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叫做超好吃牛肉麵 贊助
2021-04-16 00:09:46Serena

哲理

輸比賽忍到回家之後才狠狠地哭了一天半,還好是一個人住,想怎麼哭就怎麼哭。

今天晚上在靜坐的口令裡,那一幕幕讓我懊悔的畫面又浮現眼前,熱淚差點又泛上來,沒把握住的論點比沒抓住的愛情更令我心痛。

上禮拜為了準備比賽,翹了一堂打鼓一堂跳舞,還翹了一個seminar,陽台的盆栽也沒在澆,連開水都不想花時間煮,口渴還要記得在捷運站裝水回家喝,即使拋棄自尊也想要賭一個機會。

這禮拜回歸正常生活,上了睽違兩週的爵士鼓,一直懷疑自己為什麼要找帥哥老師,每次老師在講話我的腦袋就會不停跳出來イケメン這個單字,形成干擾。

今天又延續我很無感的swing,右手ride必須保持在二四拍打出三連音的一三拍,然後左手的拍子要在小鼓打出固定每一拍的後二三拍,老師說右手先打自己的,然後加入左手,不要被右手干擾,後來兩手會變得和諧,然後依舊繼續保持平行的兩個系統。

感覺有種關於身體的理智的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