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食品館加碼送 贊助
2021-04-13 13:47:05十五姊姊

新年紀錄(六)「我給的」與「你要的」

過年那時,與父母同住的姊姊說年夜飯那時間她和她兒子是在小七過的,我聽了心裡非常難過,我姊與我弟夫妻之間有些誤會與不愉快,所以她覺得這樣一起圍爐沒意思,寧願與兒子孤單在外也不願意同桌吃年夜飯,我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尷尬,雖然是他們各有責任,但我媽對於我弟妹與我姊之間的某些誤會卻是不願意解開,因為怕兒子難做就讓女兒背黑鍋,讓媳婦誤會自己的女兒也不要說開,這讓我姊寒心,在我媽的心目中,兒子當然是第一順位這是無庸置疑的,就算傷了女兒的心也是勇往直前的……

 

我媽家新年期間要用的食材大都是我姊準備妥當的,年夜飯的菜我姊認為夠了不用再多煮一道功夫湯品,可我媽執意要做這道,當然是因為她兒子愛吃的,我姊覺得真的沒必要因為會變成菜尾湯,但我媽就是要煮,最後我媽就說食材中的筍子是她自己買的並沒有動到我姊買的那些……就這樣,我姊不再說了……

 

我常常覺得一起生活相處中最傷感情的就是那種各有立場又沒有絕對對錯的事情,就像以前老爺媽和她老大全家同住那時,早餐時間大孫子帶著起床氣下樓,老爺媽一直要孫子吃飯,被說得煩的孫子不耐煩的回應老爺媽,老大不爽兒子的態度要扁孩子,這時媳婦下樓看到這情形有夠不爽,她不爽她老公為了這樣要扁孩子,也不爽婆婆幹嘛多事,孩子現在不想吃就別一直講,搞到後來害她兒子被教訓……

 

就像我媽覺得她就想煮好多好吃的東西給兒子吃,可我姊就覺得煮那麼多剩菜難處理,我相信我姊不是捨不得那些食材,我媽回的那句沒用到妳買的那些就挺傷人的,各有想法卻傷感情。

 

我很有感的就是關於「我給的」與「你要的」之間,還有「想要的」和「需要的」的問題。人家說父母對孩子就是「需要的父母給,想要的自己想辦法」,我很好奇的是,對於父母我們也可以比照辦理嗎?而,「需要的」準則是誰定義的呢?

 

就說我姊覺得「不需要」多煮一定吃不完,但我媽「想要」讓兒子高興就是要煮,誰對?我媽覺得我自己買的筍子高麗菜沒有用到妳買的所以不要干涉我要怎麼做,可我姊買了好幾顆高麗菜備用,感覺我媽有點負氣吧!我自己買可以吧!但其他搭配的食材是我姊買的,她希望可以留待女兒們回娘家時候煮……問題通常都不是再備一份食材就可以解決,是許多問題累積後藉一道菜爆開的……

 

人生很現實的問題就是──財務不自由,當然就會限縮的人身自由度(所以上篇說的學弟A的老北就很自由,自由到愛傷害誰就傷害誰,哈!)我的父母沒錢沒財產之外,原本對孩子們「愛的存摺」裡放的存款就不多,最近更是提領到快透支,所以對我父母「想要的」這方面我就沒有想要贊助的想法了。我爸媽現在的錢都是管帳的大外甥女從我們月費的帳戶支出的,在這額度中,我爸媽要怎麼用我們也沒甚麼意見,但我的疑惑是,我們給孩子零用錢或生活費雖是隨他們自由運用,但孩子若是拿去買遊戲點數或者抽菸,你會不會很有意見?一樣的,我媽若是拿這去買樂透或買菸還是給了誰,我能不能有意見?對!你可以自由運用,但不當使用卻會排擠到你正常生活所需,這不是我們樂見的!更何況大家賺的都是辛苦錢,房貸車貸又要養孩子又要養父母,難道不應該仔細打算嗎?

 

想到幾年前,我外甥女D想要去沖繩辦婚禮,因為經費有限所以賓客都是自費前去,新人也只負擔得起自己父母的旅費,可我媽那時就把上個月晚輩給的紅包錢收集起來就說要拿這些錢讓我老爸也去參加婚禮?!我那時真的很不能認同我媽的做法,給妳這些錢是希望妳能放在身邊有急用可以能出來運用的,妳這麼愛妳老公喔?搞到後來D很掙扎又不忍心於是就決定連我媽也一起帶上。

 

那時跟我家老爺說D的海外婚禮,我家老爺願意贊助我去,所以我便跟D聯絡出國事宜,在聯繫來往之中鬧出許多問題,身為新娘就有很多問題要搞定,再加上我老爸老媽旅費和旅程安排難搞定,讓她十分上火!我側面了解許多問題之後,我便跟D說我繳交的旅費只要退一半給我就好了,剩下的一半算是我贊助妳為我爸媽的支出吧!就這樣,我取消了沖繩之旅……

