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030 強渡關山

      陳顏紋醒來後身邊是城內的人,大家連忙給陳顏紋替上毛巾與吃的,眾人皆十分感激陳顏紋,一邊稱讚一邊感謝著

 

      ''那個,怎麼了我暈過去了?''

      ''是啊,你暈了過去,我們發現你的時候已經是在一間小房子裡了''

      ''那...山賊呢?''

      ''我們有些人有看到你攔住了他們,是你讓他們離開的,不知道大俠用的是什麼辦法''

      ''我沒有啊,莫非...''

      ''莫非什麼?''

      ''莫非是那個大俠,出手相助''

      ''大俠!!?大俠有來嗎?''

      陳顏紋心想''(怎麼辦,我該和他們說,那個女囚就是大俠嗎?我暈過去,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

      ''(可是如果不這樣說,我還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

      ''是啊,那位女囚其實就是大俠本人''

 

 

      ''本人!!''

      ''真的假的''

      ''哪為什麼女俠要忍辱負重還被打得鼻青臉腫呢?''

      ''因為...,因為...要演戲...好像...又不對...這個...那個''陳顏紋表現緊張,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位大俠,你不用替她說話了,我們都知道她不是,如果真的是,那我們真的無法接受...''

      ''可是...那是誰擊退山賊的啊''陳顏紋疑惑的問道

      ''是你啊,陳大俠,就是你啊''

      ''我?''陳顏紋指這自己十分錯愕

      ''我們有些人都看到你擋在山賊面前了,真的好威風啊''

      ''不不不,不是我啊''

 

      ''陳大俠,你和那位戴面具的大俠一樣,都這麼功成不居''

      ''是啊,真的非常謝謝你,你就不用推託了''

 

      ''喔...呵呵...''陳顏紋一臉尷尬

 

     

      隨後陳顏紋休息好後,在大家的的目送下離開了湖諱城,其過程中大家都對陳顏紋態度十分的好,也給予陳顏紋相當高的評價,為了救冒牌大俠而挺身向縣衙長據理力爭,之後又力退萬名山賊,此等佳話在這座城皆傳了開來,而陳顏紋自己本人,仍然覺得是那位女囚做的,女囚正是那個戴面具的女俠,但是陳顏紋的內心...也夢碎了

 

     ''唉...沒想到戴面具的女俠長這魔醜...''陳顏紋自言自語的走往關山的道路

     ''我還記得小僧說,人醜心不醜謂之善''陳顏紋一臉沮喪

     ''唉...是個大善人啊,不惜哀求別人也要救下城裡的人,大概是自己武功盡失了吧''

     ''不對啊...那最後怎麼力退山賊的?''

     ''啊!對了,是因為功力還沒有恢復,剛好的到了最後,功力才恢復,哼,我真聰明''陳顏紋一臉得意的

 

 

      陳顏紋拿出手上的項鍊抱怨著''怎麼辦...突然好不想送給她喔...,不不不,我也太膚淺了吧'',陳顏紋給了自己一巴掌說道''我怎麼可以因為大俠長的醜就忘記她救我的恩情呢''

 

     ''算了,我已經走出去那個城鎮了,不想再回去了,反正她也不在了,改天有遇到再說吧''

     ''好慘喔...一個實力這麼強的人,武功盡失後就淪為被別人欺負的份,還淪為階下囚...唉,落差好大的人生,也難怪她會在牢裡這樣對我說話了,這樣還不瘋掉,連我看的都要瘋了...,女大俠,抱歉,我還錯怪了你''

 

     ''真的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困淺灘被蝦戲啊''陳顏紋搖搖頭說道

 

 

 

 

      終於到了關山城門外,關山城門,為前朝重要軍事之地,此地長年駐紮十萬兵以上,是重中之重的地方,此城門更是巨大,若不是城內的人願意開門,是不可能攻進去的

 

     ''那個...我是陳顏紋,我想要進去見見半盲老,有人在嗎?''

