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aguar霸氣登場 贊助
2021-10-14 12:05:49蔡蟳

珠寶設計師與珠寶工藝師

(佛羅倫斯畫家亞力山德羅・費,畫著的一幅《金匠工房》裡頭有佛羅倫斯大公爵科西莫一世・德・麥地奇,在金工房留下的身影)

  設計師或工藝師的頭銜聽來不錯但如再加個「珠寶」自然令人想到口袋要很深,其實不也!有的人看這可有可無、若有若無、似有若無,另有人對此出有入無、移有足無,有的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總之,普通飾品到輕奢首飾至高昂珠寶,幾百塊到好幾萬塊的珠寶商琳瑯滿目,任君挑選,包君滿意,要說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真是這樣。

 

  中世紀末起,歐洲的金匠不甘雌伏宮廷、教堂裡頭,紛紛走出獨立經營起自己的工房,新興資產階級的顧客往他們工房購買或訂製私人首飾,好要再好更勝於豪,不少本業之匠師同其他產業一樣,辛勞、頭家欠本錢,司仔、司阜差三年,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都由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

 

  有人曾說「模仿是創作的第一步」確實如此珠寶首飾在長高沒多少公分的方寸間進行變化當有新的素材出現或有新的技術開發剎見縱有幾分神髓頗為類似細看又有嶄新的靈魂蘊含在其中足見從事細緻珠寶設計和製作匠師辛勞程度如何專門從事此者的人不少童山濯濯或狂冒白髮真是難為他()們了

 

  市面每年推出成千上萬無以估計的珠寶首飾但您又知道嗎?這裡邊將近九成從舊品脫胎換骨成新品金屬看是要溶化重鍛珠寶或者是重磨新切與高級成衣不同之處在此珠寶首飾設計製作的歷史即將先人所遺留下的東西賦予新的生命一代再一代一戴又一戴絕不能一昧模仿得與潮流相符

 

  以往最最最具權威的珠寶設計選拔要屬戴比爾斯的鑽石國際設計比賽了

 

(電影《總鋪師》的鬼頭師說過:「每個人都應該有他的主題曲,每一段時間,也要有他的插曲,等再聽到那首歌的時候,你就可以回到那個過去了。」每個歲月中的肖像畫或工作照,不也如此?)

  1954年起直到1978年才改為隔年舉行一次當中提升了不少後進珠寶國家的水平,前仆後繼熱烈投審讓許多新銳設計展露頭腳的機會不過此也削減了先進珠寶國家設計師獲獎的名額中途技巧性的改了個方式,將世界分成亞洲美國歐洲三大地區,每地區挑出同一數量的預選作品做為角逐之選拔亞洲地區的設計常有令人耳目一新之創作向來高高在上的白人受不了屢為人作嫁遂祭出既想要賺這些土豹子的錢又採藐視土豹子的差別辦法來結果依然無濟於事最後才在2000年停辦「歷史恆久遠,往事可流傳」此樣的競技

 

  如果您認為入選的亞洲這些作品已達設計頂峰若生此樣的誤解可就太主觀了畢竟部分與人們實際願意付出莫大金額想要去購買的歐美珠寶設計作品大不相同換句話說入選的有些作品可供商用之性能不高,為其主因;但是得以發光發熱的舞台,倒也讓後進者產生莫大的信心和無限的想法,往後更設計並製作出愈發讚嘆的珠寶首飾來。

 

(認真的人,身影最為美麗。)

  台灣的珠寶設計作品嚴格算來僅有50餘年(第二次石油危機之後)的歷史,這麼多年來各協會和單位熱心積極投入舉辦珠寶設計、金工製作的各種比賽,勞苦功高,成績斐然。但真正要與歐美的珠寶歷史並駕齊驅勢必仍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畢竟生態圈和審美感是不一樣的!雖然如此,可大家無不卯足勁精進自我,期待早日「趕英超美」呈現最是美好的作品給顧客。

 

  疫情至今仍未消停共同富裕隨聲響和排擠效應已現端倪細軟上身愈形困難,收店的收店、改行的改行,以拖待變的珠寶設計師、工藝師遇到這麼一個大的關卡,總結摸著石頭過河的以往經驗,不致扶著牆壁跌倒而慘遭出局,勢必得審視以往過去。

 

  「有麝自然香不必大風揚」也行,「含珠不吐誰那是一顆寶」也對,「勇勇馬縛佇將軍柱,Ióng-ióng bé pa̍k tī tsiong-kun-thiāu」屈才,「囂俳聳鬚無落魄的久,Hiau-pai tshàng-tshiu bô lo̍k-phik ê kú」那是!總之,不違反善良風俗,不招人忌是庸才,不違背自己良心,能受天磨是鐵漢。用己有用之身及於所愛之事,因緣足了無妨當作修行,不打高空不唱高調正確的做法,就是趕緊來做「珠寶名家自我適性盤點表」展望事業未來,是要更為實際的吧!

(全寶協當學生時的「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