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23:58:54陳跡

唯願光明賦予你番外---餘生請多指教之二(雙唐BG)(終)

 

 

唐白用獨輪車推著他修繕過後的一只風鼓,朝村裡鑄刀劍的梁師父家而去。說起來,唐白和梁師父也算是同行,都是鑄造兵器的,雖然唐白從不造刀劍這樣低階簡易的兵器。他要出手,肯定是千機匣起跳。

 

那都是當年勇了。

 

進了梁鐵匠家,發現裡頭來了客人,穿著粗布短衣,身材雖不高,體格卻精實的一個年輕人,管梁鐵匠叫叔叔,兩人聊得親切。

 

「唉,是唐老弟啊?風鼓這麼快就修好了?擱那裡吧,謝謝你啦!」

 

梁鐵匠朝唐白打了招呼。

 

「好。梁叔你有客人,我就不打擾了.......

 

 

 

唐白點點頭,轉身正要離開,那梁鐵匠又突然喚住了他。

 

「唉,唐老弟啊,我最近要跟我這姪子到巴蜀去一趟,你要不要也一起去?我住那裡的姪子說,最近那兒,工匠缺得荒,讓我過去和他們一起撈上一筆,只要是金屬器具都難不倒你,不如唐老弟也和我們同去吧?」

 

「巴蜀?巴蜀那裡有個唐門在,怎麼會缺工匠呢?梁叔您真是愛說笑。」

 

唐白心裡喀噔一聲,試探道。

 

 

 

「你說唐門啊?唐門最近亂得很,聽說他們那位女門主剛上任不久,就被人從位置上摘了下來,整個唐門忙於內鬥,也沒心思接兵器單子了。」

 

梁鐵匠把姪子告訴他的情況轉述給唐白。

 

「正好那裡的駐軍準備和黨項人打仗了,兵器缺得很,唐門不接單,我們這些散戶就得利了,唐老弟,有好大家撈,去不去一句話!」

 

 

 

「門主被摘掉?知道是誰幹的嗎?」

 

唐白愣了半晌,轉向梁姪子。

 

「聽說現在的門主,是一個叫什麼.......唐玄的。」

 

梁姪子回答。

 

 

 

唐玄?這個人,唐白知道。他曾是前門主身邊的護法,自從唐白升任總堂弟子後,他對唐白就有很深的敵意。唐白沒有深究過那人對他的敵意從哪裡來,他不關心,當時的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查出師父唐方死因,並為他報仇。

 

唐玄這人實力平平,之所以能得到前門主寵信,是因為他很懂得投前門主所好。這樣對前門主忠心耿耿的人,又怎麼會不利唐紫?

 

不管如何,唐玄將唐紫從門主之位摘下,鐵定不是好事。

 

這證實了他的想法沒有錯,那天的唐紫,也許是來求援的。

 

可她為什麼不說呢?

 

不過幸好,唐白提前得知了作妖的人是唐玄,也算知根知柢,他能預先作好心理準備。

 

 

 

梁姪子說出唐玄的名字後,唐白便匆匆告別叔姪二人,回到綠芸巷草屋,穿上許久未穿的唐門殺手服,戴上半面面具,帶上裝備,手擎千機匣,離開草屋,絲毫沒有耽擱。

 

原本十來天的路程,唐白花了三天就趕回巴蜀,在唐家堡附近,他並未造次,在路上截住了幾個以前在總堂和千機堂信得過的,相熟的師兄弟,從他們口中得知,唐紫好像查到唐玄涉及一些危害唐門之事,想要處置唐玄,唐玄便先下手為強,帶他的人發動政變,逼唐紫下台,掌握大權後,還要唐紫嫁給他。

 

那個總堂師兄說,唐玄覬覦唐紫已經很久了,為了唐紫,他刻意討好前門主,卻沒想到前門主竟然把唐紫嫁給唐白,唐玄心裡十分不滿。

 

 

 

「逼唐紫嫁給他?當我唐白死人嗎?」

 

唐白覺得好笑,不管他和唐紫感情如何,他畢竟是唐紫的丈夫,他們並未和離,這唐玄,竟敢不把曾經也擔任過門主的自己放在眼裡,看來是日子過得太爽了。

 

透過這名總堂師兄,唐白又連絡上他擔任門主時的左臂右膀,唐青。雖然他已經離開唐門一段日子,但過去在唐門待了十幾年,尤其又曾貴為門主,唐白自然也有他的人脈。

 

 

 

唐玄掌權後,軟禁了唐紫。在他想來,就算唐紫一時不肯答應嫁給他,但關久了,總會答應的。只要他控制了整個唐門,江山美人皆得,還不是早晚的事?

