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掃拖機器人集塵版 贊助
2022-05-05 12:28:35十五姊姊

婚姻大事──臨時的人生旅程

「俗女養成記1&2」你看過了嗎?有一段是陳嘉玲母女與嘉玲表姊洪育萱三個女人一起去旅行,幾個女人一起去旅行是很棒的事情,不用照顧老公孩子們,可以盡情的說老公的壞話,分享彼此的心情,關於女人的心事也只有女人自己能理解會互相安慰了,我喜歡看這一段,就好像自己也參與了這段旅程。想不到我想要跟幾個女人一起去旅行卻是因為這個原因成行的………

 

上星期要去中部辦事的路程中收到中部姊姊訊息說前一天東部姊夫去當天使了!就這樣,中部姊姊與大外甥女要趕去台東安慰東部姊姊,於是我便與她們會合一起去台東,一趟沒有事前規劃行程與住宿的旅程就這樣展開了。

 

要說一路上是怎樣的心情喔?就……很複雜,其實我與東部姊姊婚後就很少見面,通常是我家去東部旅行時會去找她見個面,要不然有時過年過節回娘家也不一定能見到東部姊姊,坦白說喔!我跟東部姊夫並沒有很熟,心情上其實是擔心姊姊比悲傷感多些。

 

我們車上這三個女人應該就屬我最冷血吧!對於我娘家的事物,中部姊姊與我大外甥女付出很多,我覺得她們真的是很善良的人,但對我們來說,聚在一起時雖然挺歡喜的,說說笑笑得很開心,但是存在我們之間連結的這個家族的人事物卻是我們最不想說又不得不討論的煩心事。

 

以前我會覺得我那些外甥女還能夠對我爸媽熱心關懷比我們這些女兒們更甚是因為她們「受害」不如我們這些女兒們深的緣故,可想回來,我外甥女們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姊姊有些脫序的言行也不是蓋的,上頭有總惹麻煩的外公外婆,再加上情緒金錢勒索高手的老木,想想她們也是不容易呀!所以有時大外甥女會希望我們之間談話不要提到娘家的雜事,可偏偏我們之間總免不了得說這些,不是商量就是發洩,我們之間有時就是那麼卡的關係。

 

那天我一上車是對著她們發洩我一肚子的不爽!因為上車之前我那負能量超強的老公才惹得我一肚子火憋屈著,我一股腦兒的訐譙不停,她們兩個女人大概覺得我這個瘋婦被徹底惹毛了吧!大外甥女雖說未婚但幾年前結束一段長達18年的戀情,只差沒結婚證書那張紙要不然也算是經歷一場婚姻吧!而中部姊姊離婚應該也有十年了吧!所以她們非常清楚男人鬧起脾氣來有多折磨人。

 

我們到台東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原本電器行姊姊也要來的,可是家裡事情工作多沒法同行(說個題外話,我訂的房型是四人房,但訂房時我又問六人房的房價,飯店的人竟然跟我說可以四人房的價錢給我六人房的房型,我當然訂了六人房,所以電器行姊姊沒來,我們三個女人便一人一張大床的盡情翻滾)東部姊姊隔天來到飯店找我們,姊姊說了事情大概的經過,雖然是堅強但說到關鍵的遺憾還是痛哭失聲,隨後我們去殯儀館給姊夫捻香,我當時哭出來是因為我想著姊姊和孩子們以後怎麼辦呢?上香之後走出大廳,我們隨意聊著,輕鬆的說著彼此的近況,這樣有說有笑讓我想到以前總疑惑著為何那些伯母嬸嬸們可以在喪事祭拜時哭得呼天搶地,空檔時又能若無其事的談笑,在我能體會的現在卻感到淡淡的哀傷,大概這就是人生的滋味吧!難怪吃了憨人師的料理會知道做人的滋味時,眾人的反應都是潸然落淚………

 

回程時我跟中部姊姊還有大外甥女說起我那時的眼淚有點矛盾,我當時是想著姐姐和孩子們以後怎麼辦?但隨後我想想也不對,東部姊姊家的經濟支柱其實是我姊,孩子們也都長大成人各自有工作,實際上影響不大,我的眼淚除了是心疼姊姊可當時有點感嘆的是為何男人會這麼拗?(我是看著姊夫的遺照這樣想的,對我這種膽小的人而言這種行為是大膽的,但也表示我是持平的這樣想的)想想姊姊的婚姻生活是辛苦的,其實婚姻最難的是要時時照顧對方的心情,那種妳怎樣做都會讓他不滿意的心情和無止境的負面思考,當然還有他有時對原生家庭的愚忠愚孝,他誰都不想辜負但只辜負妳,不知道是不是那種欠債都欠妳一個比較乾脆還是債多不愁的裝死,就妳在意他這點,妳就注定被吃定了,要妳說起他的優點,妳好像也只能說「他是個好人」卻想不出還有哪個肯定的答案,大概就是這些感觸,所以我的眼淚哭的似乎不是過去的那個人而是留下來的這個人………

 

我們三個女人在車上說起彼此的男人,無緣的那些與現在在身邊的那個,我問她們,想想當初無緣的那個男人若是過世的話,沒有婚姻關係的話妳就是沒有權利的,若是在婚姻中他就是妳的責任,如果當時是有情的當然是傷心的,可若是無情無義的話就是怨懟吧!這個男人最後的這件大事,在分開後便不關妳的事了,想起我的好友說分居的時候去探望住院的準前夫時,那個男人連換衣服都要避開她,她當時想著,這個男人全身上下哪邊有毛我都知道,這樣的舉動讓人感慨,「至親至疏是夫妻」,說得最是貼切了!

 

夫妻要怎麼相愛到終點哪?「他是個好人」就可以讓妳無怨無悔嗎?他對我的某些「虧待」我耿耿於懷呀!姊姊說起他老公也是有很多埋怨,她比起我有情有義得多了,那男人在身邊的時候帶給她的傷心比快樂多更多,有他的日子總是不斷地包容不停地產生怨懟,就這樣走到他離開……這不是問值不值得的問題,因為我覺得婚姻真的好難,「大家都是這樣的呀!」好像不能說服我心中的不平衡,或許這原本就是沒有答案的,不過,我們不要這樣過好不好?回程時,我心裡想的是,當我們的大限來到之前,我們好好相處好好過好不好?當她們經過南部先載我回家那時,我家老爺又沒事般的跟大家哈拉,想到那天他一貫的鬧情緒使性子的模樣,我心裡想的是人生與婚姻真的好難好難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