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21-11-05 12:26:07andie

文化復育

20181105

今天早上,系上老師敲了我的門,問我是不是有可能主導成立系上多元文化的學程,像是跟法律系繼續合作,與社會系合作或是其他系所的合作...從小的地方開始,然後逐漸逐漸逐漸將這樣的學程拓展成一個訓練中心或是平台,讓大家一想到要找什麼樣的師資,就會想到我們....而且,最重要的是,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被其他人做歪掉...

看著他描述著我之前跟他討論過,但應該得要等到五年或十年後可能才有力氣著手的規畫,有些感動他的記得,但也清楚看到自己目前的限制,兩個計畫的主持人,一個共同主持人加上授課以及改寫不完的研究論文已經讓我有著齒輪要轉不過去的緊張感了,如果再加上那個學程的推動、號召、運作,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讓蕁麻疹可以被壓抑在某幾個月內而已。

晚上,朋友打電話來告訴我她正在思考她博士論文的方向,那方向,也跟多元文化有關,心裡,一個『啊!』是怎樣?我突然之間與多元文化成了麻吉了?講完電話,想起上週二臺大太魯閣族的社工老師來跟我們談了文化因為主流政權強制介入之後導致的斷裂引發的認同剝奪所造成的社會問題,老實講,我從來沒有從這麼大的框架去細膩地看到文化認同被剝奪之後個人的失落所引起的身心疾病或是物質的濫用,是她用著族人的生命故事,讓我這個自詡為助人工作者的漢人,進入部落,看到文化的復育竟然也可以是一種自我認同的療癒方向...

那臺灣的文化復育,是不是也可以成為療癒臺灣族群自我認同的契機?

或者,換個角度來說,讓所有的文化都可以有機會被看見被聽見,不論是主流非主流,是不是都有可能成為療癒我們自身的重要方法?

意思是,除了早年的唐山仔、半山仔、泉州、漳州、熟番、生番之外,接下來的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然後外配、陸配、新住民,反同、挺同,到之後會不會有那種外遇過、沒外遇過、單身、已婚、離婚、重新獨身,愛過、沒愛過,生過小孩、沒生過小孩....不論處在哪個分類裡,都可以很自在地不怕自己被歧視地訴說著自己在那個分類中的經驗,因為,那是讓一個人之所以獨特的特殊意義認同,而因為不怕,也表示了社會己經可以多元到明白所有的特殊,就是代表著我們一樣都很不一樣...

所以?

所以,也沒真的有什麼所以,目標在前,調整步伐,繼續,往前走。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