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麗人明月心》嬴政霸氣征服麗姬 贊助
2018-03-15 01:30:25GREAT

[探路]神祕的採筍道

行程:母懿堂站→保線道→台狗寮山→採筍道→水塘→瑞松街二十巷11號 + 長興街二段底仙姑廟→五堵南山(未訪)→長春空櫃場 
時間:2014(民103)0726星期六
成員:Great、David                   紀錄:Great
參考地圖:藍天圖集一 p.195、p.197(圖有修過)

前言:
這次再走台狗寮山及圍貓尖山,並非硬要虎山行,緣起前活動陪山友先下山時,保線路的叉道引起我的注意,加上瑞士山莊登山口的荒蕪,直覺案情不單純,是否登山隊們已改道來看這隻貓和狗?後來證明,果然大家變心了!

行程紀錄:
八點半上了公車,很快就到登山口母懿堂。本來規劃從瑞松街二十巷入山,反走母懿堂下山,但想想比較確定的入口是母懿堂,應該走這裡上山較保險,畢竟瑞松街二十巷的地圖尚待確定。最後也證明,若按原定訂劃,可能找了半天也找不到登山口,因為二十巷11號的登山口太不明顯了,加上路條稀少,這種路顯然是作出口較多(不過母懿堂作為出口的好處就是有水有廁所)。

◎母懿堂保線道已荒 入口也有山大王佔據

然母懿堂的入口就好走嗎?以前是,現在有家私宅佔據,並養了一堆狗後,情況就不樂觀了。和David過了小橋,就看見那間牆上寫著「佛」字的民宅,以前登山客都走其後方,被圍成菜園後,就改走前庭,但迎接的是一群兇犬,如果人少實在不宜。主人也不客氣,說什麼是他們私人土地,還問我們有幾個人,只好裝無辜說只有兩人,且不走此地下山,他們一男一女才倖倖然制止惡犬的行為,並讓我們經過。其實這個說法大有疑問,因為這條路是保線道,加上由來已久(藍天地圖在九七年就有繪出),為傳統登貓狗山的途徑,說是他們的土地令人存疑;要說是佔一塊土地當山大王,反正又不在鬧區,也不在熱門山徑上,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是否合法,況且還說是學佛呢!獨步紀錄中只有二條狗,結果今天來了可是有十條左右,看來,這保線路還是當出口較好,至少人已下來,他們不借過也說不過去,這可是對付一些土霸王的巧門!

不過再怎麼取巧,亦不能掩蓋這條路徑被放棄的事實,儘管路徑還是看得出來,不至於密林擋路,然可能只是貴為保線道的基本水準,其實野草早就淹沒土路了。如果不是保線道,可能也和貓狗山到五堵獅頭山的稜線同款,得靠路條指引;加上昨天大雨,前方處處積水,或是溪水逕流,宛如溯溪。受限不少蛛網肆虐,到第一個指標電塔33號,就花了快42分鐘,而且汗涔涔淚潸潸,這高度才163公尺哩!完全是那熱天引得昨天濕氣蒸發,走在林蔭間本該涼爽宜人,卻變成洗三溫暖,全身濕透,狼狽極了。



◎神祕的二分之一月台 一切都是巧合

電塔33號往32號的山路,初始還路寬土乾,就是標準該有的山道,竊喜以為擺脫掉荒蕪之路呢!結果快到32電塔前,仍舊是草深網結,看樣子那是特例!電塔32號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分野,今天不下地獄,就左轉往貓狗山前進。這一直到台狗寮山前,都和來時的保線道一樣,路徑明然草深深,勉強可以;過了台狗寮山到圍貓尖山的鞍部,因為路陡結有拉繩,反而走出更明顯的土路,再左轉下循保線道至圍貓尖山西側山腳,都是如此讓人心安。在鞍部探頭一下右側往一坑之路,有人走出明顯路徑卻無路條及圖資,讓人心生癢癢,不知是否一條新路?以後有緣再走吧!

