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23:16:37陳跡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6---連喝水都能吵

 

說到白寧兒的師姐慕雪,就是死於秦放父母之手,秦放端著藥就這樣走進來,場面有點尷尬。

 

秦放見蕭綃看著他,眼神古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腳步頓了一下,便又將藥碗端進來。

 

「吃藥了。」

 

秦放將碗遞給白寧兒。

 

剛剛想起慕雪,白寧兒臉色不是太好,讓秦放就這樣端著藥碗半天,後來轉念一想,人又不是秦放殺的,便接過他手中的藥碗,一口一口慢慢喝下。

 

那藥並不燙,白寧兒喝得很順。也不知道是秦放沒煮熟,還是刻意放涼了。

 

肯定是前者,哼白寧兒想,但還是喝光了。

 

 

 

「妳不怕我下毒?」

 

秦放看著白寧兒把藥喝完了,心裡很有成就感,臉色緩了些,卻還是不忘擠兌白寧兒。

 

「沒有白夜的小白還活得成嗎?」

 

要揶揄,白寧兒也不惶多讓。

 

秦放臉拉了下來,誰要他現在靠著人家活呢?

 

秦放回來後,蕭綃就下樓去照顧生意了。白寧兒喝完藥後,把空藥碗交給秦放,問道。

 

「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

 

「戌時。」

 

「臉上的傷哪來的?」

 

「明知故問。」

 

要不是她在大街上嚷嚷說他就是秦放,他會被鮫人搞得那麼狼狽?

 

貓哭耗子!

 

 

 

「你不會跟他們解釋一下,說你叫小白,是白夜的徒弟?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一口小白一口狗,白寧兒說得很順。

 

「我不是狗,妳也不是我的主人,妳若有誠意就教我武功,不要想些古古怪怪的主意來整我,當人師父要有當師父的樣子!」

 

秦放念叨得也很順。

 

「你這套,是跟學堂夫子學的啊?比我師父還囉嗦。」

 

白寧兒皺了皺眉道。

 

「知道了,我身體沒什麼問題了,估計不會再燒。我在衛雍城還有一單生意要做,你跟我去,衛雍城附近有一座雍山,那裏很適合練功,你可以在那裏修練。」

 

 

 

「一單生意?妳又要去殺珍珠獵人?」

 

「有意見?」

 

「妳不准再去殺珍珠獵人!」

 

秦放看上去有些激動,畢竟他爹娘就是珍珠獵人。

 

 

 

白寧兒看著秦放俊秀的小臉,嘆了口氣,道。

 

「這點,我們溝通一下吧。」

 

「你能說服所有珍珠獵人不再殘害鮫人嗎?」

 

「我......

 

秦放噎住了。珍珠獵人殘害鮫人的慘狀,他是見過現場的。

 

「你不能。而我,也無法說服鮫人們不報仇,我的師姐就是死在珍珠獵人手上,那種疼痛沒法忍受。」

 

「所以小白,咱們讓實力說話。」

 

 

 

「什麼意思?妳明知道我現在......打不過妳.......

 

秦放很窘,他覺得他在白寧兒面前很虛弱這件事,令他難受。

 

「不錯。你現在打不過我。所以你沒法阻止我,我是一定會繼續殺珍珠獵人的。如果你想阻止我,你就得勤練武藝,早日打倒我。」

 

「同樣的,你想殺我,殺鮫人報仇,我沒有意見,只要你比我強。」

 

「何謂江湖?不過弱肉強食罷了。」

 

白寧兒的話,秦放不得不默認。他和白寧兒的關係,不就是弱肉強食嗎?

 

 

 

兩人要走的時候,白寧兒跟蕭綃拿了一個竹筒。

 

這樣的竹筒,白寧兒腰上也繫了一個。

 

 

 

「這個可以吧?你們真的這麼快就要走了?」

 

蕭綃看上去有些捨不得。

 

「妳希望我待久一點?妳忘了上次我多待兩天,那群珍珠獵人差點掀了你家屋頂啊?」

 

白寧兒自我解嘲。要不是功夫鐵打的,她白寧兒一站出去,下場大概會跟遇到鮫人的秦放差不多。

 

 

 

蕭綃聽了臉色一變。

 

「妹子不送了,一路順風啊!」

 

然後就跑回櫃檯後對帳了。

 

還閨密ㄌㄟ!

 

 

 

師徒二人走出流芳閣,白寧兒問。

 

「剛剛蕭綃說的,衛雍城怎麼走,你記得了嗎?」

 

「我不記得,妳走一百年也走不到。」

 

秦放沒好氣地說。

 

白寧兒笑笑。

 

「喏,這竹筒給你,拜師禮。」

 

 

 

「為什麼拜師禮是一個竹筒?」

 

秦放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接了過來,裡頭滿滿的水。

 

「要常常喝水,身體才會好。否則會缺水,發乾發熱而死。」

 

白寧兒說完,拿起自己的竹筒喝了起來。

 

「那是你們鮫人吧?我們人類沒那麼誇張。」

 

秦放不理她,正要把竹筒繫上腰帶。

 

 

 

「先喝兩口。」

 

「我不。」

 

「師父的話你不聽了?」

 

「我們的體質不同,不需要一直喝水。」

 

這兩個人連喝水都能吵。

 

 

 

「小白,你看我幾歲?」

 

白寧兒靈機一閃。

 

「鮫人國奈洛部第一殺手白夜年方十八。」

 

秦放背了出來,誰要她大名如雷貫耳?

