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6 09:55:41讀書齋

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



  

關於認份:曾經的佛系青年,現在你只想吼系

不管上天給你的是黃金還是一坨屎,你能做的只有接受,把手上的牌打好。

寫這本書的時候是「佛系」這個詞很流行的時候,套用在任何印象很辛苦的詞上,就會產生一種反差的幽默感,例如「求職」「健身」「戀愛」等;表達一種什麼都不做,事情會自然水到渠成的偽哲理。

當然,多數人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多半是開玩笑,或是帶著一種已經放棄、自嘲的幽默。但我驚訝的是身邊有些朋友竟然抱著這樣的態度,還默默奢望有天在宇宙或緣分的巧妙安排下,能夠僥倖地達成目的。

你有聽過「棉花糖實驗」嗎?心理學家沃爾特·米歇爾做過一個實驗,他讓六百多位孩子單獨留在房間內,給他們一塊棉花糖,並告訴他們,實驗人員會離開十五分鐘,如果這段期間可以忍住誘惑不把棉花糖吃掉,就可以再得到一塊。

實驗結束之後,他們持續追蹤這群孩子發現,當年可以忍住不吃棉花糖的孩子,無論是學業、經濟、健康、甚至人際關係的成就都比較高。他們認為,這些孩子小時候就明白延遲享樂的道理,也就是,自律可以帶領他們走向目標。

我的身材一直都偏瘦,總覺得自己穿衣服不好看,很多好看的衣服都撐不起來。後來發現太瘦的男生穿衣服真的很吃虧,看起來也不健康。於是我決定開始健身,但開始時我的確就是秉持著一種佛系的態度,只在睡飽之後,或是不累的時候才去。如果有飯局或朋友邀約,就把運動這件事推遲,一週去一、兩天,有流汗就可以,再搭配喝個高蛋白,以為這樣就會長肌肉。

重訓菜單更是各種「挑食」,只挑想練的動作,練起來太累的部位,像是腿,就盡可能逃避或是簡單做幾個動作,敷衍幾下了事。結果這樣練了一、兩年,發現根本沒有任何進展,肌肉只有在剛練完時有點膨風的效果,隔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因為那只是暫時性充血,退去之後你的肉還是原來的肉。

後來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心一橫去健身房找了教練,那時我才知道以前那種練法就叫「佛系健身」。肌肉是要用汗水和淚水堆疊出來的。首先,肌肉需要規律持續地刺激和破壞才會生長,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練法等於白練;還有,健身是需要顧及全身均衡發展的,不能因為覺得臉哪個部位特別帥,就忽略其他部位。例如男生都夢想擁有雷神索爾般神級的胸圍尺寸,所以大半的男子都聚集在練上半身的器材區,然後往下看,你會發現他們的腳都很苗條。我不禁懷疑,上半身索爾,下半身名模林志玲的組合,真的好看嗎?

很多人都討厭練腿,包括我,但教練告訴我下半身的鍛鍊是增肌的重點。所以從初期到現在,每一次鍛鍊都會加入深蹲或硬舉的動作,在蹲或舉的過程中誤以為看到極光或者人生跑馬燈是家常便飯。有時也會很討厭教練,他在旁邊喳呼的時候會很想叫他閉嘴,每次都覺得自己好可憐、好累,只是想變得好看一些怎麼這麼辛苦?

這樣的訓練其實很快就看到成果了,我發現自己長肉了。開始有人從外型注意到我在健身,雖然最後沒有變成肌肉天菜,但偶爾滑手機看到以前骨感的樣子,都會驚覺自己的轉變。至今,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每週固定兩到三天的運動,是我工作後的第一順位待辦事項。

越大越能發現,所有能讓自己變好的事情都是辛苦的。

整容很痛、健身很累、考大學、找到喜歡的工作很辛苦,人生就是這樣。如果貪圖輕鬆或者是用「佛系」的態度去面對一切,只會越大越魯。魯也沒什麼不好,但最怕是你用魯蛇的態度,卻有成龍的夢想。

身為一個曾經的佛系青年我很了解,我們這樣的人通常缺少的就是「自律」。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能多睡十分鐘就絕不早起十分鐘。沒想過多站對身體好,或者少睡十分鐘可以早點出門、更從容安全地到公司。我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我們都忽略了延遲享樂的力量,像實驗中的孩子,迫不及待地啊姆啊姆吃掉棉花糖。

如果你在我這個年紀,應該會有一些朋友,他們開始工作時就很節省、很少吃喝玩樂,幾年之後突然買了房子,或是投資開店了。原來這些年,他們不只節省、投資,還做了長遠的計畫,所以幾年後他們像變魔術一樣達成了看起來很遠的目標。而我們因為在開始時就覺得目標很遠,不想努力,所以用錯誤的方式把握當下,把資源放到享樂上面,以致於從沒向目標靠近過,但你的朋友卻穩健踏實地一步步走向目標。