到了圍貓尖山西側山腳保線道的叉口,上次欲陪山友先下山的疑惑,在這次下探時豁然開朗,原來它真的是條現今登山隊常用的新路,而謎底它也是一條採筍道,路邊的筍殼昭示著我們,剛有在地人剝了竹筍下山去呢!(不知是否因昨日大雨之故......)這條採筍道原本是沒通保線路,後來可能是有登山隊發現,或是取代母懿堂那條路的山大王,再往上打通一小段,就成了熱門路線;其實在藍天地圖第一冊第195頁中也有這段的感覺,但一小段實線,不知是路或筆誤,加上在獨步中未見紀錄,完全無法判別此道之存在。倒是帶隊後回查看獨步1194的軌跡圖時,意外發現此一宛如二分之一月台的山徑,以及陪伴山友的經驗,才找得出來,只能說一切都是巧合吧!



◎原來神祕路是採筍道 五堵南則野荒荒

這條神祕之路在網路上也可以查得到山友紀錄,但沒輸入特定文字,老實說是找不到的,還好路徑明,沒圖不至於恐慌。走約十七分鐘,來到叉路口,右往水塘,左線可由石砌土地公廟下到瑞松街二十巷,先取右,果然看到傳說中的路右側水塘,再由現場取水設施研判,這裡應該是下方住戶的飲用水源,那山徑會維護而保持暢通就是必然,登山由此路過也變得安心許多。過水塘左側沒多久,左出現一條叉路,有路條,初以為是往瑞松街二十巷11號的山徑,結果沒多久換成右側有一叉路,就心疑了,獨步1194軌跡圖上不是這樣畫啊!而且這右側叉路路條還挺多,比前方直行的路還像正路,若非想說先探往瑞士山莊之通道,按理說該取此方向才對,對比地圖,這難道是那叉路007嗎?結果直行一會兒,看這山頭走向,會相交才是見鬼了;直行一直緩下,根本無和右側緩上叉路相會的可能,顯然圖資有錯。更訝異的是,竟走進了林中,路徑沒了!還好David反應比我好,說是否前頭綁路條的左側叉路才是正途?回頭走了一小段,才發現真有這叉路,剛才直往前衝都沒注意到.......折返取右,有路條但路不寬,幸好前方隱約有廟的感覺,就算路荒也有出林的希望,走個二分鐘就到了柏油路上的「廟」邊,一細看,原來這竟是瑞松街二十巷11號哩!雖然和圖資不同,但原本預訂的出山處就是這裡,只可惜沒找到往電塔30號之叉路......這條柏油路的終點就是此民宅,要反向登山,恐怕要有賭看看的勇氣吧!下往四川橋前找了一下豬寮登山口的位置,就回返汐止,準備第二段五堵南山的探險。

坐F906到終點站後,摩蹭了一會兒,才循著高架化鐵道下方的停車場往五堵南山前進,上頭的烈陽毒辣,還好有此高架鐵道可遮蔭。一點二十三分在往五堵貨場的涵洞前紀錄一下,就循水泥道往仙姑廟挺進,本來David還以為路況不錯,但和我猜測一樣,闕墓前因墓之故而好走,過了墓就不好走了。山勢陡峭,且不知是否前陣子颱風之故,若非樹枝上藍天的路條,根本不會相信有路可行。就這樣,雖然路徑不明,但林相也不茂,加上藍天路條仍在,且以切上稜線即可,要摸上稜線倒沒很難(但反向下山就不容易);只是上了稜之後,先不談根本不知在何處,無法判定方位,稜上的保線道,也是草深迎人哪!看不到想看的五堵貨場,天氣又熱,先往右走保線道確定方位要緊;慶幸的是,沒什麼叉路,且等到看著電塔30號後,也確定之前右側叉路應該是往五堵南山基點之路,不過沒展望,山頭才九十七公尺,就不必拜訪了。續行之路,依舊草深但沒什麼珠網,本想在一處號稱展望佳的電台基座眺望,因David有約,路過即可。不一會兒,果然來到長春空櫃區的底部,約二點左右,這條山徑的確是短!走這裡上山更容易,奈何私人土地,加上狗群眾多,只有可能作為下山處,從此入山的機會幾乎不可能;況且不到一百公尺的高度,若非為姜子寮山系的特色,應該沒人想來看看吧!這裡出口就是基隆汐止交界的摩天鎮,車子好坐,剩下的時間,續訪玉泉宮旁的荷花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