 

「對。我今年只有十八歲。但我的武功是鮫人殺手界第一,你知道為什麼嗎?那些二十幾三十歲的殺手日子都活到背後去了嗎?」

 

秦放眼珠子轉了轉。雖然白寧兒比他大了四歲,但老實說十八歲的歲數還是很年輕沒錯。練武頂多十年吧?他爹他娘都是三十年以上的高手了,為什麼還是打不過白妖女?

 

「為什麼?」

 

「因為喝水啊!一直喝水利於體內周天循環,功力自然進益。」

 

說著,白寧兒又喝了一口水。

 

「妳說的,是真的?」

 

「不錯,我比人強的秘訣,只有這個。你不想趕快超越我嗎?」

 

「那自然要。」

 

「好,那喝水。」

 

秦放覺得有些道理,畢竟白寧兒是真正的高手,於是解下竹筒,師徒兩人一路喝水,一路趕向衛雍城。

 

 

 

衛雍城距離流芳閣所在的嘉平縣,大概要兩天的路程,第一天晚上趕不到,兩人便找個有山洞的荒山野林,暫時歇腳。

 

 

 

白寧兒問秦放想吃什麼野味,秦放說魚,白寧兒瞪了他一眼。

 

難道鮫人不吃魚?不可能吧?那些不會變成人的鮫不都吃魚的?

 

白寧兒打了一隻小鹿,跟秦放說。

 

「在外,不可能跟在流芳閣的時候吃得一樣好。烤鹿肉將就著吃吧。」

 

白寧兒說完,就去小溪邊處理鹿的屍體了。

 

 

 

「烤鹿肉還將就?不知道多好吃哩!」

 

秦放在家時吃過烤鹿肉,那可是頂級山珍。他有些期待。白寧兒處理鹿屍,他也不能閒著,所幸他流浪過一段日子,雖殺不了鹿,撈了不少魚烤著吃,身上有打火石,便在山洞外生起了火堆。

 

 

 

白寧兒回來後,看火已經點旺,她把鹿屍分割成兩半,以樹枝插入其中一半,架在火堆上,烤了起來。

 

「待會你吃多一點,你現在正在長身體,需要營養。」

 

 

 

白寧兒的叮嚀,讓秦放覺得有些窩心。說了一聲好。今天白天水喝太多,便跑出去找個地方方便,又剛剛生火弄髒了的手腳和臉,跑去小溪邊洗洗乾淨了。

 

 

 

秦放看了一下小山的夜景,遠遠地還能看到嘉平縣的燈火。之前流浪的時候為了躲避鮫人,儘往山上走,他覺得夜裡的山上很冷很可怕,可現在看著寂山裡的夜景,好像沒那麼怕了。

 

小孩才怕,也許自己真的長大了。肯定是這樣的。

 

 

 

秦放往回走的時候,遠遠地便聞到一陣烤焦味。

 

「怎......怎麼回事?我的山珍,我的烤鹿肉!」

 

秦放加快腳步跑了回去,卻看到肉還在烤,白寧兒卻倒在地上。

 

 

 

「妖女!妖女妳怎麼了?」

 

秦放來到白寧兒身邊,扶起她上半身,發現她全身都很燙,肌膚也失去光澤,看上去很暗淡。

 

「怎麼了?難道病沒有好?這荒山野嶺的,我去哪裡找大夫啊?」

 

可以不要當個麻煩精嗎?不是第一殺手嗎?

 

秦放頭好痛!

 

 

 

不過,白天白寧兒告訴他的一句話,卻讓他福至心靈。

 

也許是那個原因?缺水會發乾發熱而死?

 

那被火烤呢?肯定會缺水啊!

 

 

 

秦放咒罵了一聲,不能靠近火自己也不知道嗎?趕忙拿出白寧兒的竹筒給她餵水,空了再裝,空了再裝,喝到第三壺,白寧兒的氣色才恢復過來。

 

 

 

「啊?怎麼烤焦了?」

 

她看上去連自己熱暈了的事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這種高級食材被妳這樣糟蹋,妳走妳走,我來!」

 

秦放氣死了,他肚子餓得要命,讓白寧兒這麼一搞,又要重新準備,幸好還有另一塊鹿肉,他把白寧兒趕到一邊去。

 

 

 

「我說,妳看看妳的傑作,混江湖的,妳以前沒烤過肉嗎?」

 

秦放一面翻著鹿肉,一面忍不住抱怨。

 

「沒有。我都吃乾糧。」

 

白寧兒道。

 

「那妳今天幹嘛烤肉?」

 

「小孩吃乾糧不營養......

 

......

 

秦放無言,把注意力放回他手中正烤著的,心愛的美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集其實還沒完,但太長了,沒寫完的下集再寫吧!

 

 

 

 

(悄悄話) 2020-06-23 08: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