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3-14 11:36:24林步竹

邂逅少婦

                           《真正的時間》 

一切,就像按錯鍵打錯電話,莫名其妙,我(二十六歲、河南嵩山少林寺的還俗和尚,大大方方回到台北)某天收了一封信。早九點十分,天寒,我在脖子纏繞好那條紅色混紡的長圍巾,在黑白迷彩棉質襯衫外,裹上厚厚的深灰毛料及膝大衣,衣領灑脫地豎起,著黑色牛仔褲,足蹬老舊的黑色登山鞋,沒穿襪子。然後我搭電梯離開十樓的寬闊寓所,踩著時間慢條斯理走往附近的便利超商,打算買瓶「陳年紹興酒」解饞。回程時我想到了應該打開信箱鑰孔,這是一樓大廳靠牆的整排相同規格的不銹鋼小公寓(信箱),裏面單獨出現了指名道姓的來函;我認真地看,左上角貼了一枚印著西藏獒犬頭部的面值五元新台幣郵票;裏裏外外的文字都用電腦列印(新細明體12號),好似罪犯逃避現實怕被認出筆跡。「毛先生(但我不姓毛啊!):您好!(他或她又繼續寫)真切期盼外星的超人宇宙智慧盡速光臨您我。同時為整個地球人類解開所有生死迷惑,樂不可支──如同您身上成圈成串的鑰匙;因此您既像自己也像他人,不是嗎?!古代《黃檗斷際禪師傳心法要》中云:「唯此一心即是佛,佛與眾生更無別異;但是眾生著相外求,求之轉失,使佛覓佛,將心捉心,窮劫盡形終不能得;不知息念忘慮,佛自現前。此心本自具足,不假修添;遇緣即施,緣息即寂;造惡造善皆是著相;著相造惡,枉受輪回;著相造善,枉受勞苦;將心無心,心卻成有,默契而已。離一切相即是佛。」──悟?其實我老早悟了:中國成語「空空如也」四字,意思是要人置身于以「空」叛「空」的永恆宇宙裏,來啟現實在的「存有」;享受當下每分每秒自信滿滿的有意義的即時行樂(這是任何人該有權選擇的義務)──哪怕是「苦中作樂」!我一邊看信(他或她沒有寫下日期,沒留e-mail、電話、網站,亦無署名)也一邊喝酒,一邊抽煙。寫這封信的人,其實,現難斷定他(她)是否真的「逃避現實」──不露筆跡;因為信封上面詳注了發送地址:台北市民族西路2段……。離我很近;我的寓所座落于3段……!但我不想急匆匆回信(當然我盡可按址寫:甲婦或黃檗禪師親啟。另外,恐怕有人隨意栽贓嫁禍給臺北市民族西路2段……。),並且來函內我根本不姓「毛」。我倒計畫先去探訪對方的基本概況,是住宅?抑或旅館?酒店?……?晨十時左右,我帶著濃香的酒意,很舒心,進入臥房倒頭睡懶覺。夢境裏,呵,我發現自己身在浴室,但白磁牆上長橢圓形的大鏡子卻無故失蹤,那兒竟變幻成了一個居高臨下的大小與鏡相同的窟窿,彷佛是搭乘外星智慧生命研發出的所謂「飛碟」升空,而我可以安全自由地上下漫遊天涯海角,把頭伸出洞口鳥瞰:嶔崎乖立的岩峰、縱深扭曲的山谷、碧藍的湖泊點綴其間,一條條大河蜿蜒曲折地流向海洋,交織成廣闊壯麗的景象,在陽光下閃耀生輝,碧波萬頃的湖濱松木成片林立,綿延不 絕的青秀起起伏伏,翠綠的天然小池一個又一個幽靜地嵌在紅楓森林裏;峰巒皚皚的白雪逐漸融化而後向山谷奔流成急湍,滔滔不絕;傍晚時分,整個遼闊的湖泊只有一人,水氣氤氳,我潛遊其間,仰望嶙峋偉岸的山脈,蒼蒼鬱鬱,覺得自己被汲進了自然山水裏,我是山也是水,是每一樣的存在,野狼、麋鹿、飛鷹、狗熊間或安靜地出沒。但郵票裏的西藏獒犬卻接連狂吠了幾聲,因此我突然被驚醒;心情愉快極了!