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1-01 15:08:18andie

開闊的視野,奔放的世界

20171101


愈翻愈回去...在那遙遠的2002年...

我打算讓那個30歲的andie來說話(現在看著,好年輕呀!但怎麼,就真的這樣一轉眼...),來說說她眼中的社會建構。

如果以下的文字讓你們覺得似曾相識,那是因為,曾經,看過這段文字的你們,陪我出國唸過書,即便,隔著一大片海洋高山與沙漠....

謝謝那曾經一起的我們大家!

--------分隔線又出現-------

20020919

Social construction

 

Few days ago, when I took a break between the heavy loading reading, I had a dream. What was that dream about? Actually, I totally had no idea. The reason makes me write down this is that dream was shown in English! Big deal? Of course! One of my professors told me, if I dream in English, it means that I almost already get through the struggle. So, isn’t it great? I finally had an English dream! However, my sister told me, learning and speaking English is some kind of cycle. Sometimes, you suddenly find out you can understand 85% in the class, and even make a great speech, but suddenly, you can neither understand nor speak to them just in the next second. It’s true! This morning, in my writing class, I could discuss my presentation with my classmates, and made my professor laugh. I thought I might be Okay. Nevertheless, this evening, during my Contemporary Family Therapy Theory(當代家族治療理論) class, I got stuck. I didn’t understand what the classmates were talking about, even the question that the professor asked, and what the point about the topic. I just seated there, disguised my bad feeling. All I could say is, “ Matrix, the movie, played by Keno Reeves, I think it can totally explain the social construction.”(駭客任務,那部電影,基諾李維演的,我想它能夠完全解釋社會建構是怎麼一回事)Can you image that? Their eyes were full of bright light. It seems like that, “ Well done, andie, you finally give us some good idea, all your bosh now is worthy.” Oh, tough day.

 

基諾李維,我甚至不知道該怎樣唸出他的名字呢!我的天,今天真的是很難熬,自己真的像是個小笨蛋一樣坐在教室裡頭,看著老師跟同學們一來一往,呵,然後,我的頭就跟著一下轉到左邊,一下跟到右邊,我想,我的眉頭大概已經打了好幾個結!那個跟我同年紀的老師(啊,人家跟我同年耶!嗚嗚嗚嗚!)看著我轉來轉去的短短小脖子(還有一圈一圈的肉肉在脖子上呢),強忍著笑意,我呢,揉揉我發酸的脖子,臉皮厚厚地就跟大家說,”Sorry, I can’t understand what you’re doing, so can I just watch?” “ Sure, no problem!”後來,她們繼續她們的遊戲,然後呢,我讓自己的腦袋一直不停地轉,她們在玩文字接龍嗎?嘿嘿!真的是,老師後來跟我說,她們在找尋相似,但不同意義的字,因為每個字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涵義,相似的字可以讓我們在協助案主的時候,替換使用,讓案主自行決定什麼才是符合他的感覺和想法的字,然後再去詢問這個字對他而言是有怎樣的意義,藉此能夠更貼近案主的想法,建構起彼此間的社會互動模式。

 

嗯,那什麼叫做社會建構呢?啊,我真的是愛死政大了!請容許我再說一次。社會建構跟政大有什麼相干?嗯,我想應該這樣說,就是因為政大社會系沒有分組,以前被迫得上社會學理論,但這些當初覺得莫名其妙的哲學式思考:社會如何型成?人類如何在社會中互動?如何彼此看待?誰建構社會的規範?是非對錯黑白分明是否曾經存在?嗯,那時候覺得一輩子不會用上的東西,現在,成了後現代主義的主要討論元素,而這也極為符合後現代主義所提出的觀點:開闊的視野,奔放的世界。呵呵呵呵,沒錯沒錯,這句嘉言不是後現代主義講的,是andie自己想的,愈想愈給她驕傲!耶!請鼓掌!

 

說真的,我本來很沮喪的,不騙你們!可是很奇怪,當我像寫信一樣告訴你們這些事情的時候,慢慢地,我覺得好一些,然後,等到跟你們討掌聲的時候,我發現,我自己笑了,Kenneth J. Gergen寫的這本書,折磨我兩個星期,An Invitation to Social Construction,如果有機會,你們可以看一下,享受被折磨的滋味。他在裡面說到:「言詞,要透過對話,才會產生意義」(the meaning of utterances is generated in a dialogic relationship.),喔,我沒有照字面翻譯,如果有人可以翻得更漂亮,請告訴我喔,我幫你告訴大家。這樣的對話,不只是跟別人的對話,這樣的對話,也包括跟自己的對話。

 