所以,不要在不該佛系的時候選擇佛系,不然等著你的只有後悔。我就常常在想,如果幾年前就開始存錢、投資、健身、好好並確實地讓自己變好,現在的我應該會更好才對。當時的錢在聚餐中吃完了,什麼都看不到;每個月買的快時尚衣服,每季都因為過時或者禁不起重複穿,全數捐給舊衣回收。這時的你真的會很想搭時光機回去呼自己幾巴掌。

什麼都不做的結果不會水到渠成,因為你根本沒有存到任何水,只有一團乾涸的人生。

慧川的課後相談室

Q:慧川!慧川!我真的很怕失敗,該怎麼克服?!

A:你有沒有聽過人說:「我這一生從沒失敗過。」基本上這句話一定是假的,不是說謊,就是這個人從來沒挑戰過什麼事。每一件成功的事情背後,一定都有失敗的成分,很多人在得到幸福之前都碰過幾個渣男渣女,投資賺大錢之前大多也失利過。松浦彌太郎說:「失敗就是你做了個大挑戰的證據。不曾失敗的人,肯定什麼也沒做。」

正如我第一本書說的,「跌倒沒關係,沒人看見就好」。就算被看見,也要華麗地露出底褲。加油!

關於脆弱:寫給玻璃心患者的情書

這個世界沒有人有義務要對你好,如果不把心強化,天天掃自己的玻璃心就夠累了。

身為一個太陽巨蟹的男子,我必須說與生俱來的感性和敏感,很多時候是好的,尤其對我這種兼職的文字工作者來說,它讓我善於發現問題,製造靈感。但我也吃過虧,曾經我也是擁有玻璃心的玻璃寶貝。

我的好友保羅,長官運一向不是很好,又是怪同事磁鐵,譬如說他就碰到一位玻璃奇葩主管。這位玻璃心女主管的事蹟多不勝數,有次保羅和玻璃主管一起和日本同事在群組討論事情,過程中也沒發生什麼事,但最後女主管突然暴走。(聊天內容是英文,以下以中文呈現)

「最後我希望大家注意一件事情,打字的時候除了縮寫之外,請不要用全大寫。感覺像是你在對我大吼,我覺得很沒禮貌。」這時,保羅和日本人反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我說的就是你(日本人)!」原來日本人剛剛把you 打成YOu,沒錯,甚至不是全部大寫,只是兩個字母。這很明顯就是手滑打錯字,但女主管受傷了,覺得她被吼。「對不起!我沒注意到這點,是我的疏忽,蘇咪媽線!」在此求日本人的心理陰影面積。

太陽巨蟹的我,其實很能理解女主管的心,心思過於敏感的人容易把很多小事情放大,然後加戲加到自己變成悲劇主角。

對,還得是主角才可以。「為什麼他吃飯沒找我?」「他去福利社怎麼找別人?」「他剛剛碰到我,怎麼沒說對不起?他是不是故意的?天啊!校園霸凌!」沒錯,我以前就是這樣的玻璃寶貝。

還記得我還是初出社會的小白兔時,不會用公司的印表機,萬般無助下,我請一位臉很臭的同事教我。他看了我一眼,帶我到印表機前,面無表情地操作給我看。演示完之後冷冷地說:「這樣會了嗎?」「會了、會了!謝謝。」他隨口答了「嗯嗯」之後,就逕自回到座位繼續工作。

「我只是一個小菜鳥!有必要對我這樣嗎?!不會用印表機錯了嗎!天啊!職場霸凌!」我在心裡吶喊著。

後來和那位同事變熟了,有天我們聊到印表機的事,我問他當時是不是很不喜歡我,他一頭霧水地說:沒有啊,那天只是工作很忙,心裡都是工作的事。」是的,他只是跟忙碌中忘了微笑的早餐店阿姨一樣,根本牽扯不到什麼喜歡不喜歡。但我的劇本已經演到他不喜歡我這個小白兔,我好可憐這樣。但現實世界是,人家根本忙到沒時間討厭你。

玻璃心這件事有多可怕,當它茁壯到一個程度後會把人變成怪獸。會把自己受的傷放到極大,開始覺得別人怎麼這樣虧待自己。神聖化自己受的苦,彷彿只要把傷疤搬出來就可以立刻站到神壇上,閃耀著聖潔的光芒,把對方變得齷齪。

