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7 10:28:55阿渡

札幌雪之行

幾個月前已確定好一月去札幌的日期,對於雪的概念只有「北海道冬天會下雪」。四年前在去合掌村路上的休息站淋過約一分鐘的小小雪(現在想起來,那甚至不到雪花的程度),大概認為下雪就是這樣吧,也因為這樣的無知,這趟賞雪之旅反而一路都是驚喜。

關於裝備,幾乎是帶去的NET夏季特價時買的250元毛外套就足夠,衣褲都是薄長袖,甚至連毛衣都沒穿到。重要的是防滑防水的鞋。這趟路上累積看到六十七次滑一下(包括我們自己)與三次滑倒(同一區不同人摔兩次)。我們沒有滑倒,但幾天下來小腿都有些痠,比平常用力在穩定重心的關係。

道路覆蓋的雪,像焙茶冰棒融化中那種一看就很光滑的部份當然要最小心,積雪厚一點的像雪白刨冰路段走起來最開心,會有雙腿像湯匙一樣在刨冰裡挖啊挖的沙沙快感。防水鞋因此必須,否則那段走完鞋襪大概都會濕透。

再來就是手套(手指部份最好有觸控手機材質,可以不用在雪地裡穿穿脫脫)、圍巾與毛帽,甚至也不用特別厚重,當然每個人的體感不同,我個人的體質是露出的皮膚都有保暖覆蓋住就好。

第一天晚上抵達札幌市區,天空雪花淡淡飄落,我甚至只穿了短袖上衣加外套就可以在外行動。反而隔天上午大晴天,氣溫負六點六度(我們這次遇到最冷的時刻),在走向北海道神宮的公園裡,身體不覺得冷,但感覺到什麼時已經是凍僵的手與耳朵,驚得我還以為耳朵要凍傷了,當下才趕緊把手套、毛帽戴上,舒緩了不適。

保濕(身體擦乳液)也很重要,是保護皮膚的概念,前幾天雙腿還起了乾燥型濕疹,幸好當晚洗澡後抹上厚厚的乳液,睡一覺就好了。甚至臉因沒有保濕,我第二天的照片幾乎是五官扁平化的狀態。

* * *

食記部份。

第一天,我們選擇搭巴士從新千歲機場進入札幌市區(車程大約一小時)。一月的札幌天暗的早,大概四點就準備進入黃昏。第一間飯店在狸小路旁邊,觀光機能非常便利,我們當晚就去吃了Suage +的湯咖哩。因為天冷,旅伴幾乎每天都想吃拉麵。這趟總計去吃了《獅子王》的濃稠系奶油拉麵與在美園站的《麵屋彩未》薑薑系味噌拉麵,都非常好吃,讓人想再訪。

而在貍小路時也臨時起意吃了連鎖的山崗家的拉麵,對其浮了一層厚厚油脂的湯印象深刻,大概不會再次挑戰。

在北海道大啖海鮮是很多人來此的目的,我們對海鮮反而沒有特別熱情與追求,僅是第二天在白色戀人公園附近吃迴轉壽司,有吃到茂君推薦的當季好吃的寒鰤(青甘)握壽司與螃蟹味噌湯。然後在洞爺湖的飯店Buffet裡也吃了一些在地海鮮(我也順便嚐試了鹿肉,覺得它像是在牛肉與羊肉中間的感覺)。

在小樽的三角市場裡,以觀光的心情吃了烤蝦、烤貝殼、鮭魚親子丼、蟹腳海膽丼,已覺滿足。也再次確定我沒有剝螃蟹的能力,非常抱歉。

在澎湖吃過的現剖海膽有豪邁的海味與鮮甜,那是記憶裡吃過最好吃的一次,是當地漁民疼我們幾個打工換宿的人,特別抓來給我們吃的。去年四月在大阪木津批發市場也有吃海膽壽司,很肥美但有很重的腥味,而札幌的海膽便在這兩者之間,味道顯得較風雅,沒有腥味。

最後一晚本來想去吃「成吉思汗烤羊肉」,因為候位要四小時而作罷,便轉往貍小路裡平價的一人燒肉套餐店,也是吃得很開心。

旅行常是以咖啡店為目標的我,這次連這個也沒做功課,網路稍微查一下,就只對市區裡的Poool Espresso&Work有興趣,其咖啡跟空間也真的有符合期待,喜歡。再來就是在札幌車站下發現了《猿田彥》,幾天內竟三刷,連離開前的早晨都去喝了一杯才走。

反而是牛奶莫名成為這次賞味目標。本來就滿喜歡喝日本的牛奶,每天不自覺都會喝一下,在其他地區都喝明治,這次先是在只有北海道才有的Seicomart便利商店看見它們推出的北海道牛乳,一喝便好喜歡,後來在別家超市看到架上最後一罐的「小林牧場物語」,喝了更驚豔,竟可以在喉間留下市售牛奶糖的那種香甜感!大家如果有機會,請一定也要喝看看。

