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小白看這邊 贊助
2020-08-26 16:29:52蔡蟳

廟宇的石碑

  準備著8/31在聯合會《精進銀樓珠寶工房之技藝》的報告,想想勢必得提到本業之沿革。所謂「國有國史,方有方志,業有沿革」,沿革記事,古今並載,尤側重現今,期切合實用,它「記風土」、「稽物產」、「顯治績」、「裨教化」、「存故事」、「鑑往知來」等的作用。

 

  此與喜歡參觀廟宇的我,每到一處都會細看該廟的沿革始末一樣。除此,廟宇另外也會把當年發生的事情勒石為記為勸、為戒、為顯…許多有關過往的故事由此可以獲知,彌補認識不足。

 

  以下也來介紹一些台灣幾個廟宇,各具不凡意義的石碑。

 

當年商業團體的行郊在新竹市長和宮(外媽祖廟)將商業公約勒石為記。「郊」此一詞,有一學說是源於”Guild”而來。

 

竹南慈裕宮勸解漳泉和睦碑。移民社會的台灣一開始不僅漳泉閩客漢原鬥得你死我活甚至後來的本省和外省、KMTCCPKMTDPP亦鬥得昏天暗地,好比老毛那句「鬥天鬥地其樂無窮」似的!


文鬥吐吐口水還好,怕就怕武鬥流血傷亡,慈裕宮這裡有句「土虱好吃毋比死人頭卡濟!」說的即是當年從河川撈起械鬥過後的死人骷顱頭,是從那裡邊跳出河川清道夫的土虱來呢

 

北斗舊名寶斗,因拜東螺溪(舊濁水溪)上可溯南投竹山下可達鹿港之賜,成為當時很是重要的商業集散中心。因此東螺溪上的擺渡人家麋集,在沒有法令規章對擺渡溪上的筏夫加以管束的情況,不肖的筏夫遂向過往的商旅勤索訛詐渡資。



清咸豐年間的「嚴禁筏夫勒索示碑」石碑,於該鎮的奠安宮外陳設展示著。

 

新竹縣芎林鄉廣福宮的義渡碑。原立於頭前溪旁的石碑為保存長久之計,現已經移到信徒多往的廣福宮陳列,唯恐風化個人覺得另刻新碑,然後將舊碑收入殿內收藏保存為上






 

梧棲鎮大浩宮媽祖文物館內,有三座清朝道光及光緒的古碑,分別是為調解地方水權爭奪告示的五福圳告示碑,禁私墾侵占的正堂嚴禁私墾碑、特示嚴禁私墾牛埔碑,由於大浩宮改建之中無緣看到原石碑僅看到相片,下次有機會再來好好端詳。



赤崁樓的龜趺御碑,為清乾隆皇帝表彰福康安平定林爽文事件所賜。此些長年矗立赤崁樓南邊戶外展示的贔屭碑,承受長期風吹日曬雨淋,已計畫將來移置室內展示與妥善保存。這幾具除無法近觀外,上頭有的還都是滿文,沒那個關係和學問,看歸看真還是一頭霧水的啊!



規日勼踮厝內,袂輸涵空龜,時勢啥款攏毋知(kui-ji̍t kiu tiàm tshù-lāi, bē-su âm-khang-ku, sî-sè siánn-khuán lóng m̄ tsai)以下此具複製的無字天書贔屭碑,就讓猴吃麻花---滿擰應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