在我們每天的生活裡,不缺的就是這種充滿情緒勒索的訴求:「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不懂得珍惜?」「我因為在乎你,才會這麼在意」,其實背後的聲音就是我受傷了,你要給我呼呼。但習慣要求別人或這個世界對你好,是很可怕的,因為他們沒有義務要對你好。

如果說我在職場打滾十年學到了什麼,大概就是心臟要強一點。回頭去看,我發現自己的玻璃心和小劇場,放大了那些生活上的不順和人際摩擦與誤解,自己並沒有多慘、多委屈,只是比人家矯情。當然還是有被針對的情況,但多數時候有問題的是自己做事的心態。工作上沒進展、找不到滿意的工作,就覺得懷才不遇;談戀愛失敗,就覺得對方很渣;打不進別人的圈子,就認為自己肯定被針對了。但回想起來,其實是自己當時能力卡關,經歷累積得不夠;自己的外貌和能力矮了人家一節,被拒絕應當服氣;人與人交往,和則來不合則去,只是八字個性不合,他們上輩子不欠你什麼,和你沒有什麼糾葛,所以這輩子即便萍水相逢,也不痛不癢。

生活沒有「容易」兩個字,不會因為你有一顆軟弱或易碎的心就對你特別寬容。「不容易」是生活最公平的事。

在這個偶有惡意、荊棘滿途的世界,讓自己的心強一點、不在乎一些是正確的。成人的世界大家都很忙,少拿你的情緒煩別人,也少煩自己。好好賺錢、充實精神生活,可以讓你的矯情有處發洩。

現在的我依舊有顆玻璃心,但應該已經進化成強化玻璃了吧。

慧川的課後相談室

Q:慧川!慧川!朋友老是找我抱怨生活各種事,好像很需要我的幫助,我只能安慰他卻也無能為力,該怎麼辦?

A:如果你的身邊有些常常心情不好,需要安慰和陪伴的朋友,你得先判斷一下他是不是有憂鬱傾向,所以才會常常情緒低落。如果感覺真的不對勁,你應該幫他找間身心科診所,畢竟憂鬱是種疾病,就跟感冒一樣,是不需要感覺丟臉的病。

可是,還有一種人純粹只是喜歡抱怨,喜歡討拍,或許是你總可以給他需要的溫暖。就像我的好友L,明明自己每個月還貸款幾乎都要三餐不濟了,三不五時還要開導總是負面思考的朋友,我最常問他的一句話就是:「他們都不知道你今天只吃了一餐嗎?」

這種情況下,站在朋友的立場只要給他人道上的關懷就夠了,不需要非得陪他到世界末日、豁然開朗為止。他有他的大雨滂沱,你有你的水深火熱;他有他的人生課題,你也有你的冤親債主。大人的世界,大家都很忙。

關於外表:顏值也是一種硬實力

長得好看比較容易受到生活溫柔的對待,連抵抗力都比較好,「顏值就是正義」是你必須接受的真理。

臉長得好不好看重要嗎?很多人心裡可能會持正面答案。但礙於「內在美勝過一切」,在政治正確的普世價值如此風行的社會下,加上外在多半是天生條件,這樣令人無奈和無力的現實,讓我們習慣對天生擁有的東西嗤之以鼻,認為那是不勞而獲的,所以輕蔑地給出反對的答案。但我很難否認,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裡,顏值很多時候就是正義,真的。

我看過Netflix 一個實境節目叫《100 humans 百樣人生》,這是一個針對人性各種成見、偏見或迷思,施以趣味實驗加以驗證的節目,娛樂性十足,科學性有待商榷,但不難看出各種人性。其中有個實驗就是要測試人對於長得好看的人,是否有先入為主的態度。

他們找來不同年齡、背景的素人,將他們分為兩組,請他們扮演陪審團。團隊設計了幾組模擬犯人,每一組都有兩個罪犯,一個長得好看、一個則長得較為猙獰,符合一般大眾對罪犯的刻板印象。實驗發現,同樣的罪行,陪審團真的會對顏值高的從輕量刑,而對長得抱歉的人給予較重的刑罰。

問他們理由時,陪審團會各種腦補顏值高犯人的犯罪動機。例如有設計情節是一名犯下過失殺人的母親,她把小孩留在車上,造成孩子死亡。結果,陪審團給長相普通的母親評語是:「這是一個很嚴重的罪!」「這種人應該要關很久!」而貌美的母親呢?「我想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她的自責本身就比刑期還痛苦了。」前者獲判三十三年,後者十七年。同一種罪,長得好看的人可以獲得更多同情、更容易被理解,犯罪都可以少吃幾年牢飯。不知道你記不記得二○一四年美國有個最帥男囚犯,照片被公布時造成轟動,出獄還被模特兒公司簽下,最後跟富家千金結婚生子。長得帥的更生人,出獄還飛黃騰達!