* * *

這次旅行唯一明確的行程其實只有第三天從市區出發的洞爺湖溫泉飯店之行。旅伴訂了一泊二食含來回接送的《乃之風溫泉酒店》,兩晚兩人約八千五百元臺幣,除了省去搭JR來回的車資,還包括露天溫泉跟面湖景套房,算是非常划算。唯一可惜的是配合飯店接駁車的時間,我們實際在洞爺的時間很短,匆促的不夠去無聊與發呆。但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住一泊二食的溫泉大飯店,偶爾當一下貴婦的感覺也不賴。隔天搭巴士離開時,工作人員還會列隊在門口揮手送客,一路送到馬路上,彷彿大家都是她們捨不得分開的老朋友那般。

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面湖面饅頭島,我們黃昏一抵達就先去泡了一次再吃晚餐,當時天色已暗,唯有島後還有一些餘光(像魔戒裡末日火山的感覺),煙霧環繞,忽而又被風吹散一方,彷彿夢幻泡影。那夜睡前,我們又去了一次,可見星光,但已是刺骨冷風大作,沒法泡在泉池裡的耳朵一下就凍僵了,實在無法久待,只能轉移室內溫泉。

查了隔天的日出時間,清晨七點前進行三訪,天色漸亮的一片靛藍中,人與島與雲與湖水還有烏鴉,各自平靜,想把那寧靜平安的感受刻印心底以供未來冥想用。

從洞爺回到札幌市區,竟才是那天一日行程的開始。吃過午餐拉麵,我們搭了電車到中島公園,要去看《初戀》裡面男女主角有去的天文館。而黃昏一過,我們已在排隊搭纜車上岩藻山,要去看夜景。其實到札幌的第二天晚上我們已經有上去過電視塔的觀景臺了,但岩藻山山頂視野遼闊,景色更豐富,有萬家燈火,也有向山的一面。

第五天我們去了小樽。不太能想像其他季節的小樽會是什麼模樣,但我喜歡冬天的它,一座被雪覆蓋的城鎮。雪大時,我們去了滿是昭和風情的美蝦喫茶店、運河博物館(裡面有LGBT友善廁所,遊客中心也能看到LGBT友善貼紙,小樽因此很加分)與客美多咖啡裡躲雪,最後在遊客中心買了傘(其實有免費傘可借用,但被借完了)就大步往運河前進。

第六天本來計劃去支笏湖,但我們已不想早起出門趕車,便攤開旅館樓下拿的旅遊導覽,選了要去羊之丘。因為是星期日,我們買了有假日優惠的地鐵一日券,打算搭一個過癮。回程去了住宅區的美園站吃有名的《麵屋彩未》,幸運的沒有排隊候位,旁邊停車場指揮交通的大叔還教我們怎麼用日文跟店員說我們兩位。順著地鐵線路也去了豐平公園與神社,沒有目標,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一天。

七天的時間,走過積雪的街道,大雪小雪都淋了幾場,才實際領悟到什麼是「雪花綻放的溫柔」。當然也有遇到暴雪的時刻,當下也會焦慮、心慌,因為不知道雪會下到什麼程度,會不會影響接下來的行程什麼的。然而只要看看周圍的在地人,大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神情,只當日常。

在札幌那幾天都是上午晴朗,下午或傍晚才下雪(如果完全沒下雪也會教人感到失望,畢竟身為遊客的我們就是想來淋雪淋得過癮的。但為此要鏟除家門口積雪的居民的心情,我們就無法體會了。),本來最擔心影響回程班機的暴雪鋒面在我們離開後隔天才來,導致班機延誤七個小時,辛苦遇上的旅客了。

感謝這一切,最感謝的是旅伴,本次行程都由他安排,我就是努力當個好旅伴不要搗蛋就可以。結果好像沒有太成功,最後一天還在吃東西時將油漬噴到他的新衣服上,真是讓人傻眼又無奈。

因此旅途中也常勾起質問自己的情緒,時不時逼問自己,真的可以這樣嗎?你值得無條件的接受這些美好嗎?這才是我嗎?這是我嗎?

可能在專注的自我懷疑裡,也忽略了自己自然而然的付出與打從心裡對彼此的感謝之意。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午后三點左右在中島公園裡隨性散步的我們是這趟旅程中發光的琥珀時刻。我們只是被斜照而顯溫柔的日光與豐厚的冰雪安靜包圍,還有路人的善意。

看到拿著單眼相機在拍雪人的先生,讓我靈光一閃,心想愛攝影的人技術不會太差,便難得主動請路人幫我們合照。

沒想到他不但幫我們跟雪人合照,還像發現什麼似的,紳士的引導我們向另一面有光,以豐平館為背景的方向拍下了另一組美麗的合照。按快門前他等待了一會,像個長輩般親切的跟我們說,Keep Smiling!

上一篇:西貢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