     ''我這樣喊好像聽不到耶''

     ''那個!!我是陳顏紋,有人嗎?可以開城門嗎?''

     ''好像沒人耶,是不是看不到我啊...我的聲音也不夠大聲''

     ''我記得...任煙雨好像一劍就開了城門...那我的一劍...唉,沒傷害的一劍是要怎麼開城門啦''

 

     ''我在這裡等好了,我記得小僧也要來了吧''

 

     

      陳顏紋一等就直接等到了傍晚,入夜後氣溫驟降,周圍天氣酷寒冰冷,陳顏紋將身體捲起來,將身體背向迎風處,''好冷...,早知道就不要等的,可是我如果回去就遇不到小僧了'',''而且我現在也不好意思回去,明明就不是我解決山賊的''

 

     晚上,陳顏紋夢到了當初在猩猩底下救自己的戴面具大俠,其身材窈窕高挑、凹凸有致、精翹豐潤、冰清玉潔、想到這似乎都不感覺的冷了,臉上浮出猥瑣的笑容,突然感覺身體變得十分溫暖,就好像有把火在身旁一樣,突然感覺自己的手也變得十分暖和,突然越來越燙,就好像要燒到手一樣,陳顏紋這時睜開了眼睛

 

     看到小僧正拿著火把,在自己的手下面燒

 

     ''啊啊啊啊,你做什麼啊小僧''陳顏紋連忙跳起來說道

     ''小僧在鬼月城發現,烤手臂好像挺香的''

     ''什麼東西啊!!誰會烤手啊''

     ''沒關係,觀眾懂就好''

     ''誰懂!?''

     ''沒事,幾個月不見,你變了不少啊''小僧將大衣給陳顏紋

     ''我也是好想久沒見到小僧了,好想你喔''

     ''說的你好像喜歡我似的,小僧我是不是該哭啊''

     

     ''小僧,你最近都做什麼啊''

     ''沒什麼事,就只是去看看鬼月城罷了,如何?狂歡宴好玩嗎?''

     ''好玩啊,超多很有趣的東西的,你沒有去真的太可惜了''

     ''是啊,在這氣溫這麼冷的地方,還沒戴保暖衣物,大概就真的可惜了,差點就有冰棒可以吃了''

     ''不好笑''陳顏紋眼神死

 

     ''我們明天一早就進去關山吧,想必你也見到會長了,是我審核的,的確是個好人呢''

     ''是啊,會長還帶我去霄酒樓又好好玩了一次''

     ''你啊,這麼喜歡美女啊,如何,有找到你的美人嗎?''

     ''還蠻好看的,嘿嘿''陳顏紋臉上憨憨的笑容呈現癡呆狀態

 

     ''你啊,年少慾盛高啊''

     ''你自己不也是因為美人被陷害,有意思說我''

     ''喔,多久沒見,學會反駁我了''小僧上下打量陳顏紋

     ''嘿嘿,還好啦,就只是經歷了很多事情''

     ''那好吧!小僧就送佛送到西,讓你見到半盲老吧''

     ''你說的喔''

     ''那也要看半盲老給不給臉''

 

     

 

     到了隔天早上,兩人收拾物品到了關山城下

      

     ''這堵50尺的高牆,你有考慮怎麼上去嗎?''

     ''我輕功不行啊,小僧你輕功不是很厲害嗎?''

     ''我是怕我一旦上去了,就被城內的官兵追殺了,而且,還有你呢''

     ''還是小僧你有一劍,可以一劍破城門”

     “你看過我用劍了嗎?”

