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8 08:35:11蔡蟳

《南都繁會圖》裡的「兌換金珠」

  此畫落款的人寫著實父仇英的字樣,仇英字實父是中國古代的著名畫家,與當時的沈周、文徵明、唐寅(伯虎)合稱明四家。雖有專家指稱這並非仇英他所畫的,不過!沒有相機、攝影機的年代得以詳實記錄下各種場景,且把明朝中後期的市街情況躍然眼前傳於後世,歷史意義與價值自然不受影響不是?

 

  按畫中五處牌坊可見標示,左邊的是北市街右邊為南市街,上中下的只見中間牌坊有寫「繡袞」。繡袞為何東東呢?若按「袞衣繡裳」古代天子祭祀時所穿的繡有龍紋禮服的成語為解釋「繡袞」該是專門承製皇家衣物的處所了。

 

  繡袞的牌坊右下處則有一個「兌換金珠」的立式布條,一位耳朵掛著眼鏡的老者坐在店門口。南市街還有著「萬源號通商銀樓 出入公平沖天大布招,至於畫的下沿一遛還能見到幾家的錢莊。

 

  此一「兌換金珠」貨號,它可沒在賣金色的珍珠,同另幾家都是在做貨幣的兌換生意。

 

  明代初期商業還不興盛,市場多以銅錢做流通,雖有銀子、黃金但沒做為貨幣來使用。等到「東西兩洋貨物俱全,西北兩口皮貨發客」遠距離貿易成了主流,想要攜帶大量銅錢四處交易根本不可能,這時貴金屬貨幣的金珠、銀錠、銀花、碎銀、大明寶鈔即應運而生了。

 

  價值性高的貴金屬,交易量大的紙鈔票,進入到交易領域才能有利於商品大宗交換,它們之間的成色、信用或有差異、懷疑,每次的收支兌現也就需要秤重量、驗成色、辨真偽,新興的銀錢兌換業因而發達起來。

 

  《南都繁繪圖》的北市街和南市街交叉之中軸線,我們另可看到一個冠狀的「鰲山」裝飾,據說此是海中巨龜背覆的神山,每到元宵時節人們會模擬神山的形狀,把絢麗多彩的彩燈捆紮於上面供遊人觀賞。《水滸傳》第三三回說的:「去土地大王廟前,扎縛起一座小鰲山,上面結綵懸花,張掛五七百碗花燈。」即此。

 

  日本方面目前仍有類似於此的豪華絢爛裝飾,一為「熊手」(Kumate)一為「山笠」(Yamakasa)。這幾天是2024IJT東京國際珠寶展了(1/17-20),要往Big Sight大肆採購珠寶的人,肯定會在大廳看見熊手的裝飾;至於更為立體的山笠,可要到夏季的福岡博多山笠祭典方能見著。

  要說上述這樣的裝飾東西該是淵源於中國大陸,個人沒有考究絲毫不知!倒是前一篇的貼文,湯老師在FB留言說珍珠近年漲得離譜;「有一說法是日本核污染海域,珍珠母貝會死光,所以要搶著買來囤貨。總之,今年賣珍珠的廠商都發大財跟上順風車。在這樣不景氣的情況下,還能創造這樣多的營業額真的是跌破眼鏡!」

 

  病從口入從口出,核災汙水去掉和創造海產物的商機,不也正是「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的呀!

 

(山笠圖片取材自福岡Hiroyuki Inoue先生FB貼圖)

 

延伸閱讀

https://mypaper.pchome.com.tw/carawayseed711/post/1380558383

金銀細工祖師爺---胡靖先師

交子鋪發行紙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app=desktop&v=fDixdE2-ahw

明朝仇英《清明上河圖》台北故宮博物院

https://mypaper.pchome.com.tw/carawayseed711/post/1376094026

看宋代時期的珠寶銀樓

https://mypaper.pchome.com.tw/carawayseed711/post/1380408090

《南街殷賑》畫作裡的「金銀細工」

 

上一篇:銀刮舌苔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