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 15:10:41記得 名字

102/11/19


     火曜日

 

  想想從新聞台開台至今,從沒想過這個問題:「被認為是男人」這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你這麼說起,我該好好研究看看,到底是那兒出了問題。



  是說,男人的筆法(寫法)到底是以怎樣做依據呢?這也是令我好奇之一﹙茶﹚。

 


  其實,寫詩的量一直不大,也很少會被誇獎。而後,都專注在寫日記與散文中;詩的量通常都是熊熊來(台語)了靈感,要下筆寫時卻一溜煙的跑了不見,總叫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所以,被誇獎後,說實話:真的很開心。感覺上好像有人懂得那種感覺,令我有種奇妙的感覺。

 

 

  是愉悅嗎?

 

  說是愉悅。嗯,算是吧!

 

  只是,怎會用愉悅來表示呢?我頓點了。


  你提出問題,所以我回答了。好吧!老實說是開心的感覺就是了。哪來那麼多想法呢。(笑)

  還有一種無法說的感覺。這種感覺我無法用我的紙和筆寫下來。

 

 


  那用描述的好?

 

  悶悶,嘴角卻默默勾起

 


  請問這是什麼徵兆?

 

  我也想知道呢。悶悶的,嘴角卻是上揚的請問這種是什麼?



 -------------2013/11/19 午後03:00



上一篇:102/11/12

下一篇:102/11/21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3-11-20 19:40:30
(悄悄話) 2013-11-20 01:15:38
(悄悄話) 2013-11-20 0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