     “沒有耶”

     “那你還說”說完小僧便向空中發了一掌佛印

     “這樣他們還沒看到啊,擺明故意不理我們啊”

     “要是這麼容易就開城門,那這要塞就沒有作用了”

     “好,小僧,你讓開,我要用桃花林試試”

 

     “新招式啊!小僧沒看過”

     “咦?小僧你沒看過啊”

     “沒有”

     “好,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修煉的成果…”

 

 

       周圍空曠的地區開始聚集風的氣流,四周也向中心旋繞著,風聲呼嘯而過,這時狂風大作,周圍黃沙皆被風順掃而起,沙塵揚起已經讓城牆上面的人看不到二人了

 

 

 

 

      “羅式舞劍,劍名,桃花林”

 

 

 

  

 

       一陣颶風揚起千層狂沙,沙塵瀰漫了整個空氣,只有在陳顏紋周圍沒有受到風沙影響,颶風成了沙層暴,向關山而去,頓時之間已經將整個關山城壟罩在沙塵暴當中,但狂風依然還在捲起,小僧一句“不好”,連馬使出佛掌打下了陳顏紋,這才使得沙塵暴聽了下來,但關山城內深受沙塵所苦

 

       “報!在關山城外突然風有異象,捲起狂沙向城門而來”

 

       “什麼!極端氣候有這麼可怕的嗎?”

       “來人啊!緊急宣告城內民眾,沙塵暴來了,請大家趕快躲進房屋內,千萬不要出來,不要吸入過多的沙塵”

 

       城內巨鈴敲響,戰鼓也隨之響起,城內居民紛紛驚慌的逃回各自的居住地,有的離家太遠的也躲進了旅館與其他公共場合

 

       沙塵肆虐城內,所有水果與房屋皆被上了一層薄薄的沙,手指抹去一畫便能顯著看見差別,稍有停止後,居民帶著口罩與手帕嗚住口鼻到了戶外查看

 

       而城牆上的官兵也因沙塵沒有看見陳顏紋與小僧二人,這時沙塵終於退去,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桃花香,彷佛剛才肆虐城內的沙塵皆是桃林,桃林的香氣將沙塵給掩蓋,連沙塵本身也抹去,路上的水果與屋瓦上的沙塵,皆因為這之後才飄來的桃花香被通通消去,空氣瀰漫著比料峭高山還要清晰,像是被清洗一般的桃花香傳遍整座關山城,人們也紛紛拿下口罩與手帕,此時一吸宛如春風化雨,二吸神清氣爽,三聞身處桃花林,每個人的臉上皆充滿著愉悅的神情,似乎都忘記了沙塵暴還只是剛剛才發生的事

 

       “這…好香啊,莫非這沙塵暴還有香氣的?”

       “天啊,好香的味道,感覺整個人都好舒服哦”

       “這什麼味道啊,等等,剛剛不是還有沙塵暴的嗎?”

       “笨蛋,這一定壞人揚起沙塵要大舉進攻關山,結果被哪裡來不知名的高人用這香氣撲鼻的招數給化解了”

       “我好像看到了幻覺…,好香啊”

       “真希望這香氣可以一直留著”

 

 

        終於,陳顏紋再次呼喊“我是陳顏紋,請關山開門”

       城牆上的官兵看見二人便衝衝忙忙的前去報告門主

 

 

        “報告!城外有兩個人,一個持劍一個是和尚,他們想要進入關山,依小的猜測,很有可能就是揚起沙塵的兇手”

 

        關山門主大吸一口氣“好香啊!算了吧,就當作沒有沙塵暴的事,這麼巨大的沙塵連萬騰群駿都跑不出來,那是天有不測風雲”

 

       “回門主,他們說他們是什麼陳…和一個和尚,要開放城門讓他們入關嗎?”

       關山門主站起來看看關山口的景色“他們剛剛也經歷了沙塵了,已經是苦難人,又有一個苦行僧…,要是再不開城門,那可就說不過去了啊,我可不想變成見死不救的門主”

 

       “是,只是門主,這麼隨便就放他們進來…真的好嗎?”

       “對方只是一個僧人,你就站在可憐他的角度不好嗎?當兵當到連憐憫之心都沒有了嗎?去吧”門主揮揮手背意示官兵離開

 

       “是!”

 

      “開城門!”

 

      “開!城門關口!”

 

      “開關山城門關口!”

