米

追憶

 

追憶

 

 

前幾天突然想起很久不見的長輩,沒來由的,想知道長輩最近好不好。

 

 

但念頭就這麼一閃而過,轉身忙了一下,就這麼被我拋諸腦後。今天,就聽到了長輩離開的消息。

 

 

鼻頭酸酸的,卻只能捎了個訊息,似乎無法幫上什麼忙。

 

 

小時侯每回回外婆家,最愛到大阿姨家玩;名義上雖然是阿姨,但阿姨總把我當成她的小孫女。事實上也差不多是如此,至少我和大阿姨的大孫女幾乎同年呢!

 

 

母親上頭有七位兄姐,在那個年代的大家族裡算是常事,大阿姨和母親足足相差了二十有餘,母親出生時,大阿姨甚至也已經當了母親。於是我有個比我母親年紀還長的表哥、和一個比我大上一點點卻要叫我姑姑的姪女。

 

 

還記得阿姨家永遠一塵不染,即便是極少住的房間也找不到灰塵;每天清晨起來就開始清潔整理,這麼多年來不管冬天夏天,都要扛著衣服到河邊一件一件用手洗,直到前幾年不慎跌傷,才被表哥們要求停止。

 

 

大阿姨聽不懂國語,而我則不通台語,每回回去總用著聊聊無幾的單字配上極度不標準的發音問候著:『阿姨,呷飽沒?(阿姨,吃飽沒?)』、『阿姨,岡無穿吼燒?(阿姨,穿得夠不夠暖?)』

 

 

「嗚啦嗚啦!(有啦有啦!)」是永遠的回答。

 

 

早些年阿姨還會多和我聊上兩句,親切地叫著我的小名;這些年少回去了,阿姨年紀也大了,上一次回去,阿姨已經記不太起來我的名字,但無妨,我記得。

 

 

雖然少見面,但在我心中的大阿姨總是溫暖,一如往昔。

 

 

願阿姨好走,願我的家人節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