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齒人不要看 贊助
2021-04-23 12:29:42蔡蟳

探足跡1

  要看到或聽到三山國王廟,那一定是客家鄉親的住域,或他們曾於此入墾的事實,這絕對不做他想。至於號稱「淡水四大廟」之一的鄞山寺*¹對有些人可是陌生許多?

 

  清康熙至乾隆年間,福建汀洲府的客家人士陸續渡海,將故鄉「定光古佛」之香火攜帶來台,並在淡水建立起原鄉守護神的信仰聖地,此也是全台唯一完整保存下的閩西客家族群寺廟。

 

  汀州府南部永定、武平、上杭這三縣的人士,於開墾區不但籌建起鄞山寺,不遠處的三芝也建一座福成宮*¹。前總統李登輝的渡台祖李崇文,自永定先到淡水再往三芝的陳厝坑內山墾荒,所謂「有庄就有廟,無廟不成市」古例,由福佑宮*²的籌建史料得知,早先是有八個在地族群貢獻最多,裡邊除了七個泉州人族群之外,另一就是汀洲的客家人士了。

 

  移民初始,台灣社會各個族群的意識涇渭分明,各地住民皆有自己的代表廟宇。不僅台灣客家聚落的寺廟,另外,到處有著的漳州人聚落之「開漳聖王廟」,種茶的福建安溪人於淡水、三峽、新店屈尺見到的「清水祖師爺廟」。還有,前陣子新聞鬧很大的「青山宮」*³供奉著的青山靈安尊王,為泉州三邑惠安人信仰之主神和城市守護神。

 

  此現象,如同今日國外來台打工的勞動者,印尼人上清真寺,菲律賓的往教堂,泰國人去佛寺,各有各個族群的信仰。

 

  有意思的是,前述淡水鄞山寺不僅是信仰之場所,左右護室籌建著的「同鄉會館」另供汀洲同鄉自福建到淡水上岸後,東西南北仍搞不清的情況下暫時先住下,等弄明白環境、熟稔人際關係、有了謀生之道,遂往台北盆地移動轉進。同鄉會館換句話說,是具有「中途之家」此跳板的功能。

 

  前些天與清大傅武雄教授(日本東北大學博士,獲有日本東北大學「流體科學研究獎」等多項卓著科研成果)夫人聊天,方知傅老師留學的經緯是受到父母親之影響。原來她的公公在日據那時由新埔往日本求學,是與同歲的大哥兒子兩人同行,叔姪作伴異地有個照應。畢業後,公公娶了日本太太回台再任教於新竹高工。

 

  「新埔」顧名思義為新開發的河埔地,該鎮除了有北台灣客家人信仰中心的義民廟外,屬於舊街道的中正路「街尾」位置,另可見到兩座相距不遠的宮廟。一是在東邊朝關西方向,在咸豐10(1860)敬拜原鄉三山國王所興建的「廣和宮」,二是靠西往竹北方向於大正3(1914)竣工,供奉媽祖的「與天宮」。

 

  蛤~客家庄拜海神?故事不說或許您不相信。

 

  雲林縣北港鎮有一劉厝庄昔日曾是客家聚落,有此緣故,新埔人當年也從北港朝天宮引來香旗供奉,後成了新竹客庄少見祭拜媽祖的「與天宮」。那麼現今北港的劉厝里,類似淡水鄞山寺附近大多居民不再講客家話,幾乎成為了河洛庄頭!客家庄變河洛庄顛覆了許多人們的認知,如此經緯,連多數北港人也不知劉厝庄有過客籍入墾的歷史!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母語頻道一旦被斷了訊,雖然神愛世人,但是走錯廟門,攑香綴拜(gia̍h-hiunn-tuè-pài),相趁相喊(sio-thàn-sio-hán)的結果想想這真是「不成話」的啊!

 

1鄞山寺

淡水四大廟除鄞山寺外,另有淡水清水巖、淡水龍山寺、淡水福佑宮。

在彰化市的光復路一有一座鄞山寺,但因日據時期的市區改正計畫,馬路拓寬導致定光佛廟已不完整。清領時期乾隆二十六年(西元1761)由汀州府八邑的長汀縣、寧化縣、清流縣、歸化縣(今明溪縣)、連城縣、上杭縣、武平縣、永定縣人士共同建立於彰化縣城共辰門(北門)附近,原名「定光庵」。按學者李建緯、張志相認為其選址於縣城之原因為,城內作為政治中心官方控制力較強較少動亂、泉漳移民勢力相對均衡、離港口(鹿港)距離有限等。

日據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彰化市進行市區改正計畫,該廟三川殿、拜亭、兩廊、左廂房遭到拆除,形成今日格局,原有會館功能亦消失。

 

2福成宮(大正8年,西元1919)又稱小基隆福成宮,位於臺灣新北市三芝區埔頭里的媽祖廟,乃臺北大天后宮被拆除後以其官祀媽祖神像在三芝小基隆建立,其媽祖稱為「埔頭媽祖」、「金面媽祖」。

1910年代初,時任三芝庄庄長的曾石岳(李登輝夫人曾文惠的祖父,與李家是世交)前往台北州廳舍(今監察院廳舍)開區長會議時,發現臺北大天后宮一尊被稱為「二媽」的媽祖神像被收置於廳舍的地下室庫房。該像為軟身神像,高180公分,金色的面部雕工細膩。至於臺北大天后宮被稱為「大媽」的媽祖神像,傳說已被唐景崧母親帶去湖南省一帶,後下落不明。

1913年,曾石岳與秘書黃見龍等地方仕紳,向日本當局申請將臺北大天后宮金面媽祖移祀三芝鎮座,由庄民集資在1917年建廟。廟宇於1919年落成其媽祖稱為「埔頭媽祖」。1936年,廟宇新建前殿、兩廂護室,邀廖石成、黃龜理、梁瓦火等名師參與。

2015年個人在「環島痟媽祖」時,於此廟看到許多精巧木作被保存於櫃內拿來展示。詢問過管理人員方知,原來這些出自大師之手的作品是,當年蟻害和漏水不得不將宮廟改建,所保存下來的。

沒有當作薪火材料、束之高閣、轉賣牟利…廟務人員真是有遠見的啊!

 

3青山宮

台北市萬華區的貴陽街、西園路以西到淡水河這一段稱為「台北第一街」,建於1856(清文宗咸豐6)的青山宮,即位於此一區塊的貴陽街2段上頭,主祀青山靈安尊王簡稱靈安尊王俗稱青山王,為民間的信仰廟宇。

此廟自清朝時期以來即是艋舺地區泉州三邑人的王爺信仰中心之一,每逢青山靈安尊王壽誕日前夕都有隆重祭典,是萬華區年中慣例迎神中最盛大者俗稱「艋舺大拜拜」,為臺北市三大廟會之一。今日,青山宮與艋舺龍山寺、艋舺清水巖與西門町天后宮(原艋舺新興宮)合稱「艋舺四大廟」。

18世紀中期,大量泉州府移民跨海沿著淡水河靠岸定居艋舺,並與當地平埔族通婚後人口大增,加上1809(清仁宗嘉慶14)艋舺縣丞和艋舺營的設立,使得艋舺在清宣宗道光初年迅速發展成為「一府二鹿三艋舺」全臺的第三大城市。1853(咸豐3)此地發生頂下郊之械鬥,落敗的泉州同安人不得不帶著守護神霞海城隍、整族舉家遷徙至大稻埕經商,艋舺的住民自此以泉州晉江、惠安、南安人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