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3 03:38:34蔡蟳

(4)簪・釵・步搖・梳子・篦子

  頭髪挽束盤結於頂上,挽束方式之不同,產生的美觀效果也就各異。為了不讓髪髻鬆散,需以各種不同的髪飾來加以固定,本文就來看看這些各異其趣髪飾好嗎?


  『甄環傳』開始選秀女時,手拿杯子的安陵容一不小心撞到夏冬春,導致茶水濺濕夏的衣裳,自己驚嚇到的安連忙說出願意賠她一身衣裳,盛氣凌人的夏冬春不依不饒,奚落頭插素銀簪子手戴鎦金鐲子,一看就是出身窮鄉僻壤小門小戶的安陵容,是要如何的賠?

 

  劇中出現與頭飾有關的話題,雖然沒有認真去算,頻度該不亞於文化營銷的東阿阿膠,想想,無非就是三千煩惱絲,在數千年來累積的營銷文化上,所種的因而結的果吧!

 

  像是

 

  沈貴人懷孕後封號為惠貴人,心喜的皇太后獎賞綿延龍裔的她一只髪簪,未料惠貴人懷的龍種,是中了華妃與太醫沆瀣一氣的計謀,導致皇帝說妳還戴著這簪子招搖訓斥惠貴人以假孕爭寵,更是生氣的摘下並且擲壞了它

 

  後來莞貴人初次懷孕皇太后又將當初賞給惠貴人,皇上所摔壞一角的赤金合和如意簪子重新鑲上了紅寶石,賞給莞貴人勉勵她增產報國

 

  原不受寵的安陵容在沈貴人降為沈答應後,鐵三角缺了一角,在對抗氣焰囂張的華妃一幫,莞與安二姐妹難免寡不敵眾!御花園裡二人三腳於是演出一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莞常在曾以蕭聲引來皇上,是不有如此的心得,莞也成功的將此經驗複製到安的身上)的繚繞歌聲,嘿!皇天不負苦心人,安答應果然引來皇上的憐愛,更賞給了安常在湖光錦寶石簪子等貴重的賞賜

 

  一手促成此事的莞貴人,沒像她的丫頭浣碧對飛上枝頭的安常在,無禮對待,說人顯擺,嘴裡不說可心裡到底是難受的啊!

 

(華妃以墨狐大氅 換得皇太后賞賜的步搖)


  聽了夏常在被華妃賞一丈紅,又見着女婢福子溺死井裡,初入宮的莞常在不僅嚇出一身病來更還遭受冷落。在沈與安前來探病時,瞧見沈貴人的頭上的玉釵,莞常在讚美的說:「姐姐這個玉釵顏色極好,定是皇上賞的吧?」對聖眷正隆的沈貴人有此禮遇,養著病的她倒為沈姐姐高興著起來。

 

  等到皇上寵幸了自己之後,集榮寵萬千於一身的莞貴人到底寡不敵眾,知道如何自保,對幾番升降的安常在極為攏絡。

 

  當淳常在有口無心說出皇上對寢衣的褒貶,為了安撫安常在,莞貴人便要僅汐,將一對皇上私贈與她的和闐玉釵送給安。安常在的貼身丫環說到:「這玉釵觸手生溫真是難得,只是小主妳得了不高興嗎?」所謂麻布多筋光棍多心,何況只能在宮內望著一方天爭寵的嬪妃們,安因此認為莞是怕她對淳常在不悅,而非真關心她,使得兩人產生裂痕漸行漸遠。

 

  至於皇帝賞給莞貴人的這對和闐玉釵,其實不能說是玉釵,釵末端得是兩股分叉的尖端,而劇中看到的髪飾實物,末端只是單尖的,因此不如說是和闐玉更為恰當才對!

 

 

  華妃一時失勢見不着皇上,她想出賞給曹貴人鳳穿芍藥步搖的法子,借溫宜公主與皇上見面,生母曹貴人頭上戴著的步搖,好讓皇上睹物思人想起賤人就是矯情的自己。

 

  莞貴人新得皇上賞賜一雙珍貴的玉鞋,向來醋用喝的華妃自然想方設法打擊異己,借狐皮大氅送給皇太后時,她是說了不少拐彎抹角的話,當然啦!皇太后又不是一天兩天修煉成的,皇太后則說:「妳過來…這只步遙是哀家剛當德妃時,孝惠太后賞的。妳如花似玉的年紀,位分又尊貴,打扮得這麼素淨做什麼,依哀家看這步搖給妳戴正好。」

 

  皇太后如此恩威並濟、雨露均霑、維持平衡…想著的不外是大清的江山社稷,薑是老的辣,老娘難道真會輸給妳這後生小輩!

 

  另外,皇上見莞貴妃的妹妹玉嬈年輕貌美,借口當日她勇闖皇后宮救姐,賞賜宮中新制的並蒂海棠步搖一對褒獎二小姐。諸位看倌,都知道並蒂海棠代表的意思是啥?即便後來又送了名家畫的大雁圖,以及自己作貼身物的純元皇后身前最愛的鴛鴦玉佩,這等的事,也都沒改變深愛忠貞之鳥的玉嬈。

 

  想當一位賢君,想在歷史留名(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不想搭理你又如何?雍正只好眼巴巴地看著小姨子嫁給自己的弟弟慎貝勒。




(皇上賞給玉嬈 並蒂海棠步搖一對)


  至於說到尋常的梳子,一是華妃的貼身婢女頌芝,因皇上與她眉來眼去多了幾下,引起華妃對她多所刁難與責罵,後經太監劈剖,說復寵的華妃更要顯現大度,華妃才將描金線的梳子給了頌芝,並將婢女的她,送之於皇上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懷上允禮胎兒的甄嬛,聽說王爺搭乘的船沒於黃河,且自己的家人在寧古塔受盡折磨,進無步退無路,遂才燃起鬥志決心突破困境。經姑姑崔槿汐與總管太監蘇培盛結成對食,圓了謊言的她,名正言順才返回宮中待產。