語言文字,不只是語言文字,它是建構社會,建構意義的重要元素,是讓我變成我,你們變成你們,讓我了解你們,你們發現我的觸煤轉化劑。或許我們可以這樣大膽假設,沒有收到周刊以前,喔,我們現在有名字了喔,叫愛荷華週報!啊,那個上次跟我一起去東方商店探險的大哥說範圍太大了(我們叫他大哥,只因為他是少數幾個在這邊年紀可以超過我的囉,當然要尊敬一下,而且他取了一個受人尊敬的英文名字,叫做Dean,院長耶!),因為我們只待在一個不到五萬人,叫Ames的小鎮,不過呢,我就是喜歡愛荷華。

 

嗯,我們要幹嘛?喔,我們要大膽假設,在沒收到愛荷華週報之前,你們對我的認識,只是一些片段,或許是小時候一起暗戀國樂班的男生,然後還要很ㄍㄧㄥ地死不承認的老同學;或許是在宿舍裡頭同居數載,無話不談,就是沒想到自己會變成今天這樣的大學同學;或許是研究所裡,互相看對眼,但是其實沒什麼機會相互交換人生展望的知交;或許是一路看著的,從十八歲長成三十歲,志氣仍跟天比高,口氣仍大得狷狂的學生;或許是工作時很認真,卻有股臭脾氣,有時候還很惹人討厭的可愛同事;也或許是,喔,她是誰的誰的誰,好像還滿有趣的;嗯,還有就是老是要跟家人講道理,自己卻哭得稀哩嘩啦,把家人都氣到不知做何反應的某家老二……

 

你們或許不知道私底下我是怎樣的一個人,你們或許不清楚在深處我心裡頭在想些什麼,但是因為這樣的機會,我寫了週報,跟你們分享在這邊的點點滴滴,我,被建構進了你們的世界之中,不再只是你以前以為的那個人,而有了更多的樣貌。至少現在,如果你是忠實的讀者,你知道,我會做丁骨牛排玉米烤;你知道我曾經偷偷地看人家做日光浴;知道我的美國室友,瑞吉,會吃雞胗;中國室友,馮晶,很會煮飯;我爸媽,用MSN跟我聊天;然後,我常常便秘……以後,再遇見你們,你們對我的感覺,不會再跟以前一樣,因為你們,看了週報,你們,已經被建構成週報裡頭的一分子,我們之間,有種關係連結,而這樣的連結,就是因為文字對話產生出來的共同社會意義……

 

哈哈哈哈,知道什麼叫做折磨了喔!這才將近一頁耶!一千多個字,你們大概就頭暈了喔!那位仁兄的大作,我們可是在兩個星期裡看完耶!當然,我沒看完啦!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不過那位可愛的老師說,「你以為我們都看完了嗎?(抿一下嘴,聳一下肩)沒人要你看完啊!最重要的是課堂上的討論,那幫助絕對比你看完這本書還有用!」哇咧!不早說!看到視茫茫,髮蒼蒼,就差齒牙動搖,頭懸樑,椎刺骨了!只是,如果沒看,連討論都聽不懂,遑論最後冒出一句,基諾李維演的駭客任務很好看了,對吧!

 

還想要告訴你們,美國這裡的社會福利制度,仍然有其優點,瑞吉的同學是單親媽媽,叫做珍妮,有個四歲的小男孩,(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並沒有機會跟他說太多話,後來他再來,我跟他小小地玩了一下拳擊遊戲,他回家的時候,他媽媽要他跟我說掰掰,但他就是不肯說,然後聽說,下了樓以後才很大聲地喊了好幾聲,Good bye, andie。我是沒聽見啦!瑞吉說,他喜歡人家才會這樣既害羞又熱情的)。我問珍妮,怎麼養孩子?她說一個單親的學生媽媽,根本沒辦法養啊,所以政府幫她付小朋友上托兒所的錢,然後每個月定期寄food stamp給她,這樣她就可以買日常用品,來維持生活所需。她說Food stamp就像是鈔票一樣,印刷,面額都跟鈔票一樣,只是比較小張,像玩具,而且用不同的顏色來區別。這些食物券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但是不能用來買菸酒。這樣,就算她是個學生,她仍然可以養活她的孩子,而且因為她還在接受教育,所以就有機會獲得更好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在貧窮裡頭循環。喔,她是建築系的,酷吧!如果她考上執照,到時候她就可以用繳稅來償還她目前受到的照顧啦!更重要的是小朋友完全不需要接受次級的待遇。

 

See,以後誰要出來唸書,別再老想著要自己一個人住豪宅,跟人家住宿舍,就是有好處,可以跟小朋友玩,被小朋友偷偷喜歡,還可以親眼看到傳說中的食物券,很棒吧!

 

其實,還有一些關於生活的想法,但是因為社會建構用掉太多的版面,我自己也已經不行了,所以,下次再跟你們聊……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