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克魯茲 贊助
2022-06-18 21:14:07無名

回首自身,悲喜坦然

很久沒有到清江家品嘗他的手沖咖啡了,難得他社區的門禁解除(之前疫情嚴重的時候,只有住戶才能進去,拒絕訪客進入)。沖好了咖啡,他拿出一本書送我,這是他之前去看舞台劇,多買一本送我。書的封底有一段文字很有意思:

「故事的開始,來自導演金士傑的一張提問表:

為什麼你是現在的你?你喜歡嗎?不喜歡嗎?

你愛什麼?怕什麼?最難為情……惹你失眠的……

一個謊言、一個背德、一個圓滿、一個高潮一個有關健康靈魂的問題

一個和劇場有關的小故事我與性感的關係我與偉大死亡最靠近的一次?

我與憂鬱最痛、最快樂的一天最難忘的一張臉最喜歡的一堂課……

這些提問,讓這些人站上舞台,回首自身,悲喜坦然。」

我對這段文字很有感覺,因為,我常常會問自己:「怎麼會走成現在這副模樣?如果當時做了另一個選擇,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但歷史沒有如果,時光無法倒回,只剩回憶可以倒帶,倒帶次數多了,一開始會卡帶,之後,會磨損畫面,最後,畫面會模糊不清。結論往往是,沒有過去就沒有現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清江跟我說他換了電視,電視可以直接上網看YouTube,我突然想起上午在早餐店聽到的一首歌:那英的【默】,建議他先搜尋那英的版本,再聽張惠妹的版本,張惠妹的版本會讓人悲從中來!

我說這首歌的歌詞寫得好,比如從「我被愛判處終身孤寂」到「為何愛判處眾生孤寂」,從個體關照到全體,層遞加排比,很棒的修辭。還有,那英的KTV有比手語(我跟清江是大學手語社的同屆幹部),很有意思!「悲從中來!甘有這罕?」清江回。

聽完那英的版本後,清江也分享一首歌曲──【一生所愛】,他搜尋播放的是楊子演唱的國語版,我一看,笑說光頭是向原唱致敬嗎?建議等一下可以搜尋盧冠廷原唱的粵語版,看到盧冠廷,「還真的是光頭」,清江說。

我們邊聽邊聊,比較之下,楊的節奏較緩慢,情緒沉重悲傷;盧的節奏較輕快,情緒輕鬆平淡。一個是還沉浸在逝去的戀情,尚未走出失戀傷感的年輕小夥伴;一個是心中早已波瀾不驚,單純說著陳年往事的老司機。

接著,我們討論起周星馳的〈大話西遊〉,談到網路有人評論,小時候不懂,看星爺的電影只覺得好笑;直到歷經了感情的挫折後才知道,是笑中有淚,甜中帶酸。

然後,又回頭聽阿妹版本的【默】,阿妹的詮釋,情緒較那英有起伏,音色也較為高亢。如果以剛剛的【一生所愛】版本比喻,阿妹近似楊子,那英接近盧冠廷。

就在情緒些許低落時,我提到王心凌最近在大陸爆紅的現象,於是我們看許多中年男子輪番跳著【愛你】,我們邊看邊笑,笑到流眼淚;看討論王心凌概念股的影片,清江說,20年前這些人還是學生,20年後這些人成為有經濟能力的中年男子,有能力可以讓王心凌推上去。

是啊,我們大學畢業已經快20年了,想想真的是恐怖,時間過得飛快。過去大學時期常常聚在一起,談抱負、談理想,豪情壯志,眉飛色舞;現在幾乎都不談了,話題轉向形而下,聊生活、聊工作。

幸好還有這本書,想起了我們都喜歡看舞台劇,喜歡在追求物質生活外,讓自己還有餘裕、還有空間追求精神生活,還能不時聚在一起喝杯咖啡,彼此回首自身,悲喜坦然!

圖:金士傑等作,《蘭陵40:演員實驗教室》。台北:大辣,20222月初版一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