 

 

       巨大的城門開始作響機械轉動的聲音,慢慢的開啟了一個軍隊可以通過的大小,這僅僅是關山城門略微打開的程度而已

 

       “打開了,小僧,我們進去吧”

       小僧搖搖頭“你啊!你剛剛才被我了一掌,這麼快就得意了啊”小僧微微笑說

 

       “謝謝你啊,小僧,不然我可能就翻了關山了”陳顏紋一臉得意毫不遮掩的走路

       “小僧只是阻止你,你還真以為你可以翻了這關山啊”

 

       “嘿嘿…別這樣嘛,讓我得意一下又沒少你一塊肉”

       “你啊,就儘管得意吧!等等看到半盲老也是要記得喔”

       “小僧,你看我剛剛那招,算不算一劍破關山啊”

 

       “我僧我看你一劍擾關山還比較說的過去”

 

 

        兩人最後成功進入了關山城內

     

 

 

 

 

 

        這時藍煙閣內的乙老來到了霞雲關,帶著十人左右的精良部隊,各國都是翹楚中的翹楚

 

       “在下藍煙閣乙老,還請霞雲觀請我們進去喝杯茶”

       霞雲關代理掌門大師兄“你…是藍煙閣的人,有什麼事嗎?平時也不見你們來喝茶,倒是最近很勤勞啊”

       “乙老奉命前來支援,不怕霞雲關弟子責怪,我們也是接受到命令,前來,放心,我們不會進去亂搜索,只是需要好好地泡泡茶就好,就這麼簡單”

       “這麼簡單還帶隊人馬”大師兄揮舞道劍說道

 

       “人有旦夕禍福,我這些人馬,是用來保護霞雲觀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來泡茶,可以,我也給你這個面子,但是你的輩分,還不足以讓我師伯與你共飲”

 

       “放肆,霞雲觀弟子講話這麼放肆的嗎?我們乙老也是在藍煙閣的耆老之一,那是你這種小輩可以比擬的”

        大師兄揮舞衣袖便說“好,那就請回吧”

 

        “可以,乙老我接受”

        “乙老…他…”這時乙老給軍隊使了一個眼色

        “那這邊請”由大師兄帶領各位在大廳喝酒休息

 

        “你們的…太摩上師,還好吧”

        “感謝您的關心,太摩上師多次閉關修煉,現在已經達到劍仙的實力了”大師兄倒著茶水吃個瓜子

 

        “哦…那你們的師伯們呢?他們不知道我來了嗎?”

        “師伯在另一個大殿,我說了,你們的輩分只夠我來”

        “你注意你的口氣”軍隊說,隨後被乙老用手阻擋

 

        “乙老我這樣也算是交差了吧,比較門主沒有說要到什麼程度,你說…是吧,我還是奉勸你這位年輕人,大人講話,就要有足夠的份量…”隨後便快速壓住大師兄的肩膀發出強烈的氣力,“你講話很有膽識,但是你的身體卻在顫抖”

 

        “放開你的手,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要來滅我霞雲觀的”

        “我要滅你,那是亦如反掌,你可知道為何藍煙閣會派出耆老等級的人到別人的公會”

        “誰知道,你們公會裡面沒人了吧”

        “你…”精良軍隊長說道

 

        “老實和你說吧,我是來駐紮的,不管你願不願意”

        “哼,藍煙閣的人來我公會駐紮,不安好心”

 

        “你就好好休息吧,乙老我會慢慢,慢慢的享用這杯茶的”,乙老說完看了大師兄一眼“琉璃慈…在你這吧”

 

        “沒錯!就是在我這,你要待在這,也休想帶走他”說完大師兄立刻拔出劍指向乙老

 

        “好”,但我不會帶走他,我只是來這裡駐兵的,來人,去準備糧食、營帳,我們要在這住下來…”

 

        “你…你就這麼不把霞雲觀放在眼裏嗎?”

        “哼哼,我可是放在我眼皮底下了”乙老說完便躺在地上,一個手勢指令眾人就地休息

 

 

 

 

 

         “你…”

     

上一篇:029 路見誰平

下一篇:031 復辟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