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七大老闆最在意的職場KPI 贊助
2021-11-01 17:59:42詹翔霖副教授0955268997

阿德勒傾聽生命故事與敘說療癒力,探照出生命故事中的意義和復原力-詹翔霖副教授

阿德勒傾聽生命故事與敘說療癒力

                                 

阿德勒(Alfred Adler):「用他的眼睛看世界,用他的耳朵聽聲音,用他的心去感受。」

 

阿德勒說:「心理治療是共同體感覺的實驗室與教室」是學問也是行動

 

阿徳勒心理學中,當事者早期回憶一向被視為一個人的心理「投射」,是當事人不自知但有目的的一個選擇,所反映出來的是這個人對自己、他人和周遭環境所持有的主觀態度。

 

治療是傾聽的藝術,諮商師首先要聽懂CL敘說的故事,除了聽懂故事,也要幫助案主傾聽自己的故事,協助案主從自己的故事中洞察自己所寫下的人生命題,重寫生命風格,在故事中探照出生命的意義與復原力。

 

從一個人的記憶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的生命風格,是這個人未來的情緒、認知和行動的指引。回憶不等同於經驗的陳述,個人回憶起經驗彷彿歷歷在目,記憶的存在對CL而言,就像一堂堂習得小型的生命課程,而個人對於所回憶事件的詮釋,則在提醒CL對生活參與應有的目標和限制,早期回憶所揭示的也包括此人的倫理信念和行動計畫。我們記憶之浮現絕不是偶然拾得的,記憶的形成乃是我們基於孩提時代所發展的性格和我們當下的需求,針對現在生活調適有目標地經由提取、再造、篇譯的一個「生命建構」的歷程。

 

在諮商的過程中,當事人談到不愉快的過去與現況是很自然的事,受苦更可能是當事人前來尋求諮商的主因。受苦的當事人帶著故事前來,希望可以好好的說出來讓他人瞭解其生命經驗的真實。諮商師不是當事人的故事操盤手,而是從傾聽中,猜測個案故事中的隱喻,來指領當事者的方向。讓個案在敘說自身故事的歷程裡,也往內在去聽被自己所知或不得知的壓抑與塵封故事;自我覺察而起的悟點,牽動自然療癒的力量會來自聽懂自己的故事,進而接納自己的故事,也探照出生命故事中的意義和復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