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20 19:34:36疾風行

大膝羅漢、騎鹿羅漢、適時羅漢,是偽造的;達悉羅漢、齊鹿羅漢、麝式羅漢,是正確的。

大膝羅漢、騎鹿羅漢、適時羅漢,是偽造的;
達悉羅漢、齊鹿羅漢、麝式羅漢,是正確的。
    
依據「歷史常識」,大約AD900,「梵文(印度)佛教」已經滅亡,
今天大家所看到的一切「梵文佛教專有名詞」,
乃是從「中國佛教」或「邪教金剛乘」或「原始佛教」轉譯的。
所以,「梵文佛教專有名詞」的可信度,
比「中國佛教」或「邪教金剛乘」或「原始佛教」更低!
 
先來複習一下佛教中的對仗名
 
(1)日能天王、火尊天王,是一組對仗。
   
(2)持國天王、增善天王,是一組對仗。
   
(3)廣目天王、多聞天王,是一組對仗。
   
(4)能仁如來、慈尊如來,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5)不動心如來、無量壽如來,是一組對仗。
   
(6)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7)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是一組對仗。
   
(8)驤象菩薩、獅吼菩薩,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9)護法菩薩、持世菩薩,是一組對仗。
   
(10)除一切障礙菩薩、除一切憂愁菩薩,是一組對仗。
   
(11)善思義菩薩、善談義菩薩,是一組對仗。
   
(12)無盡慧菩薩、不虛見菩薩,是一組對仗。
   
(13)無垢意菩薩、無著意菩薩,是一組對仗。
   
(14)寶相如來、妙音如來,是一組對仗。
   
(15)開華如來、寶幢如來,是一組對仗。
   
(16)遍觀如來、遍現如來,是一組對仗。(毗婆尸佛、毗舍浮佛
   
(17)火尊如來、金仁如來,是一組對仗。(式棄佛、拘那含牟尼佛
   
(18)滅累如來、光藏如來,是一組對仗。(拘留孫佛、迦葉佛(錯綜格)
   
(19)滿願羅漢、如意羅漢,是一組對仗。(富樓那、阿那律)
   
(20)光藏羅漢、離欲羅漢,是一組對仗。(摩訶迦葉、須菩提)(錯綜格)
   
(21)知器羅漢、障云羅漢是一組對仗。(阿若憍陳如、羅睺羅)(錯綜格)
   
(22)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是一組對仗。(沒特伽羅、(錯綜格)
   
(23)牛嚌羅漢、馬舐羅漢是一組對仗。(憍梵波提、頞鞞)
   
(24)飯粟羅漢、飫稑羅漢,是一組對仗。(劫賓那、周利槃馱莎伽陀
   
(25)齊鹿羅漢、麝式羅漢,是一組對仗。(賓頭盧、離婆多)(錯綜格)
    
(26)歡喜羅漢、上首羅漢是一組對仗。(阿難、優波離
   
(27)文飾羅漢、語細羅漢,是一組對仗。(迦旃延、畢陵伽婆蹉)
   
(28)達悉羅漢、善容羅漢,是一組對仗。(拘絺羅、薄拘羅)(錯綜格)
    
「佛之味」,在以上28組對仗中,充分彰顯。
   
何謂「佛之味」、「佛之句」、「佛之義」,
    
https://buddhaspace.org/dict/fk/data/%25E6%258B%2598%25E7%25B5%25BA%25E7%25BE%2585.html
傳說,拘絺羅,譯為「大膝」。
 
「大膝」這個角色,是「原始佛教」偽造的。
 
「大膝」這個角色,乃是偽造自「達悉羅漢」,發音相似也。
 
使用「發音相似」或「發音相同」的偽造手法,雖可達到「溫水煮青蛙」的優點。
但其缺點便是「形成無義廢言」。
 
一個人的膝蓋,到底是能大到哪裏去?這就是所謂的「無義廢言」。
   
拘絺羅,得「如來四辯義理辯、名句辯、嚴辭辯、樂說辯」,
詳盡表達,故名「達悉」。
達、辯,這2個字相互呼應,漂亮
   
薄拘羅,譯為「善容」。
   
達悉:詳盡的表達。
善容:美好的容顏。
  
達悉羅漢、善容羅漢,是一組對仗。(拘絺羅、薄拘羅)(錯綜格)
   
傳說,賓頭盧,漢地佛教徒稱之為「騎鹿羅漢」,為《西遊記》中十八羅漢之首
傳說,離婆多,譯為「適時」。
 
「騎鹿」、「適時」,這2個角色都是「原始佛教」偽造的。
  
AD511,「小乘佛教」已滅盡,所以明朝的《西遊記》訛稱「騎鹿」,正常
   
「滿願羅漢」、「如意羅漢」、
「採菽羅漢」、「麩掇羅漢」、
「牛嚌羅漢」、「馬舐羅漢」、
「飯粟羅漢」、「飫稑羅漢」
這八尊羅漢的名號,
我們可以合理推測,還有其他羅漢的名號是「相似」的。
   
