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東西越來越吃力?6招救你 贊助
2019-09-11 14:38:10吳思鋒

記大東


最早是因為每周看戲俱樂部吧,那是劇場媒體、報紙劇評幾近真空的部落格時代,每周的編輯群正四尋寫劇場的部落客,願否讓每周無償轉載部落格文章,便冒昧發信給那時已在《PAR表演藝術》寫法國劇場報導、部落格上暱稱68的大東。大東很爽快地答應了,開始與他更密切地聯繫,當他離法返台的時候,也邀了他來花蓮主講歐陸現代舞蹈。他為莫比斯圓環公社策展的「身體平台」聽說很精采,但我那時沒北上看。

後來他與天涯創立盜火劇團,我在三一八運動期間受邀去看了創團作《買四送一》,寫了負評,那段期間很多人都靜不下心,許多演出票房不佳,就算訂了票也沒心情看戲,對此作公開發表的評論也很少。然後我們的聯絡就減少了,盜火劇團後續的作品自己看的也很少。但劇場圈其實不小,成千上百個不同屬性的團,幾千幾萬個人都擠在裡面,就這麼擦肩而過、越發疏遠的劇場人也不在少數,大東病後我未去看他,只在臉書遠遠注意,偶爾特地搜過去看看近況。


這不是懺情文章,這是問,還懺不懺情;兼記一段短暫的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