不只如此,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時候,芬蘭有研究還說,男性長相俊俏、身材越完美,代表體內的「睪丸激素」水準較高,所以免疫力較好,比較不容易感染肺炎。老天,長得好看的人,身體還比較好!

長大之後,你會發現,我們從小到大養成的價值觀或對這世界的認知,會不斷調整甚至瓦解。

過去大人們都拿著寓言故事告訴你,外在美不重要,內在美才是最要緊、最珍貴的;然後你發現,現實世界告訴你,顏值高這件事有多重要。

因為,這個世界對長得好看的人比較溫柔,習慣對長得好看的人做出正面的評價,顏值就是正義從來就不是隨便說說。

而且大人的世界充滿矛盾,你仔細回想生活中各種評價他人的場合,包括說同事壞話、評斷閨蜜的男友、面對陌生人的請求時:「那個人長得獐頭鼠目一看就不是好東西。」「他工作超沒效率的、又懶,看他這麼胖就知道了。」「他長得就是一副會劈腿的樣子!」我們很容易在攻擊一個人的時候,順便連他的外表一起罵,這是一個包套行程。

那如果碰到好看的人呢?「哎呦,看不出來他是這種人。」「看他一表人才怎麼心思這麼惡毒。」就連新聞裡也可以看到這種偏見,「長相清秀的男子居然是跟蹤狂」「長腿正妹喝貢丸湯不付錢」(我舉個例子而已,請不要真的去查,因為你會查到更多可怕的新聞),這樣的標題是什麼意思?長得帥就不會是變態嗎?長腿正妹就不會吃霸王餐嗎?

職場更是如此。我的韓國朋友說他們的求職新鮮人,畢業後一定會去拍特殊證件照,那些證件照簡直鬼斧神工,可以精算出臉的黃金比例,拍出來的照片有整容級的效果,但又不至於六親不認。因為長得好看可以大大提升他們得到面試的機率。

臺灣的職場雖然沒這麼誇張,但也不難發現,長得好看的人就是容易被賞識,犯過的錯容易被忽略,如果同樣請病假,也更容易得到憐惜。我們長大後看到的世界,外在美不重要的價值觀徹底被毀滅,內在美變成我們對長相普通的安慰性讚美:「你長得醜,但你懂很多、很愛國、很守法啊!」誰要這種安慰獎!

我想說的是,外在美並沒有想像中的不重要,相反的,它是人生順遂很大的助力。可是,如果想單靠外表也是不可能的,沒有足夠的腦袋或內核來輔助,遲早會被丟棄,再美的鮮花也會變成垃圾。你擁有一時迷惑人心的魅力,但別人也遲早會清醒。剛剛說的最帥囚犯,據報導與富家千金已經分開,豪門夢碎。

對於外在條件普通的人,我只想說不要放棄對外在的追求,「老佛爺」卡爾.拉格斐也說過,有體面的外表才能讓別人對你的靈魂感興趣。

喜歡讓自己好看不是丟臉的事。而變好看有很多種方式,你可以整型、運動、吃健康的東西、穿好衣服。

有許多人對整型存疑,但我不懂這個社會為什麼還是對整型有負面的印象,彷彿不是天生好看就是一種罪。我要說,整型也是一種苦過來的例子,而且花錢讓自己好看天經地義,就跟花錢去運動、買好食物為了讓自己變好看一樣。電視上的明星,我對他們整型一點意見都沒有,讓我不高興的是,明明整得如此明顯,還要硬掰是化妝,或經由什麼「自然」療法才有所改變。

外在和內在都是應該不斷美化的東西,都是你行走社會的硬實力,偏廢了哪一種,吃了虧都得自己承擔。

不要輕視顏值高的人,因為空有內在的人也沒多了不起。

慧川的課後相談室

Q:慧川!慧川!那我們要怎麼評價一個人呢?

A:我們要描述一個人、給予評價,可能是為了抱怨,或公司評量等。評價人時請避免情緒性字眼,因為這會讓你顯得很不客觀。不客觀的評論很幼稚、也讓人不耐煩,覺得你的言論純粹是抱怨,沒有參考價值。

所以,在評價之前要把焦點拉回事情上。臉會混亂我們對事情的判斷,這也是為什麼拍穿搭的時候要把頭切掉的原因(嗯?),評價一個人的時候也要先暫時忘記他的長相。

如果你除了長相,或是其他人身攻擊的話以外,其他什麼都講不出來,代表你的言論充滿成見,建議你就閉嘴吧。

閱讀更多,立刻購買:

PChome書店: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30堂蹺不掉的社會課

上一篇:超速學習

下一篇:僧人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