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漲幅 贊助
2022-01-21 16:23:27♀↖阿﹌馮↗♂

我討厭我自己

我坐在二樓的樓梯口靜靜地聽著,妳跟姐姐埋怨著我,口吻中滿是極盡的厭惡,言談中多是誇大不實的內容和口氣,那是數落,那是妳和姐姐之間的小秘密,都是關於我的不是,從憤怒的雙手無法控制地顫抖,到起身離開時的一聲無奈長嘆。

我好想說:媽,妳知道嗎,因為妳,我也討厭我自己

又是這陣子以來的第幾次,一個控制不住脾氣脫口而出的話,本著內心衡量的價值去衝撞,徒勞變成父母口中指責的「不孝」,明知道下場會是如此,卻又一錯再錯,話衝出口的當下真想狠狠打自己一巴掌。「管不好自己嘴的都是不長腦子的蠢貨!」想起自己訕笑別人駑鈍及冥頑不靈,頤指氣使說著自己多麼能言善道的畫面,這真是極具威力的一巴掌,一夜的輾轉反側、左思右想,問自己有沒有看開、有沒有想通,而我只希望那巴掌用力地打醒我。

每次玩心理測驗,只要有關排序,潛意識測驗的比例配重永遠都是家庭或家人排在第一序位,我想這並不意味我是個「百善孝為先」的好孩子,相反地可悲的是,我是一個被家庭緊緊勒住的人。妳總據理力爭的說:「我不會管妳、也不會限制妳想幹嘛,所以妳不要管我!」如果真的可以不管,那妳可不可以不要再告訴我,家人是一輩子最親、最不可割捨的人,一遍遍、一次次、口口聲聲家人長、家人短,像是唐三藏的咒語,而我只是還未開化的石猴,受盡折磨。每每反思,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父母的那個樣子,不齒父親的習慣性情緒勒索、亂發脾氣、板著一張臉,可我竟然多數時間不自覺上演了這些生活日常;討厭母親的歇斯底里、誇大不實、雙重束縛,但我在很多片刻早已駕輕就熟這些手段。我以為只要多讀幾本有關情商的書、多寫一些筆記提醒自己要做到情商書中千交代萬囑咐的事,我就會不一樣了,實際操作下來,還真有些畫虎不成反類犬,看完書的當下,我自命清高,時刻將重點掛在嘴邊,還真以為自己從此開拓全新的人生道路般那樣豁達,指責別人的不是時格外鏗鏘有力、批評別人的優缺點更是毫不客氣,可當自己在衝突面前毫無防備時,最真實的反應還是一絲不掛,書中的提點還是不成氣候,除了懊惱還是懊惱。

面對被誤解,我想詢問大家,會選擇澄清,還是就沉默不語懶得再多做解釋?

我本來以為我會非常勇氣可嘉的去解開誤會,好幾千萬次我都好想衝下去,好好的解釋自己根本不是母親說的那個意思,每次都只差一點點,手都握在門把上了,在猶豫是否轉動推開門的那刻,我退縮了,一個念頭飄出「如果她懂,就不會誤會了;如果她願意聽,就不會選擇沉默了。」所以說再多最後也都會只是我一個人的錯。

當初外公過世時,妳在我耳邊叨念著幾千萬個早知道,早知道珍惜與家人相處才不會這個不捨,此刻妳漠然看待妳母親沒有一頓晚餐,我的反問,妳稱其為頂撞,我只希望妳知道此刻妳的堅決要撐到失去的那一刻都不准反悔,這是情緒勒索,也是妳教我的,那是妳對我灌輸了25年的家人論;看著外婆的腳掌被截肢,是長期失控的血糖所致,說了多少遍的可以吃零食但絕對不要吃多,水要多喝,像耳邊風的存在,最後才苦惱說腳的水腫和身體的不適感急速加劇,說太多變成我太兇了,沒禮貌,好,那到最壞的情況時都不要有一句怨言;告訴妳說你們家族有遺傳,妳那敏感脆弱的神經,一觸即發,說我用羞辱的方式批評的妳們家人,但我從頭到尾只針對妳們家那懦弱不敢正視問題的個性做討論,根本沒有一個字提及妳家近親結婚,更沒有說基因遺傳的問題;提醒妳不要吃太多精緻澱粉,被妳和姊姊說成我「控制」妳,天大的冤枉,早知道就放生了,管妳要吃多少,還不是因為妳那一再重複像壞掉的收音機朗誦的家人論,才讓我又雞婆的說嘴。

究竟是自信還是自卑?提及別人的時候總是這麼高高在上,談起自己時為何總是無地自容。討厭把自己的缺點美化,很多時候姐姐發著光說著自己的豐功偉業時,我一邊冷嘲熱諷,一邊卻是感嘆自己的毫不起眼,那是她專屬排行老二的光芒,很討厭這樣的她,也討厭這樣討厭她的我,那是自卑。妳總說家中最小的最幸福,但我覺得好累,我不全然乖巧,你們也不全然的寵愛,我從小就被訓練不能嬌貴、不能軟弱、不能認輸,於是我變成兄弟姊妹中最強悍的那個,因為我可以,所以我去做,我自己也習慣把自己這樣框架,可是後來我都會想說其他手足不用去做,那就是父母的一種偏愛,逐漸失落感把我吞噬,我否定自己的努力的價值,因為沒有人認同,我可憐到連自己都無法認同。

因為被灌輸看不慣是我的錯,而非別人的問題,我越來越討厭自己,那樣的被比較,我更痛恨身邊的每一個人,而媽媽從小到大說的家人論,矛盾拉扯之中,我好痛苦,但經過這次的衝突,我消化的速度更快了,但發現傷心情緒的擺動幅度更大,因為更清楚知道自己犯錯的地方在哪裡,檢討自己的錯誤很痛苦,但我願意花更多心思去釐清。承認我的父親偏袒兄長、承認我的母親偏愛我的姊妹,真的,很難受,看著父親就算再怎麼氣哥哥,見到面都會因為哥哥孕育了下一代而忍著怒氣,露出我這輩子從沒見過的慈祥笑容;母親就算姐姐再怎麼懶惰,不管重複幾次同樣的錯誤都不會因此惹怒她,還是喜孜孜地幫她洗衣服,姊姊送的東西因為價錢才是東西,而我送的都因為便宜而不足她記掛在心裡,承認自己被忽視其實很煎熬,也很無奈,不捨給了自己,習慣幫別人找到下台階的理由,體諒別人千百萬個苦楚,自己卻用最嚴厲的眼光看待,誰懂我嚴以待人的同時也嚴以律己,我比誰都對自己更嚴苛。

妳和姊姊的小秘密是有關我的不堪,因為妳極度厭惡的口氣,我也覺得這個自己好討厭,就好像是不管站在哪個位置,不管多努力,不被喜歡就會被註定好結局那樣令人感到無力,無力感壓迫著我,無所適從,有沒有一個人可以拉住不斷向下陷的我,告訴我,我還值得被心疼。

上一篇:氣餒

下一篇:開漳聖王。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