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0-05-27 10:18:50aggartpra

80後集體懷舊:面對殘酷現實的一種自我解救

80後集體懷舊:對兒時的相思病

“懷舊”英文的對應詞是nostalgia。從西文詞源角度考察,nostalgia源於希臘語的nostos和algianostos,是“返回傢園”之意。algia即痛苦的狀態,連起來便是指渴望回傢之痛苦;後發展為病理學用語,又指“思鄉病”,及至近代,“懷舊”的含義已逐漸遠離醫學等應用范疇,指向個人的意識和社會文化趨勢。

一般認為隻有那些歷盡滄桑的老年人才懷舊,但在中國,懷舊並非老年人的專利,剛剛步入而立之年的80後們已在網絡上進行瞭轟轟烈烈的懷舊。

曠日持久的懷舊浪潮

對於80後來說,他們也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懷舊。而在80後在網上的懷舊浪潮則可以追溯到2006年,兩個分別叫做“李雷”和“韓梅梅”的虛擬人物打開瞭80後的記憶閘門。

李雷和韓梅梅是人教版初中英語課本裡的兩個人物。在書中,他們是兩個初中生,李雷留著寸頭,喜歡傻笑;韓梅梅留著短發,穿短裙,溫柔善良。

2006年,網友們開始不斷“考證”出他倆的愛情故事,最初的起源是天涯上一篇名叫《八一八中學英語課本中為蝦米有一個奇怪的名字--HanMeimei》的帖子,後來又有風靡論壇的《LiLei,HanMeimei,和JimGreen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2008年《南方周末》以《李雷都這麼牛×瞭,韓梅梅卻不喜歡他》為題做瞭專題報道,提出“80後集體回憶”的概念。2009年,一首《李雷和韓梅梅》的網絡歌曲也打動瞭不少80後。2010年,《李雷和韓梅梅》被搬上瞭話劇舞臺。

2007年底,一名叫張樟的網友制作系列視頻《80後終極回憶錄》上傳至網上。2008年初,在中國網絡刮起瞭一股80後集體懷舊的風潮。

在許多網上論壇,“80後”網友也紛紛發帖,懷念兒時的點點滴滴。網友“直通車434”在論壇發帖,號召大傢秀出“80後”在上世紀90年代唱過的歌。網友及時跟帖,收集瞭近百首當時紅遍大江南北、現在卻非常“老土”的少兒歌曲和流行歌曲。

一位四川“80後”網友轉帖,羅列出40件“80後”兒時的趣事:拿一個塑料袋拴一塊石頭丟到天上去成為“降落傘”,現在看來似乎太憨;校門口賣的絞絞糖,以為真的會越絞越多的趣事讓大傢偷著樂;沒有手機的童年,在課堂傳紙條讓大傢感慨不已。

2009年,一個名為《80後成長紀念冊》的帖子在天涯論壇走紅,其回復量超過兩萬。作者白小帆本來隻打算寫寫兒時的電影記憶,沒想到回憶剎不住閘--那時的零食、流行歌曲、動畫片、聯歡會、語文課文,全在記憶裡顯影瞭。

在網友的諸多反饋裡,白小帆聽到最多的幾個字就是:“我也是!”她在這裡找到瞭組織。

2010年,第一批80後步入瞭“而立之年”,這一年是80後的成長之年,更是懷舊之年。這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小虎隊三人的再次合體演唱拉開瞭今年懷舊主題的大幕。2010年10月28日,優酷網“11度青春系列電影”的壓軸作《老男孩》上線。該短片僅上傳5天就有300萬的點擊率。“青春”、“夢想”引發80們懷舊情緒集體爆發,“淚流滿面”成為使用頻率最高的觀影感受。

2011年,一部《藍精靈》又一次勾起瞭人們的懷舊神經。

直至今年,李雷和韓梅梅又傳來信的消息。在新的教材裡,當年的HanMeimei變成瞭Ms.han(韓太太)。而她嫁的是一個新人物,名叫HanGang(韓剛)。書本中的“她”造型很時髦,在廚房中忙前忙後,照顧兩個孩子用餐。而我們熟悉的LiLei,成為瞭一名戴著眼鏡的教師。

就在“韓李”風潮流行的同時,一張“國民床單”一夜爆紅。隨著而來的是各式各樣的“國民物件”--搪瓷缸、縫紉機、二八自行車、國民臉盆……懷舊浪潮似乎沒有停歇的意思。

令人沉醉的兒時記憶

28歲的李想,發現自己的言行和年齡的距離越來越遠。她也想不明白,自己的方向,迷失在哪裡?

“現在,90後,00後的孩子們都比我們牛,對各種層出不窮的網遊如數傢珍,我卻還鐘情於《超級瑪麗》、《魂鬥羅》、《仙劍奇俠傳》;當麥霸們哼唱著王若琳、方大同、蘇打綠的時候,我們卻還陶醉在《冰雨》、《海闊天空》中。80後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喜歡懷舊,起碼我就是。”畢業於浙江工商大學的李想,一跨出校門,就被就業的現實追著跑,整整跑瞭一年,才找到一份不甚理想的工作,四年幹下來,給她的感覺,就是累。

現在,李想對什麼新鮮的事物都不那麼感興趣,就喜歡懷舊,沉醉在那種情緒中。

聽音樂喜歡那些老歌,看電影也喜歡看那些老電影,每次電視臺放那些90年代的香港片我都一定要看,不管看瞭多少遍,還是愛不釋手。“也許在電影的畫面和熟悉的旋律中,追尋著自己青春的影子吧!”

