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5 19:07:56冽玄

【鬼滅炭禰】想

  ※鬼滅之刃同人創作。

  ※炭治郎與禰豆子,不要懷疑,這邊是真骨科。

 

  溫暖的陽光透紙而來。

  少女如刃鋒利的眼眸,映落日光盛滿清澈的粉色。

  她曾有一雙漂亮的眼,凝視背著竹簍下山的少年,在夕暮之時,捎回一小袋討弟妹開心的糖點玩具;也曾在大夥兒爬不起身的深冬,握住少年滿是凍瘡手心,小心翼翼把不捨藏在笑彎的眼角,對他說著「路上小心」,她會一直望著少年的背影,直至冰冷的飛雪凍住了淚滴。

  奇怪的是,在失去一切的那個夜晚,她一滴淚都沒有流,反而在那些早已模糊不清的平淡生活裡,為少年背負生計的辛勞身影,越發學會堅強學會柔軟。

  儘管那樣的心情,是微小的、只要一不注意便能拋開的痛楚,卻能夠在一瞬間刺入心間深處,渾身的血液都要為之熱燙,彷彿有無限的勇氣,能與他一同面對--她曾是那樣熱愛著「人」的生活。

  如今竟成了「鬼」。

  少女靜靜地看著紙門細小的間隙,一縷一縷滑過面頰的白光,眸光有了些許渙散。

  已經有好幾日沒有見到那個人,她成為了眾人關注的對象,而他開始了新一輪修行。

  她埋頭拉著被子曲起身,秀致的眉宇有著稚氣的苦惱之色,卻在頃刻間為熟悉的氣息所動搖。

  「禰豆子?醒了?」少年的臉還帶著傷,雖已貼了藥布,但眸中溫情難掩這段時日的疲憊,少女立時爬出了被窩,柔嫩白皙的掌心,有著長而尖利的指甲,她總是耐心而溫柔地去觸碰他,分明這樣的觸碰在成為鬼後應已忘卻,可她忘了一切也忘不掉近在眼前的人與聲音。

  有時她辨不清方向,有時她飢餓如獸,更多時候她都在感受面前人的心跳與體溫。

  隔著箱板,隔著骨血,少女不知多少回,以穿透絕望、飢渴,甚至殺意的思念,守護少年脆弱又強大的身軀。

  她好想他。

  可是現在的她說不出那麼複雜的話。

  「哥哥……」

  「對不起,又讓妳擔心了,我沒事的。」炭治郎覆上那雪白而冰涼的手背,安心地闔上眼,臉龐的溫熱藉著相觸的肌膚,沒有煨暖禰豆子的掌指,卻似泉水般盈滿心間。

  少女顫著指尖,用盡全力壓抑來自心底的悸動,湊近雙脣想對少年覆蓋貼布的傷處予以慰藉,然對周遭「氣味」敏銳異常的炭治郎,感知到禰豆子帶有甜意的溫柔,睜眼想問,便親口嘗到了那前所未有的甜蜜。

  他瞠眸與禰豆子對視,她的呼吸比起體溫來得灼熱,她肌膚雪白暈散著月華似的光。

  或許吃驚,或許錯愕,可炭治郎竟被這突如其來的吻,生生逼出了淚。

  他好想她。

  在她拚盡最後力氣,頂著逐漸升起的太陽,也要助他斬鬼時,他的心破開了一個大洞,眼淚不停地流,卻再也感覺不到悲傷。

  甚至在被她拋出的那一刻,就已是他們此生此世此刻的訣別。

  本該如此,也不該如此--禰豆子在朝曦之下,藍天之中,重複著他一遍又一遍的「太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

  炭治郎在心底歎息,將少女的軟脣吻過一次又一次,那雙纖細的臂膀把他的肩背攬得緊緊的,他帶著笑意同樣將之環抱入懷,他們不識情欲,只有依戀、依戀,和那純粹得難以平息的欲求。

  炭治郎輕吻恰如細雨和風,在少女發紅的耳廓邊低聲要她閉上眼,而後他會再度吻過那粉潤的雙脣,在她不住喘息的當口,吮吻那熱燙的紅舌;在少女眨著霧色瀰漫的濕潤眼眸時,輕聲呼喚她的名字。

  禰豆子幾乎受不住少年如此撩撥,在躺倒被榻之際,紅著臉攀緊少年的脖頸,不甘示弱地在他脣上淺淺咬了一口,把炭治郎逗得笑意不止。

  「禰豆子,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少年溫熱的掌指梳開她鬢邊微亂的長髮,深切而細微的疼惜,似已驅散未知的不安,少女暈紅著面容,神情卻格外堅定。

  她知道他們會一直在一起。

 

  –

  哇……我又好久沒發文了,最近因為疫情感覺生活都很散漫,好希望振作起來啊啊啊!

  也希望大家身體健康,不要忘了盡量避免不必要外出,以及保持社交距離。

  接下來希望有望更新童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