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22:20:02月光哈貓

閉月問道



 孔子問道於老子的故事。
孔子四十多歲之時,學識精進,氣質醇和,向他拜師的魯國人很多,但他卻不滿足已取得的成就,不斷到各地訪問學習。

一天,子路對孔子說:「我聽說周王室的守藏史老子被免職回到老家居住。老師要把書籍典冊藏於周王室,不妨試試藉助於他。」孔子覺得很對。於是,孔子帶著子路等人和準備藏於周王室的書冊來到了苦縣,他們見到老子說明來意,請老子推薦。孔子引述六經,想以六經中的理論及六經的價值來說服老子。


老子不便阻止孔子的申述,但又不想聽下去,就打斷他的話說:「你的話太冗長了,講講要點就可以了。」


孔子馬上回答說:「六經的根本在於仁義。我就是以仁義為標準來衡量一切的。」老子微微一笑,問道:「仁義是人的本性嗎?」

孔子答道:「是的。君子不仁便不稱其為君子,不義便不能生存。仁義,確實是人的本性。」
老子說:「那麼,什麼叫仁義?」

孔子回答說:「心中正而無邪,願物和樂而無怨,泛愛眾人而不偏,利於萬民而無私,這就是仁義。」

老子搖搖頭緩慢地說:「你後面說的這些話真是很危險呀。現在講泛愛眾,不是太迂腐了嗎?無論是歷史經驗還是實際生活,都只能證明所有講無私的恰恰都是為了實現自私。」



 
二人辯論多時,老子看一時間不能說服孔子,就讓和他一起出門散步。兩個人行走到黃河之邊,孔子看到黃河水滔滔不絕,濁浪翻滾,不禁感嘆道:「時間的流逝就好比這黃河之水,不分白天黑夜。黃河之水奔騰不息,人之年華流逝不止,不知道河水要去哪裡,也不知道人生的歸宿在哪啊?」
聽到孔子的話,老子說:「人生在天地之間,和天地又有什麼分別呢?天地和人一樣,都是自然之物,人有生老病死就和天地有春夏秋冬一樣,有什麼可值得感嘆的呢?我們生於自然,死於自然,遵循自然的規律,自己的本性就不會亂,如果不順應自然,人為的追求所謂的仁義,人的本性被牽制,心中只有功名利祿,才會產生焦慮,名利的慾望存在於心間,煩惱才會產生。」


 
孔子聽到這裡,忙解釋到:「我之所以憂愁,只是因為大道沒有推行,仁義無人實施,四方戰亂不止,國家混亂而又無法根治。所以才會覺得人生短暫,感嘆自己不能在世間有所作為,對百姓有所貢獻啊。」

老子回答:「你的想法不對,天地不需要人去推動,自己就能運行,日月沒有人去點燃,自己就能發光,繁星沒有人去排列,自己就有順序,鳥獸沒有人去撫養,自己就能生存。這些都是自然規律,怎麼會需要人專門去做呢?人的生死榮辱,都是自然規律,順應了自然規律,國家自然井然有序,人民自然正直安樂,為什麼非要用禮樂來倡導仁義呢?執著於禮樂,到處倡導仁義,是違背人的本性的。就好像你敲鑼打鼓去尋找逃跑的人,你發出的聲音越響,那個人就逃的越遠。


 
說罷,老子用手指著黃河之水,對孔子說:「你為什麼不學學水的大德呢?」孔子不解的問:「水有什麼德行呢?」老子說:「上善若水,它能讓萬物受益而不去爭搶什麼,總是處在下方,這是它的謙遜之德。江海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切河流的歸宿,是因為他善於處在下游的位置上,所以成為百穀之王。天下最柔弱的東西就是水,卻沒有什麼能夠戰勝它,這就是柔弱的大德。柔能克剛,弱能勝強,不見形狀的東西,可以進入到沒有縫隙的東西中去,這就是「不言」的教導,是「無為」的好處。」