我雖然不老,但也開始懷舊,為什麼呢?因為現在有加班、有指標,現實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於是開始偷偷懷念起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那時,有爸爸媽媽的贊美和鼓勵,現在他們催我早點嫁人。那時,我做完作業後可以香香地睡個大覺,現在我入睡前還要想想我這個月的銷售指標;那時,看到的是和藹可親的老師,現在面對的是想把你“榨幹”的老板……

“處於任何年齡的人,回憶起童年都會覺得幸福,這是一種普遍的現象;那時候沒有壓力、沒有憂鬱。不過80後的懷舊有些不同。”北京大學心理系教授沈政認為,80後能讓人“淚奔”的懷舊,與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時代特點有關。

80後正好趕上瞭最近二三十年中國社會發生的巨變。隨著市場經濟、社會的發展,競爭變得日益激烈,就業、貧富、工作等方面的差別表現得很明顯。這時,80後剛好邁入社會、獨立生活,感受到瞭個體在社會中的差別、個體發展的好與壞之間較大的差異。未來會怎麼樣,很多80後對此充滿瞭迷茫,感到沒有指望。聯想到自己童年的幸福,又看到他人展示出來的好的一面,就會產生一種悲觀的心理與落差。於是,懷舊自然成瞭一種對現實的安撫。

不是80後太老 是社會發展太快

可正朝氣蓬勃的80後,其人生經歷不過二三十年,怎麼也開始懷念起“美好的舊時光”?

一位網友的感慨或許可以解開答案。他說,看到網絡上收集起來的童年記憶,“不過二十幾年時間,這些東西就如同古董一樣漸漸淡出瞭人們的視線”。

的確,“80後”生於改革開放伊始階段,長在社會變革的上世紀90年代,就業於新世紀。中國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轉軌過程伴隨著他們成長,互聯網徹底顛覆瞭他們以往的生活。新與舊的交替、紅與黑的對撞,傳統與新銳並存、虛擬與現實相消長。四川省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的胡光偉表示,改革開放30年,中國社會變化有目共睹,“80後”經歷的變化太多太快,所以才會覺得自己才十幾、二十幾歲就“老”瞭。

懷舊是解壓閥

進入21世紀,大學不斷擴招,原來的精英教育現在也已變成大眾的普及教育。這就使得身為大學生甚至研究生的80後們沒有瞭任何優越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每年都有大幅增長的數字,但也有驚人的大學生未就業人數以及房價的飆升。

廣州日報聯合大洋網,以及現代國際市場研究有限公司推出“80後”生存狀態調查結果顯示,在回答“你覺得‘80後’面對的壓力大嗎”的問題時,52.6%的受訪者認為“很大,超過‘70後’、‘90後’”;僅1.7%的受訪者認為“壓力很小,我們是幸福的一代”。

值得指出的時,在廣州日報等機構的調查中,38.2%的“80後”每個月都會給父母補貼傢用。其實,社會養老問題將會像一個幽靈一樣深深纏著伴隨著“計劃生育”政策出生的“獨生子女”一代。他們,上要贍養“四老”,下要撫養“一小”。其間壓力不言而喻。

所有這些都反映瞭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裡社會的變革以及80後們所面臨的生存環境的巨大壓力,正是這些壓力過早地吞噬瞭年輕的80後們的青春。如今的房奴、孩奴、裸婚等社會現象新名詞折射出80後們的生存困境。

因此,有人認為,對童年的懷舊是80後面對殘酷現實的一種自我解救。

懷舊中尋求認同

2009年,一個名為《80後成長紀念冊》的帖子在天涯論壇走紅,至今已翻瞭220頁,回復量超過兩萬。作者白小帆本來隻打算寫寫兒時的電影記憶,沒想到回憶剎不住閘--那時的零食、流行歌曲、動畫片、聯歡會、語文課文,全在記憶裡顯影瞭。

在網友的諸多反饋裡,白小帆聽到最多的幾個字就是:“我也是!”她在這裡找到瞭組織。

有個網友說瞭句讓她“熱淚盈眶”的話:“一直以為我的成長經歷是獨一無二的。現在才知道,原來當年,在不同的地方有成千上萬的小孩子和我做著同一樣的事情。”

出生於1980年之後的城市孩子大多是獨生子女,父母也多是雙職工。在這些人的童年記憶中,自己脖子上掛著傢門鑰匙,有曾經一起瘋玩的“發小兒”--但這些兒時的夥伴,大多已經消失在快速城市化的幾次搬傢中。

“我們這代人的童年其實挺寂寞的,生活裡的很多細節沒有人分享。”白小帆說,“小時候的很多傻事都是自己做,自己偷著樂。所以多年以後,當發現原來大傢都一樣時,就特別激動。小時候最討厭和別人一樣瞭,現在又覺得有人和自己共享同樣的記憶,特別幸福。”

移民公司 投資移民 技術移民 移民顧問 歐洲移民 加拿大移民 澳洲移民 馬來西亞移民 台灣移民 新加坡移民 德國移民 荷蘭移民 波蘭移民 希臘移民 愛爾蘭移民 香港移民 紐西蘭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