 

  不過因為蘇的一個不小心,讓敬妃發現到蘇與崔私相交好的秘密,為保護朧月公主不被熹妃帶走,愛子心切的敬妃先發制人向皇后告密,致蘇與崔被送往慎刑寺受刑。

 

  傷透腦筋的熹妃讓浣碧給她篦髪時,一臉高興的皇上走了進來看到此,說:「小軒窗,正梳妝,原來是這樣安靜融洽的光景。」(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色,聽皇上說作物豐收頗為欣喜的話之後,熹妃浣碧主僕兩人,以退為進的又演了一齣極為生動的對話。)

 

  其中浣碧道出:「這次槿汐出事,小主又氣又傷心,已經有兩天沒有睡好覺了,還是溫太醫法子好,說用篦子梳梳頭可以鬆緩精神,可以睡得好一些。」

 

  這當中的篦子是什麼東西呢?篦髪真有這種安神定寧的效果嗎?

 

  梳齒按其疏密,可分為齒疏的梳子及齒密的篦子。

 

  細密的篦齒,古人主要用來清潔頭髮中的頭屑、油垢、虱卵,以及按摩頭皮增加腦細胞活力;尤其古人蓄長髮不方便清洗,頭髮洗後又沒有馬上可以吹乾的吹風機,染上頭風或感冒的機率大增。習慣上,古人亦多用篦子來清潔頭髪,活絡血脈,讓頭部舒服快活。




( 從寧古塔回來的熹貴妃母親 頭上插著兩端圓弧中間素腰形的押髪髪簪 閩南話稱簪仔匙)


 簪、釵、步搖、梳子、篦子,在《珠寶情真》的『中國的珠寶裝飾風俗』的「髪飾珠寶」篇中我亦有提到: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留「髮」不留頭,賣「髮」葬父等與發有關的語詞,是在說明古人對於頭髮的重視程度,非現代的人所能想像?因而與頭髮有關的髮飾,可也就重要非凡。男女都將蓄長的頭髮挽成髮髻,為使髮髻不致鬆散墜落,必需有著不同功用的各種髮飾,及附隨在上當作裝飾的珠寶,風格特色是各具巧思。

 髮飾的髮插有所謂的笄、簪、釵、步搖、梳以及固發的頭箍、鈿子、扁方。此些也都依其繁簡華美,作為禮制表徵。

  笄與簪同樣都是髮插,秦漢之前稱笄,之後稱簪,兩種都用以約髮或者固冠。冠飾珠寶中說過,女子無服冠的資格,而在女子年過十五歲,凡已許嫁者便行笄禮,如果年過二十歲,依舊小姑獨處的,亦必須舉行「笄女之禮」的儀式。換句話說,及笄也就表示女子已經成年,可以出嫁結婚了。

  男子用笄的情況,是將笄橫貫在髮髻上,不過先得用頭巾,或是小冠套住頭髮,然後用笄穿過頭巾,或冠套的髮孔約整頭髮。至於女子,是用一根或者數根的笄從不同的方向插入頭髮來安髮。古代的婦女以頭髮的長短疏密,作為衡量美女的標準之一,髮笄因而不僅可整髮、妝點,也可以串連假髮改善髮樣,女子用髮笄的機會,因此要比男子為多。髮笄的素材以玉石、角犀、牙骨、金銀、竹木做成垂直的笄杆,上端稍粗以下漸細,末端是尖狀。

    
簪與笄不同之處,是在上端有著原素材雕飾的簪頭,簪頭上亦可嵌飾珠寶。簪除了可以約髮,另外還可用來連綴衣裳,功用比笄多了許多。

  簪後來又演變成步搖。步搖是在簪頭加上垂飾,以形晃蕩的美感。漢代則把步搖訂為廟服盛飾,以金為主幹,飾白珠、六瑞獸、翠玉、羽毛,插用時要加個假髮,始可承受步搖的重量。唐代的步搖形制,變化更加精美,垂飾以金玉製成花朵或鳥獸,左顧右盼之際愈是生輝奪目。目前市面上少有此種的裝飾,唯獨在日本藝妓頭上,都會戴個假髮的頭套,因此留有此種的裝扮。約髮的釵,功用大約同於簪,只不過它的杆末梢,是作分叉的兩股尖端,釵頭也較寬大,除更穩固之外,還可以廣泛的運用此域加綴珠寶。

  梳又稱篦,功用本是梳整髮鬢的,盛唐流行用小梳作裝飾,還將梳背加大,做成半月形、方形等形狀。犀角、象牙、玳瑁等具有彈性的髮梳,直接的插飾頭髮上,具有俐落的實用態勢。宋代婦女流行用金銀珠玉,製成兩鬢垂肩的高冠,需要荷負重量,多齒的髮梳被技巧的運用,發上插著數枝的髮梳亦不為過




(鸝妃請求皇上給個脫簪待罪的機會)


  以上這些整治三千煩惱絲的髪飾,玲瑯滿目,種類繁多,除生理衛生,門面美觀外,依其繁簡華美更作為禮制上的表徵,無論好事或壞事,它們都深深關係著一個女人的榮辱。


 
至於劇中曾多次出現的脫簪待罪像是跋扈囂張的華妃、機關算盡的鸝妃,後來都以脫去華貴衣物換著素服,摘去簪珥珠飾,披頭散髮,長跪,請求皇上饒恕的此禮節做一請罪。當然啦!與余官人兒、祺嬪潑婦罵街相較起來,脫簪待罪可說是言有盡而意無窮的另種表達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