孔子聽了恍然大悟:「您的話讓我茅塞頓開,眾人都喜歡處於上面,唯有水在下面,眾人都喜歡處在安全的位置,只有水處在危險的地方,眾人都喜歡乾淨的地方,唯有水處在骯髒的地方。它處在人們不喜歡的位置上,誰能和它相爭呢?我明白您說的上善若水之意了。」


 
老子點點頭說:「你說得很好,要記住,與世無爭,就沒有人能和你相爭,這是在效法水的德行。水,是最接近於大道的,大道無所不在,而水也有利於一切。它不留在高處,卻只往低處去,從來不會逆勢而走,善於選擇自己的所在。它清澈而平靜,深不可測,是善於淵遠深奧。汲取而不會枯竭,付出不求回報,這是善於為仁。遇見圓處所在,必環繞而走,遇見方處所在,必折角而行,塞住必停止,放開就流淌,這是善於守信用。能洗去萬般的污穢,能正確地評判高下,這是善於治理萬物。用來載物,可以漂浮其上,用來映照,則清澈如本,用於破壞,則沒人能擋,這是善於使用自己的能力。無論白天黑夜,注滿一處以後便會向前流淌,這是善於等待合適的時機。所以聖人要順隨著時機而行動,賢者會針對不同的事情而變化,智者不會大動干戈去治理,通達的人順應天時而生存。你這次回去後,要在言行中去除驕傲,神色中抹去野心。不然的話,你人還沒有到,眾人就先聽到你的聲音,身體還沒動,眾人就先感受到你的氣勢,行事張揚,就好像一隻大虎在街市上行走,哪個君主敢用你呢。」
 


孔子沉思良久,頓首道:「您說的話我一定會牢記。」說完告別了老子。



--------------------------------------------------------------------------------

回到客棧,孔子一直在琢磨老子所說的話,但總是恍恍惚惚。整整三天,他一言不發。孔子的這種狀態被《莊子•天運》記載為:「孔子見老聃歸,三日不談。」


弟子們見其如此,就問:「老師見到老子有什麼規諫呢?」


孔子長嘆一聲,說:「如果遇見有人的思路像飛鳥一樣放達時,我可以用我似弓箭般準確銳利的論點射住他制服他。如果對方的思想似麋鹿一樣奔馳無羈,我可以用獵犬來追逐它,一定能使他被我的論點所制服。如果對方的思想像魚一樣遨遊在理論的深淵中,我可以用釣鉤來捕捉他。然而如果對方的思想像龍一樣,乘雲駕霧,遨遊於太虛幻境,無影無形捉摸不定,我就沒法追逐和捕捉他了。我見到老子,覺得他的思想境界象遨遊在太虛中的龍,使我干張嘴說不出話,舌頭伸出來也縮不回去,弄得我心神不定,不知道他到底是人還是神啊。」


--------------------------------------------------------------------------------
 


孔子幾天後動身回國時,老子依依不捨地給他送行,並根據自己的處世態度,告訴孔子說:「我聽說,有錢人給人送行的時候是送錢,有道德、有學問的人給人送行的時候是贈幾句話。我沒有錢,姑且冒充一下有道德、有學問的人,送你幾句話吧。


第一 你所鑽研的,多半是古人的東西;可是古人已經死了,連骨頭也爛了,不過剩下那麼幾句話,你不能把那些話看得太死。


第二 有道德、有學問的人,生的時候呢,固然應該出門坐坐車,闊綽一下;如果生的不是時候,只要過得去,也就算了。


第三 我聽說有句老話,會做買賣的都不把東西擺在外面,有極高的道德的人都是很樸實的;你應該去掉驕傲,去掉很多的貪念,去掉一些架子,去掉一些妄想,這些對你都是沒有好處的;一切事不要太任自己的性,這樣在家庭也不合適,在朝庭也不合適。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這些話了。」 












上一篇:閉月道德

下一篇:閉月執著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