「騎鹿」這個角色,乃是偽造自「齊鹿羅漢」,發音相似也
「適時」這個角色,乃是偽造自「麝式羅漢」,發音相似也
 
適,這個字的台語發音,類似 ㄕㄜˋ 。
看來,「適時」這個角色的偽造者,精通台語。
   
使用「發音相似」或「發音相同」的偽造手法,雖可達到「溫水煮青蛙」的優點。
但其缺點便是「形成無義廢言」。
 
齊鹿:看齊鹿,象徵「像鹿一樣吃素」。
麝式:效法麝,象徵「像麝一樣吃素」
   
齊鹿羅漢、麝式羅漢,是一組對仗。(賓頭盧、離婆多)(錯綜格)
   
採菽:選擇豆類。
麩掇:選擇麥類。
飯粟:吃小米。
飫稑:吃稻米。
牛嚌:像牛一樣吃素。
馬舐:像馬一樣吃素。
齊鹿:看齊鹿,吃素。
麝式:效法麝,吃素。
   
這八尊羅漢的名號,證明了
佛之味,具有「嚴辭(嚴密之辭)」與「文飾(裝飾之文)」二種特色。
 
「嚴辭」,是「鳩羅什」大師的文字習慣。
另有其他「早期中國佛教翻譯大師」的文字習慣是「細語」。
「嚴辭(嚴密之辭)」、「細語(細密之語)」,二者同義。
 
嚌、齊,外形相似,方便後世佛教徒「還原」。
舐、式,發音相似,方便後世佛教徒「還原」。
「早期中國佛教」翻譯大師們的中文能力,真是「出神入化」、「強到爆表」
   
可惜今天世人只推崇「原始佛教」、「西藏佛教」,鄙視「中國佛教」,可悲矣
 
「中國佛教」與「原始佛教、西藏佛教」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
中國佛教,「堅持素食」
原始佛教、西藏佛教,「不反對素食」。
如果你夠聰明就看得出來,不反對素食」這個宗旨,其實只是一種「話術」。
   
漢地有成語「不辨菽麥」,出自《左傳,成公十八年》,指「愚昧蠢笨」。
漢地有成語「土牛木馬」,出自關尹子,八籌》,指「有名無實、名存實亡」
 
左丘明、關尹子、老子、能仁如來,是同時代的人。
所以「能仁如來」才會特別熟悉「不辨菽麥」、「土牛木馬」這2個成語。
 
「能仁如來」透過漢地成語「不辨菽麥」所作的預言
當佛教徒都只認識「目犍連」、「舍利弗」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當佛教徒都不認識「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能仁如來」透過漢地成語「土牛木馬」所作的預言
當佛教徒都只認識「牛跡羅漢」、「馬師羅漢」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當佛教徒都不認識「牛嚌羅漢」、「馬舐羅漢」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AD511,梁武帝發表《斷酒肉文》,是極具關鍵性的象徵事件。
AD511,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小乘佛教」亡於「原始佛教」之手。)
 
傳說,「能仁如來」於BC486圓寂,486+511=997,差不多是「一千年」。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小米(粟)」生產國。所以「飯粟」這個名號,一點都不奇怪。
「飯粟羅漢」這個名號,比「房宿」這個東西,更「貼近現實世界的印度」。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稻米(稑)」出口國。所以「飫稑」這個名號,一點都不奇怪。
「飫稑羅漢」這個名號,比「愚路」這個東西,更「貼近現實世界的印度」。
    
「鹿野苑」,大名鼎鼎,與「藍毗尼」、「菩提伽耶」、「拘尸那羅」齊名,
為「印度」的「佛教三大聖地」之一
所謂「聖地」,自然就是「思齊之地」。
所以「齊鹿」這個名號,一點都不奇怪,比「騎鹿」這個東西,更「貼近佛教史」。
   
喜馬拉雅麝(馬麝、高山麝、西麝)」,是「尼泊爾」的常見素食動物。
「尼泊爾」,是「能仁如來」的故鄉「迦毘羅衛城」的所在地。
所以「麝式」這個名號,一點都不奇怪,比「適時」這個東西,更「貼近佛教史」。
    
「齊鹿羅漢」與「印度」聯結、「麝式羅漢」與「尼泊爾」聯結,
再次展現了「能仁如來」的「嚴辭與文飾(佛之味)」。
  
採菽羅漢、麩掇羅漢、牛嚌羅漢、馬舐羅漢、
飯粟羅漢、飫稑羅漢、齊鹿羅漢、麝式羅漢,
「能仁如來」使用這八尊羅漢的名號,提醒佛教徒:素食是「小乘佛教」重要教義。
 
採菽羅漢、麩掇羅漢、飯粟羅漢、飫稑羅漢,
「能仁如來」使用這四尊羅漢的名號,提醒世人:莫迷戀「甲硫胺酸」、「肉鹼」
   
什麼是「甲硫胺酸(蛋胺酸)」、「肉鹼(氧化三甲胺)」
請複習
  
在「今天學者」的眼中,AD511,是「佛教素食」開創之時
在「能仁如來」的眼中,AD511,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風百旋,寶塔高吟貫九天。
   
                                              華一色,佛座密嚴窮八極。
   
                                                                                          輪雙炯,欄網煜爍絕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