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是為關係而焦慮嗎? 贊助
2011-04-19 20:35:47謝敏

雙枝有樹透露帝女香

一個安靜又無聊的夜在Youtube上亂逛,忽然看到幾個香港藝人在2006TVB台慶晚會唱帝女花的一段折子戲香夭,其中只認得古巨基與楊千樺兩個人,唱作俱爛,卻喜歡最后一幕三對長平公主與周世顯,甩水袖轉身亮相的畫面。

從小迷戀舞台上的水袖,多看了兩眼,開始找尋粵劇帝女花

帝女花最早的印像應該是上大學的時候,那個年代港劇楚留香天龍八部橫掃台灣,上揚唱片出了一張管弦樂的專輯,全都是港劇主題曲,我記得有上海灘萬水千山縱橫」,還有帝女花

所以我一直以為帝女花就是港劇。那是黑膠唱片的年代,多年以後,我在各大唱片行遍尋這張CD未果,找到上揚公司,他告訴我,這張唱片的母帶在某次颱風,被大水給泡了,沒了。我當場說不出話來,不捨的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後來才知道帝女花是齣粵劇,截錄的音樂就是最後一段,長平公主與周世顯在成親當夜服藥酒殉國的音樂,這兩天找到他的名字,叫「香

<<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帝女花帶淚上香,願喪生回謝爹娘。>>

粵劇是離我非常遙遠的戲劇表演,可能跟語言有很大的關係,我有記憶以來,很少粵劇團體到台北公演,就算來我大概也沒什麼興趣看。我高中時,應該是大陸粵劇名伶紅線女的女兒紅紅,以驚動萬教之姿到台灣公演,我就看她一個人在台上沒什麼身段的從頭清唱到尾,可把我嚇壞了,我想,粵劇就是這樣啊,既沒記憶中傳統戲曲的身段,也沒男女主角,每一動皆不舞,那有什麼好看的。

我想,我對粵劇的障礙一直就是這樣。一直到看了電影胭脂扣還有南海十三郎,才算對粵劇有了不一樣的認識,尤其是南海十三郎

南海十三郎(1996)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部電影,他講述的就是一位傳奇的粵劇劇作家南海十三郎的故事。我並不知道電影劇情的真實成份有多少,但的確讓我對粵劇刮目相看。

粵劇跟京劇與其他地方戲曲的發展是不太一樣的,京劇與其他戲曲大部份是傳統戲碼,新編戲曲很難取代老戲碼在舞台上的地位,但粵劇就不太一樣,他沒什麼傳統戲碼,當今所為人熟知、每年都可以公演個幾十場的帝女花紫釵記再世紅梅記,都是唐滌生於五O年代在香港創作。

唐滌生曾與南海十三郎在同一個劇團,當時唐滌生不過是個小小的抄譜員,十三郎卻已是舉足輕重的劇作家,電影描寫兩人君乘車,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車揖的君子之交,令我相當動容,但其實很可能沒有這段故事。我印像最深的一場戲就是,唐滌生與十三郎初見面,唐滌生講了一句:我就是要證明文章有價!讓我感動到不行。

後來我才知道唐滌生不僅僅只是個名人,說他是當代粵劇之父一點也不為過。沒有他,沒有任白二寶的地位,沒有他,沒有「落花滿天蔽月光」的《帝女花》。

寸心盼望能同合葬,鴛鴦侶相偎傍,泉台上再設新房,地府陰司裡再覓那平陽門巷。

粵劇帝女花195767日在香港首映,是唐滌生改編自清朝初年劇作家黃韻珊的崑曲劇本。由當時的仙鳳鳴劇團兩位著名的粵劇名伶任劍輝與白雪仙分別扮演男女主角:周世顯與長平公主。從此,技驚四座。

1959年,帝女花首度拍攝成粵劇電影,就由任劍輝與白雪仙擔任男女主角。

1976年嘉禾電影公司二度拍攝帝女花,導演竟然是吳宇森,英雄本色變臉以及赤壁的導演,真難想像。此版由龍劍笙與梅雪詩主演,他們兩個人是任劍輝與白雪仙的嫡傳弟子。

盼得花燭共諧白髮,誰個願看花燭翻血浪。

長平公主應該是歷史上最富戲劇色彩的一位公主了,她是明朝末代皇帝崇禎的女兒,有文獻說是長公主,有的則說是次女,李自成攻進紫禁城,崇禎斷其左臂還講了一句千古名句汝何故生我家,與朕非亡國之君,爾皆亡國之臣一起名垂千古。

後代繼續以長平公主為主角的故事不少,最有名的當然就是他出家為尼,收了八個威震天下的徒兒,其中呂四娘以血滴子取了雍正的首籍最廣為人知。不過我比較熟析故事卻是金庸碧血劍鹿鼎記中的阿九與獨臂神尼九難。

當我看完所有的香夭版本,我不禁在想,臺灣的傳統戲曲中,那一段折子戲是屬於臺灣人的集體記憶、是可以讓好幾代台灣人哼上那麼兩句,是可以做為通關秘語的,想了好久,沒有!真的沒有。

