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9 09:44:25寶寶/薇裙/火嫂

冒險人生的真義



其實台灣全民瘋運動,好像也就10來年的時間而已,2010年那時高價小折好夯,賣到要預購,從我跟著老公瘋騎車以來,不但重拾了多年前研究所時慢跑的興趣,也發現身邊的社交圈,慢慢轉變成運動圈人士,我倆共同朋友500人,大概有400人都是車友跑友。

踏入自行車界8年來,也許是同溫層很厚,認識的車友、跑友蠻多,每年都有人在受傷→開刀→療傷→復健→復出,然後repeat again,所以對運動的風險,我與老公算有一定的認識。這之中溫ㄤ斷過鎖骨、我拉傷過肌肉、前陣子也摔到尾椎骨折,很慶幸每次的受傷都有解,面對運動傷害的經驗值逐步累積中。


我們都為人父母,其實我對於運動算非常小心且很少逞強,即使如此,最近還是受到了家人的指責(出發點當然是愛),聽丫頭說,舅舅在酒意濃時,曾經質問她們:「妳爸媽這麼愛做冒險的事情,如果出了意外半身不遂或變植物人,你們誰能負責?誰來顧?」三丫頭不假思索說,她們姊妹願意輪流顧。(媽媽聽到轉述內心已哭….)


丫頭早就習慣火星家族的冒險人生,但無法說服價值觀不同的舅,舅舅還是覺得這位老媽(他媽的)太不負責任了(把自己摔傷),總之這件事情就因為某人沒有幫我隱瞞好,這樣傳了一輪,也讓我跟丫頭有了不少次討論與思考。


我娘常常念我管女兒太鬆,常恐嚇我說,如果做媽的不禁止她們幹傻事,出了意外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都是受了王曉明故事的影響)。結果,我一路走來所有心理或生理的重傷害,都是我哥跟好友陪我度過的,避免媽媽良心不安,變成我獨立的動機。


配過動的火星人也是剛好,我們崇尚要活就要動的人生,也因此對於保守的父母輩早就採取隔離政策,確實斷絕壞消息傳遞的管道,自己的人生就自己過。


我跟女兒說,如果沒有意外,現在看來爸媽會把妳們平平安安養到18歲,這一路放棄的夢想不計其數,我從未後悔過。這幾年女兒年紀夠大,我已經開始調整心態,多半我想幹嘛就幹嘛,可能舅舅會覺得很冒險,是人生經驗跟認知與我們不同,我只是採取很強的執行力,去過自己曾經想過的圓夢人生,唯有這樣,將來才能在面對極端情境時,義無反顧照顧家人,就跟當年我全心投入顧小孩一樣。也才能在要離開妳們的那天,無遺憾地走,而且,我想我已經差不多做到了。


妳媽對家人的責任跟自己的人生,同時在負責任,且覺得還行。如果有一天有什麼預想不到的事情,去租登峰造擊那片來看一下。


結論:我已經可以爬山、深蹲跟騎車了,終於走出迷霧,破關了啊…唷吼!

上一篇:另類的18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