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us RX 300 贊助
2014-11-26 16:20:23小米

《懷孕手扎》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生產文

一般來說寶寶要出來前會有所謂產兆,而最為大家所熟悉的就是三大產兆--陣痛、破水、落紅了。對我而言,由於持續且頻繁的宮縮,最廣為人知的『陣痛』(宮縮)根本已經不算是我的產兆了,寶貝隨時有出來玩的可能,要注意的就是有沒有落紅或破水了。

好不容易來到了37週,寶貝兒終於足月了,不用再擔心她會提早出來當早產兒;例行性產檢這天,超音波顯示寶貝一切正常健康,在劉醫師的評估下體重也已經足夠,隨時可以準備出來;沒想到進一步內診時才發現,原來我已經開指快2cm,也已經有輕微落紅了,只不過我一點感覺也沒有,而且對初產婦(第一次生產的媽媽)而言,頭胎產程通常會較長,只要不是破水都還不能說會馬上生。

只見小米麻我光是聽見已經開指就嚇傻了,劉醫師還是輕描淡寫地說:「好,沒關係,回去再看看,有任何不舒服就馬上回來喔~」

輕鬆的語氣彷彿在說:「咱們下週產檢見。」於是小米麻也傻呼呼地掛了下週產檢的號。

沒想到相隔不到12小時,隔天早上就發現落紅了,還好雙十國慶普天同慶全國放假一天,不用急call老公回來陪產;為了怕之後可能會閉關好一陣子,任性的產婦還硬是要完成之前的心願:吃完麻辣鍋再生。

於是只見好心的老公帶著一個隨時可能生小孩的大肚婆來到千葉火鍋,兩個人匆匆吃了個飽--其間大肚婆還不時感到宮縮,吃完才肯乖乖回家洗頭洗澡準備去待產。事實證明這是明智的選擇,因為待產時根本沒精神力氣去吃東西阿~~

可能聽多了頭胎去醫院被退貨的故事,去醫院前老公也一直覺得我一定會被退貨,連待產包都叫我先不要帶。可是可能我也有天賦異秉的潛能,才剛到醫院跟門診護士講完落紅產兆,護士們就比我還緊張的立刻拿了入院單讓我們填寫,順帶直接插隊讓我們先看診。

這一內診,才發現已經由昨兒個的2cm開到兩指(約4cm)了,可是直到這時我還是只有宮縮的不舒服感,沒有特別強烈的陣痛感......老公一直說:「一定是鴨鴨要讓你習慣這種痛,所以才會提前那麼久先慢慢讓你適應啦!」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入院及待產手續了。可能很多產婦到院時都已經痛得死去活來,所以入院手續多半由另一半辦理,產房的護士小姐很自然地要把資料交給老公填寫,可由於我實在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所以還是默默自己填完所有入院資料。好不容易辦完入院,產房護士第一次內診,已經由半小時前的4cm開到5cm了!老實說,跟我的「陣痛」比起來,內診更讓我痛到想打人~~每次的內診根本都是一次折磨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會延長產程的關係,似乎很多婦產科診所都不建議產婦打無痛分娩,連我們原本產檢的謝醫師也很不建議產婦打無痛,還好劉醫師似乎沒這層顧慮,巡房時主動問我是不是要打無痛?怕痛如我,眼也不眨一下的馬上答應,即使我到這時還根本不覺得痛,就連麻醉師問產房護士我的狀況,護士回:「已經一分鐘痛一次了。」時,我還能笑笑地轉頭和麻醉師說:『可是我還笑得出來耶~~』

時間來到晚上九點,入院待產約四小時。無痛打完半小時左右,只感覺下半身不斷有水冒出,一開始以為是尿意不受控制,直到整張產褥墊全濕,這才驚覺:「這尿也多了!」時,原來是破水了。老公急忙告訴護士,內診後才知道開指來到6cm,只有第一層羊水破,寶寶還有第二層羊水包覆。早聽人說破水後陣痛指數會直接攀升,好理佳在已經先打了無痛,雖然感覺水不斷冒出,還是沒感受到太強烈的痛楚;就連一向痛死人不嘗命的內診也沒有感覺了!!

十點了,就在我天真地以為生小孩根本不會痛時,無痛藥劑慢慢減弱,這位產婦終於開始有痛感了。初時還不以為意,護士來看宮縮指數順帶關心詢問是否要加藥劑時,還逞強地說:『沒關係,我還能忍。』沒想到痛感愈來愈強烈,額頭開始冒出冷汗,只見這時還有一位先生完全狀況外,坐在一旁玩手機打電動!!忍不住怒吼:『你可不可以不要玩了?!』白目的老公這才放下手機說:「阿~痛到會罵人了,應該差不多了~~」...#!%$@&##*.......

雖然護士很重要,但有經驗的醫生真的會帶產婦上天堂。

就在我這位產婦終於開始感受到陣痛時,劉醫師內診後依舊說胎頭沒有下來,要我側身張腿用力;只聽護士在一旁說:「可是側身測出的胎心音不漂亮耶~~」似乎是側身較不容易測到胎心音,但產婦哪有精神力氣管什麼數據漂不漂亮阿,趕快給我生出來就好!!