 

婚禮過後聽其他人說起出國的事情也是烏煙瘴氣,為我媽考慮怕她體力跟不上所以必須帶上輪椅,我爸行為又不受控,因此大家都要輪流照應我爸媽,我的姊姊們也年過半百了,能出國一趟不容易呀!本來想好好出來玩一趟也不可得,我爸只要不順他的意就使性子,一下機就鬧要抽菸,要往哪邊去也不受控,大外甥女受不了折磨(因為她還要幫她妹張羅很多婚禮與賓客旅程瑣事)大聲飆了我爸,這樣的時候我媽又覺得傷心………

 

沒有提供一個美好旅行給父母很罪過嗎?我不知道當初我媽為何想要把我爸塞給兒孫帶出國,妳自己的老公妳不了解嗎?這跟孝不孝順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大家的能力都有限,好不容易出國一趟也想好好放鬆玩,好啦!大家都有心帶兩老出去玩了,卻搞到大家都不爽(其實這結果早就可以預見),我以自己的想法去思考的話,我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老公的性子,為大局考慮,換成是我就不會去也不會要孩子們帶上這麼不受控的老人出門。

 

我知道不能理解的人一定會說帶父母出國給父母錢,如果做得到的話不應該抱怨,但我與他人「孝順」的時間、內容、能力、折磨與傷心卻是不同的等級,妳被傷害得久了妳的良心就會越薄弱,這是真的!我也有我不想再付出以及能力不及的部分,更何況我也有自己的老年要考慮,我必須平衡給父母和給我的孩子增加負擔之間,再加上在賺錢的不是我,就算家庭主婦是有給職,我能給的也只是我自己的部分,妳們不能連我老公賺的與他願意贊助我的部分都算計進去不是?

 

就說「我給的」這部分,就算是給父母自由運用我不能干涉過問,可也總有我的期望呀!好比我爸媽去沖繩那回,我想說我日幣也換了,所以我便分別給我父母與同住的姊姊各一萬日幣的零用錢,雖然可能不多但我希望他們能玩得愉快,可我媽就很討厭,她要怎麼花別跟我說呀!可她偏偏跟我說那一萬日幣她給了D當結婚賀禮,我………妳可以給!妳真的可以給!可是!可是!為什麼要讓我知道?為什麼要讓我知道?我的老天鵝呀!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我那細膩的心思讓自己不好過,我希望自己的心意被珍惜,我在意他人的行為是不是正當正常,我知道別人認為處女座太過苛刻,但這有錯嗎?我希望我給的都能用在我期待的範圍內,有問題嗎?如果說我們對孩子不符合我的期待的支出可以拒絕,那我對我父母我認為不應該的花費給予拒絕卻是不可以嗎?

 

我對於我們這社會「孝順」的定義無邊無際感到厭煩,不是所有父母的願望我都必須去滿足吧?為何我總是在想著怎樣讓長輩高興,可是我高不高興卻不是長輩在意的呢?就像我們要幫長輩慶生,可是我的生日我爸媽和老爺媽甚麼時候記得我了?就算父母養大孩子要孩子回饋也是有其限度吧?更何況養孩子又不是借貸關係,為什麼可以予取予求呢?我也是搞不懂這是怎樣的關係?就我當人家的父母開始,我是越來越不能明白我的父母,我不會對我的孩子做的心狠手辣的事情和言語,我的爸媽和老爺媽都對我和老爺做了,我和老爺常常都要互相安慰被自己父母傷害的那個我們心中的孩子,但我們卻不能躲開那些一直讓我們受傷的人,親愛的爸媽,可以不可以懂事點?明白事理點?放過自己也放過妳的孩子好不好?

 

年輕的時候我很在意別人的看法,所以對於別人不能理解我對父母的所作所為會很想說明解釋,可是現在我只覺得能不能理解?我是不是孝順?會不會被雷劈?也不是甚麼重要的事情,那些父慈子孝的人或是包容性強大無私的人,是不能理解我的,反正我也不需要被理解,那就按照我自己想的那樣去做吧!能做到甚麼程度就照我的心意去做,至於愛嘛!就不去想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了,我覺得父母的愛於我來說很虛無飄渺,我媽當然是覺得她愛她的孩子,可我卻不覺得,至於我爸,老實說,我從來都不覺得我爸有愛過我,我甚至沒有被他抱過的記憶,所以我在看電視演的父親為了女兒做了甚麼的橋段都會無感,因為我沒有這樣感受過,人生很荒謬我一直都知道,我現在想做自己,任性地做自己,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