我身騎白馬,過三關應該也不是,武家坡或是王寶釧好了,並沒有能夠每年還演個幾十場。

所以,我們以後還是不要隨便罵香港人沒文化,帝女花一演幾十年,一年幾十場,牽動著所有香港人的記憶與情感,很不簡單的。

「任白戲寶」,任是任劍輝,白是白雪仙,小生小旦帶著《帝女花》的《香夭》,救災也出來、民主運動也出來,顯見粵劇即使式微,「落花滿天蔽月光」還是緊緊栓住港人的情感、港人的心情。

不過我比較喜歡龍劍笙的周世顯,他的扮像實在是太帥了,深情的眼神、念白、唱腔,讓人迷戀到不行。但白雪仙卻是永遠的長平公主,粵劇旦角的小嗓唱將起來,特別有味道。

任劍輝於1989年病逝香港,白雪仙依舊推動粵劇,王母娘娘的地位,至今無人能撼動。

合歡與君醉夢鄉,碰杯共到夜台上。

粵劇帝女花從崇禎皇帝為長平公主選婿開始,她在乾清宮前連理樹下選中駙馬周世顯,兩人情定含樟樹。

周駙馬尚未策封,李自成便攻進皇城,崇禎殺了一堆皇后女兒後,上吊於煤山。長平公主被明朝官員從皇宮中救出,卻又被出賣,最後躲在尼姑庵中安身。

周世顯四處尋找長平,終於在長平的庵外巧遇,卻沒想到行蹤被人告知清帝。大清皇帝為安撫前朝人心,答應長平所有要求,包括厚葬崇禎與釋放太子。並安排長平與周世顯在當初選婿的含樟樹下完婚,夫妻拜完天地後,雙雙服毒自殺殉國。

雙枝有樹透露帝女香

回到香夭,也就是帝女花最終回,完婚與殉情。

歷經波折與磨難的未婚夫妻,終於回到初見面的皇宮,卻已經人事全非,國不是國、家不是家。

含樟樹下,落英繽紛,是暮春三月嗎?

穿戴著大明皇室公主出閣的嫁衫,對著紅燭,拜著天地,彼此凝望,希望未來幸福與快樂。

祭拜完先帝,小夫妻倆該說些什麼呢?

原應是白首之盟,卻轉眼紅燭翻血浪,這一肩又如何扛的起這麼多的國仇家恨。

雙樹有枝透露帝女香,帝女花常伴有心郎。

華麗的場景、華麗的詞藻、華麗的曲調,編織出這場,華麗的生離死別。

 

帝女花之香夭

詩白:

長平:倚殿陰森奇樹雙,

世顯:明珠萬顆映花黃,

長平:如此斷腸花燭夜,

世顯:不需侍女伴身旁。

長平:

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

帝女花帶淚上香,願喪生回謝爹娘。

偷偷看、偷偷望,佢帶淚帶淚暗悲傷。

我半帶驚惶,怕駙馬惜鸞鳳配,

不甘殉愛伴我臨泉壤。

世顯:

寸心盼望能同合葬,鴛鴦侶相偎傍,

泉台上再設新房,地府陰司裡再覓那平陽門巷。

長平:

唉,惜花者甘殉葬,花燭夜難為駙馬飲砒霜。

世顯:

江山悲災劫,感先帝恩千丈,與妻雙雙叩問帝安。

長平:

唉,盼得花燭共諧白髮,誰個願看花燭翻血浪。

唉,我誤君累你同埋孽網,好應盡禮揖花燭深深拜。

再合巹交杯墓穴作新房,待千秋歌讚註駙馬在靈牌上。

世顯:將柳蔭當做芙蓉帳,明朝駙馬看新娘,夜半挑燈有心作窺妝。

長平:地老天荒情鳳永配癡凰,願與夫婿共拜相交杯舉案。

世顯:遞過金杯慢咽輕嘗,將砒霜帶淚放落葡萄上。

長平:合歡與君醉夢鄉。

世顯:碰杯共到夜台上。

長平:唉,百花冠替代殮妝,

世顯:駙馬枷墳墓收藏,

長平:相擁抱,

世顯:相偎傍,

合:雙枝有樹透露帝女香。

世顯:帝女花!

長平:常伴有心郎!

合:夫妻死去樹也同模樣。

 

Judy 2011-12-26 00:58:46

您說的那張黑膠唱片我有印象~~~但是我手上的不是上揚,而是二十多年前在公館兄弟唱片買的,類似試聽片。裡面主要是顧嘉煇作曲的港劇主題曲~~~職是之故我也曾將帝女花誤為港劇主題曲。九十年代初我請朋友幫我在香港買了娛樂唱片出的帝女花,紫釵記兩片CD,自此愛不釋手。要說港人傳唱最廣的,除了帝女花的香夭一段,還有鳳閣恩仇未了情(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

版主回應
其實我對粵劇一竅不通,不過可以去找找你講的這個段子來聽聽。 2012-10-22 23:4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