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21-07-01 15:23:07草包族

鹿角男孩

在這個疫情持續的今天,這部片給人的既視感很強烈,也許還不到片中的激烈程度,對於染病人的恐懼、排擠到焚燒,人與人之間的隔離、疏遠到互相猜忌,但也許這只是因為時間只是在進程的一小段而已,如果真的持續這種封城、隔離、失業、恐懼的狀況,情況也許會持續惡化,亦可能是一觸即爆發。雖然是個幻想的題材,但卻又如此的真實,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下,彼此之間的信任是如此薄弱,人心的恐懼是難以抑制,對一個涉世未深,一切懵懂無知的小男孩來說,這是多麼的殘酷,他又是多麼的無辜,翻出相對安全的圍籬,找尋到最後,真相又是一次的重擊,最後又回到了圍籬,另一個圍籬,監禁沒有自由的圍籬。

背景是在一種疾病肆虐很久,人類始終無法找到解藥的年代,得到病毒的人會有手腳不聽使喚 ,無法控制的症狀,生出來的小孩會變成半獸半人,在附近的地區會開出一種特別的花,發生原因、如何感染,一切都未知,就像現在一樣,唯一能做的就是消毒、隔離,還有更激進的採用火化的方式處理。當然,劇情一般人都猜的到,一切的源頭都還是來源於人類自己,現在還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去做了什麼樣的生化試驗,而那個喜歡甜食的Sweet tooth,也是那個長有鹿角的男孩,就是這個生化試驗的產物,也似乎暗示著他是一切的答案。在這個年代,一切已經失控了,恐懼的心理占據了所有人的心,各個還倖存的人類開始各種自我救濟的手段。有的隱居山林,有的是清零之後自我封城,只是病毒會變種,又會一波一波的不斷襲來。是不是和現在的狀況很像,以為可以封閉邊界,就可以封鎖病毒,但事實證明只可能是一時的,很難持久到永遠。

這是一個信任與不信任的故事,故事線其實是多線進行,直到結局才最後匯合。主線是生有鹿角的男孩,從小被爸爸帶至山林之中躲藏,對外界一切事物一無所知,包括病毒的一切事實。即使被告知充滿了壞人,即使遇到有人想殺他、想抓他,但仍然對身邊的人深信不疑,直至找到了追尋的終點,才發現自己一直在一個大謊言之下,他是個實驗的產物,他一直相信的爸爸不是他的爸爸,他一直找尋的媽媽,也不是他的媽媽,信任崩解。帶著鹿角男孩找尋的Big man,則是因為經歷,對一切都不信任,更是病毒的受害者,自己的妻子受到病毒侵襲,生出了半獸半人的兒子,妻兒被抓,自己更是不能接受,也不再相信任何人與事,獨自一人失去目標的在山林中求生存,直至和單純的鹿角男孩相遇,從所有的不信任,到有了依託的目標。另一個主角小熊,更是信任、背叛,現在要重新找回信任。一開始相信半獸半人是森林保護的自然演化,召集相關伙伴,致力於保護這群人,直至被伙伴背叛,對人開始產生了不信任,最後更是直擊一直相信的信念,其實一切都是人類生化實驗的結果。再來就是對待這些染病的人,以及半獸半人,為了最後倖存的人類,所以他們要被迫接受更多的痛苦,可能是監禁、可能是躲藏、可能是實驗、甚至是非人的解剖、屠殺。原本已經危如壘卵的關係,現在更進一步的變成敵視。而這部劇中的半獸半人全部都是小孩子,更強化了其弱勢團體的印象。

這也是一個對未知恐懼,乃至於自利勝於利人的故事,其實這並不意外,這一直都在你我身邊發生。因為不了解,所以會有很多猜測,因為要保護自己,所以會要求別人更多的犧牲。倖存人類的社區,因為發現一個病例,所以連人和房子一起燒掉,看似是犧牲少數成就多數,但極端的突顯了這些少數的犧牲可能極其的殘酷和不人道。擁有軍隊的將軍,抓捕這些半獸半人,不僅僅只是隔離,更是為了找尋解藥,甚至是唯一的解藥,看似也是為了多數的人類生存,但也有因此受苦的親人和家屬。雖然在劇中,把將軍塑造成冷血甚至有此反派的感覺,但其實內心了解,當真實發生的現在,我們恐怕也是站在將軍這一邊,因為我們也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先,我們也想要活下去。

原則上來說,雖然呈現很多人性的黑暗面,但主角三人的互相扶持和幫助,讓這部戲大多數時間還是以溫馨為主要取向,主角鹿角男孩萌萌的大眼,也很能撫慰人心,但現實實在太殘酷了,對比現在動不動出現的獵巫新聞,強烈的代入感還是給人壓力沉重的感覺。這應該只是第一部,結局留了一個伏筆,在極圈接到電話的男孩媽媽,一切始作俑者,是一切翻轉的關鍵嗎?在下一部中。

上一篇:人間條件 6

下一篇:性/生活 Sex/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