只聽劉醫師半腦怒地說:「不側身她怎麼用力?測不到胎心音,調整一下機器就好了阿!」

專業的果然不一樣,多虧了這「側身張腿用力」外加「無痛分娩」,我終於可以利用“感受不到痛楚的陣痛期”好好用力;對其它人而言是拉長產程的無痛分娩,對我而言卻成了縮短產程成功順產的助力。

深夜十一點,護士們要交班了,補了一劑無痛的我幾乎沒有痛感。兩位護士分別來內診,只聽兩位護士意見不太相同,準備接班的護士先檢查:「開7cm左右,OS(子宮頸)還很厚,胎頭有一點點下來了。」

從下午開始幫我檢查的護士則說:「沒有阿,OS變薄了,胎頭還很上面耶!」

就在此時劉醫師來巡診了:「現在怎樣?」

護士A:「開七公分左右,胎頭還沒很下來。」先前被劉醫師唸要側身測胎心音的護士答道。

「我看看.......沒有阿,胎頭已經在這啦!都要出來了,可以進產房啦!」

就在劉醫師內診挖挖挖的同時,我突然感到傳說中的「一陣便意」,急急忙忙喊:『等等等等,不要再挖了,要便出來了!』

卻聽劉醫師冷靜又鎮定、一邊手還繼續“挖”地回:「很好阿,就是要便出來。走!進產房!」、「十一點半,看來你還有機會生國慶寶寶喔,加油加油!」

瞬間,護士們手忙腳亂,也顧不得交班了,產婦我躺在床上一陣錯愕,怎麼?!不是還要爭胎頭下來沒嗎?怎麼瞬間要進產房了?

一旁的老公也措手不及,呆呆地問:「那我呢?」

「什麼意思?爸爸是要看小孩出來嗎?」

雖然我還沒完全從要進產房的驚嚇中回神,聽到這句話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阿不然咧?』

「爸爸先在外面等一下,好了我們會再叫你進來。」

『什麼?爸爸呢?他不能進來嗎?』電視上不是都演著爸爸一手握住媽媽的手,在旁邊緊張又溫柔地打氣加油嗎?我想像中「爸爸比媽媽緊張,然後感動到熱淚盈眶」的那一幕呢?於是乎,驚嚇中的產婦我就渾身顫抖地一個人被推進產房......

對於第一次生產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又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我來說,躺上產台根本就是恐懼的開始,打從被推進產房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抖到劉醫師忍不住說:「媽媽你放輕鬆不要抖。然後......記得呼吸,要呼吸!」人家也不想抖阿,可是控制不了嘛!

「好,感覺到痛時就用力,像大便一樣用力。」

用力?好,用力就用力,可是、可是,人家沒感覺到痛阿......

「用力,深呼吸,要深呼吸,然後憋到受不了時才可以吐氣!」、「吼,你太早吐氣了啦!」、「媽媽我跟你說,你一定要用力,要深呼吸,眼睛看肚子憋氣用力!」、「阿不是叫你眼睛看肚子,你閉著眼睛怎麼看啦?!」、「就在門口了,都已經看到頭了,再用力一點!我們幫你吸,但你要加油用力!」

除了慌亂加緊張,還有不由自主地發抖外,已經憋氣用力到快虛脫的我,只感到傳說中那「一坨又硬又大的便便」就在門口,卻怎麼用力也擠不出來......然後,爸爸呢?我的老公怎麼沒在我旁邊握著我的手幫我加油?

就在我幾乎忍不住要大喊:『我生不出來啦!可以剖腹嗎?』時,終於,突然聽到劉醫生叫道:「爸爸呢?爸爸不是要進來?快叫爸爸!」接下來是一陣輕鬆,似乎有一個什麼東西出來了!果真是「頭過身就過」,在我還沒完全意識到寶寶已經生出來時,就聽見一陣嬰兒啼哭聲:「哇~哇~哇~~」像是宣告降臨人世,又像是和爹娘打招呼似的。

原以為會在聽見第一聲啼哭時跟著落淚,可當真的聽見時,只感到純粹的喜悅,與及說不出的輕鬆;終於,我完成了一件我以為不可能的任務。

仍是不由自主地顫抖,無法控制。是一種感動,也是一種感受。

沒有原先以為的「爸爸剪臍帶」橋段,也沒有剛出世的孩子抱在胸前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更沒有產房第一張全家福的照片;但當護士把孩子抱來身邊讓我看看她的小臉和四肢時,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只有:我的寶貝平安健康來到人世了!

「十月十一號,凌晨零點零一分。」劉醫師宣佈。

「可是我的錶......」爸爸看著指針還未走到十二點的錶疑惑地說。

「以產房時間為主。」護士小姐簡單明瞭地回應。

於是,我們的寶貝誕生了。她自己選的時辰,自己選擇的方式,十月十一日,凌晨零點零一分,3050g,49cm。

はじめまして、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