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7-24 00:37:12♀↖阿﹌馮↗♂

兒時-繼趣【一】

我好像從沒有認真的分享過,我為什麼喜歡夏天,而這個問題我用了很多空白的時間思考。

夏天,我總會自然而然地直接聯想到為期兩個月的暑假,就像是夏天等於暑假的感覺。
家裡是很忙卻錢很少的雙薪家庭,父母都是領死薪水的工人,早出晚歸為了一家五口的生計,每天睜開眼就是務實的上班,從不敢有怠惰的念頭,放假要求父母帶小孩出門旅遊根本是天方夜譚,一週五天早已疲憊不堪,到了假日只想好好的睡一整天,小時候或多或少可以知道父母辛苦,但是心裡還是會有小小期待可以出去玩的一天,可願望從沒有實現過,長大後自己開始工作了,對於那時父母口中說的辛苦,從單純的知道變成可以切身的體會到了。即便心願沒實現過,我從沒抱怨過,或是有任何一絲難過,不是因為我乖巧還是懂事,而是因為我有一個比家還要溫暖、還要像避風港的外公外婆家,那裡離家不遠,但對沒有交通工具也沒有駕馭能力的我來說,距離已經足夠像是同學分享回到南部的情景一樣遙遠。
外公外婆之於我,就像是真正的父母,不是單純物質生活的給予,更多的是他們給了我人生中曾經最缺乏的安全感以及專屬給我的關懷。不得不承認,父母的忙,使得他們在我童年的記憶裡是一片空白的存在,相較之下,外公在我童年揮灑留下的色彩至今都還在腦海裡閃閃發光。
外公務農,耕種不滿兩甲的水稻田,跟花東縱谷及嘉南平原的耕種面積相比根本望塵莫及,但若是你知道他是一個人獨自耕種這不滿兩甲的水稻田,或許還是會對他刮目相看吧!印象中,要找到外公很簡單,因為他只會出現在三個地方,田裡、菜園和廟裡;水稻收割前,外公幾乎時時刻刻在黃金色的稻田間穿梭,他矮小的身影幾乎快被淹沒在那一片一片搖曳的金色浪上,每次喚他吃飯,都會覺得外公走進一幅畫裡;自給自足習慣了的他,擁有一片菜園天地,老一輩不信星座的他,有著百分之百處女座的極度嚴格,特別是線條的講究程度,他可以在菜園裡跟一條溝渠槓上一整個下午,越是要他回家,他會越拗;祈求風調雨順,讓收成能有好一點的成績,不為別的,只求收成能讓明年還有繼續種下去的成本可以花用,每個廟慶外公從不缺席,他不貪心,只求溫飽,他的心願,都給了家人,是如此渺小,卻溫暖著我每個無助的時刻。
暑假期間,對於農民來說最大的盛事絕對是收割,那是總動員的概念,不管是辛苦的勞工大舅、朝九晚五的公務員小舅、永遠都像一陣風來去無影縱的阿姨還是每天都忙到消失的我媽,外公一聲令下沒有人能缺席,我稱那情景叫另類的團圓。鮮少人知道,農忙究竟忙什麼,需要前一個月就敲定好割稻機器及師傅,這可千萬不能怠慢,晚了一步,小心發生田間的穀子掉光了卻還是沒人收割的慘況。外公的田在非常小條的羊腸小徑後,就像是一片世外桃源的存在,有著你意想不到的寬廣,但也因為道路太過小條的限制,外公處理稻穀的方式是最土法煉鋼的方式,先將稻穀洩在承載稻穀的工具裡,像是漏斗的概念,再用人力一包一包的下,最後用推車推進家裡的烘穀機中,不要聽這過程貌似簡單,其實不然,下穀需要兩個人力,推車需要兩個人力 進穀還需要兩個人力,每個環節人手都非常吃緊,幾乎沒有喘息的時間,收割那幾天,白天割稻晚上下穀,最後再入穀。我從小時候就被喊著要一起幫忙,而我自己雞婆愛湊熱鬧的個性也是樂在其中,從一開始端點心給割稻師傅吃,到後來可以進穀間幫忙折袋子,進一步我可以跟著外婆一起拉袋子,最後我和姐姐接下外公最終願意放手他堅守了我記憶中始終的位置-入穀,外公從不會因為我是女生就小瞧我,相反地,他總是一再鼓勵自小體弱多病的我多鍛鍊身體、多磨練心智,就這樣因為他的鼓勵,至今我還是習慣在脆弱時,給自己一些信心喊話。其實這些穀大可以直接載去農會提交,不需要自己在家裡費一大番功夫,我長大後才明白,繞這麼一大圈繳穀,只為了要多賺一點點錢,自己烘穀烘的乾燥,農會給的金額也就更高,我忘記是哪個懂事的片刻才知道,外公的每一分錢,有多麼得來不易,我感謝他總會在農忙的時候,買好多好多小時候不能時常吃到的食物和飲料,哪怕現在想來都覺得簡單,但那些曾經滿足了幼時最大的渴望,以及現在終於明白至關重要的是那份心意。
每每聽到颱風的出現,外公的眉頭總是深鎖,當然小屁孩的年紀哪懂颱風帶給外公多大的壓力,我只在乎三合院的颱風夜會不會停電,是否需要點燃蠟燭,大家就可以緊緊依偎在蠟燭周圍……未完待續
颱風的故事篇幅,我留到下一篇繼續分享!

上一篇:新年‧快樂

下一篇:兒時-繼趣【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