馬路兩旁的信箱(大小不等的建物)櫛比鱗次,高矮參差不齊,但都醜陋(並非一種醜的美學)毫無美輪美奐的各式特色,像我一雙普通的老舊登山鞋。走著走著,我來到了寄信給我的原址目的地:一樓和它左右隔壁同樣漆鮮藍色的鐵卷門三者都拉下,似乎是早串通好的。沒什麼稀奇,我沒按門鈴,更不想從那門中央有彈性遮蓋的小遞信口往裏窺視;拜訪就此結束;沒有下回;看看電子腕表,已14時24分。15時9分,我駕駛那輛即將報廢的大卡車(是住在花蓮開設農場的一位遠親送的)到達了重慶南路「金石堂」書店附近,走入「金石堂」找書(食譜)時,身旁一位帶著三歲左右男童的少婦恐慌了,不知所措!他無理取鬧大聲哭哭啼啼,扯住母親的裙角,突然,我以演戲的方式,在小男童面前哭得比他還更厲害更傷心,結果,他因驚嚇嘎然止住了哭喊,變得很乖,依偎在媽媽身邊(少婦高興得為我拍拍手),我的演技高超吧!「謝你啦,帥哥,你真是既帥又酷啊。」少婦笑嘻嘻,津津有味地對我說,「請教您尊姓大名?」「喊我筆名『紹白 』就是,『介紹』的『紹』,『白色』的『白』,很無聊不是?但妳整個人非常美啊!」「不。你散發出一種高尚的情調,必定是看透了人生。我很感動。叫我『劉婷婷』,似俗非俗喲!連自己小孩都管不好,並且已離婚,我想我應該告訴你我去年已經離婚,可以嗎?」「嗨!劉小姐,妳說話是那麼輕盈嫵媚,也許妳不自知……為何離婚?!很冒昧,我仍單身,今年二十六歲。」「那我們剛好同齡呢。當然不是!三十啦!但他(我的前夫)投下大筆資金與朋友們合夥挖角經營『成吉思汗』廣告公司卻慘遭失敗。事前他沒找我商量,事後卻無故怪罪牽怒於我──是顆掃把星。真可笑。他縱欲酗酒。養有情婦。歷史碩士學位。莽撞。醉醺醺跑去一家又一家名聲顯赫的算命館排紫微斗數,都說夫妻要不同床、分居、離婚,甚至於棄子最符合命理,能根本改造命運;總之他被酒精牽著鼻子走,萎靡不振,受『半仙』們的心理訛詐,又浪費了不少金錢。完全一派不顧家庭。而住南部高雄的公公婆婆急得逼我們盡速離婚,應允給我們母子五百萬元的贍養費。我很堅定,從頭到尾不哭,只是後悔遇人不淑。」至此我才對婷婷點點頭;然而神情依舊嚴肅。「糟糕的事已成過往煙雲,」劉婷婷建議道:「我們三人能否坐下來喝杯飲料?小威,你謝謝這位叔叔好嗎?」「好!」小威喊道。我蹲下來,哽咽地說:「我似乎是你心中的漫畫人物!小威幾歲了?」「四!……媽咪,我不喝酒。我很乖。叔叔,我會寫1、2、3、4、5、6、7、8、9、10――」「好極了!我們走,」我說,「好啊,進食、睡眠、學習、工作、娛樂、倒楣、英勇、偶然、非意外!」……大卡車發出隆隆刺耳的怪聲,一路咆哮著,車頭上安裝有大塊頭的高音宣傳喇叭,並有防雨塑膠套子可以隨時戴上,五百公尺以外的人們都能加入這場饗宴,當然它也可以調節音量,小威坐中間,正播放音樂──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歡樂頌》。我告訴劉婷婷:「僅僅靈魂的哀愁並無法譜寫出感人肺腑的樂章,必須添上美麗(美的美學抑或醜的美學),這樣便是佛教禪宗所謂「煩惱即菩提」之真諦──樂不可支。」C大哲學系畢業的她咬文嚼字地接腔道:「真正的『時間』不是早上九點二十九分、夜晚十點三十分六秒;不是春夏秋冬;『時間』是被自己所遺忘的心跳與呼吸,並且沉浸於快活的清醒之睡夢中。」「妙極了!是真理!」說完,我又吸一口煙,完全假裝沒什麼環保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