 

但唐紫當了門主近一年,少主二十年的資歷,還曾經扳倒唐白,自然也不會束手就擒。她手下有一批女死士,暗中為她奔走,效忠她的總堂弟子也不少,大夥早已謀劃好,在一個朔的深夜,將唐紫接應出唐家堡。

 

但唐玄並未鬆懈對唐紫的監視,唐紫還沒逃到外牆邊,唐玄就帶人追來了,雙方人馬就著隱約的星光,和聊勝於無的火炬,當場打了起來!千機匣、火藥、暗器、毒針傾囊而出,夤夜的唐家堡裡,這一仗相當慘烈!

 

唐紫披頭散髮,狼狽不堪,她的千機匣被唐玄扣住,只能以長劍抗敵,唐玄還不住對她心戰喊話。

 

「阿紫,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我怎麼對妳的,妳心裡很清楚,妳只要答應和我在一起,妳要什麼,我都會滿足妳,就算妳想將門主之位拿回去,我都願意雙手奉上。那個唐白心裡根本沒有妳,妳到底還在堅持什麼?」

 

唐玄的語氣溫和,但他的人卻將寒光沴沴的千機匣全對準了唐紫!

 

唐紫臉上毫無懼色,冷笑道。

 

「一個人到底要瘋成怎樣,才會以為你殺了我爹,我還會選擇跟你在一起?」

 

「我解釋過了,前門主是唐白殺的,不是我!那傢伙殺了自己的岳父,阿紫妳到底為什麼還對他抱有期待?」

 

唐玄有些激動。

 

唐紫冷哼了一聲。

 

「你再裝就不像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這話不假,那麼你也應該知道,我不是個能隨意忽悠的人。那次任務,唐白朝我爹射出了逐星箭,但那一箭,是因為唐白看見你拿千機匣對準我爹,是擦過我爹朝你射去的。但你當時又暗中補了我爹一箭,導致旁人眼中看來,我爹就是因唐白那一箭而死。」

 

「如果只調查人證,我爹是唐白殺的,板上釘釘。可你忘了,你是右撇子,唐白是左撇子,你們的千機匣構造不同,專用的箭也不一樣,一者利於左旋,一者利於右旋,唐白的箭都是特製的,而我爹身上那枝逐星箭,就是一般的逐星箭!」

 

唐紫後來知道了她爹不是唐白殺的,她前去綠芸巷找唐白,原是要告訴他這件事,她知道她錯怪了他。

 

可當她見到唐白,卻又不想說了。她了解唐白,她不說那一趟的目的,好奇心肯定會折磨著唐白。

 

唐白懂得多,是因為他從小就是一個好奇的人。她就這樣弔著他,好像也不錯。

 

 

 

「那又如何?阿紫,如今形勢比人強,不管過去發生了些什麼,妳只能選擇和我在一起,不然,妳以為妳走得出唐家堡嗎?」

 

唐玄一心橫,就要伸手來抓唐紫!

 

唐紫雖然身份尊貴,但對練武這件事並不怎麼上心,她的武功平平,拿起長劍來擋唐玄,卻被輕易地揮開!

 

唐玄的大手就要扼上她的素頸!

 

 

 

一只左旋逐星箭,穿過唐玄的掌心!

 

眾人朝箭的來向看去,卻見到在空中,張著機關翼,如同一只暗夜巨蝠的唐白!

 

一出手,廢了唐玄右手!

 

這就是夜榜第一的實力!

 

 

 

知道今晚會有巨變,唐青連絡了唐白,唐白這一箭讓唐玄痛得一聲慘嚎,屬於唐白和唐紫的總堂和千機堂弟子勢力湧了上來!

 

唐青護著唐紫,到一旁安全的角落裡,由唐白領著屬於他們的唐門弟子勢力,和唐玄勢力對決!

 

唐白一出手就占得先機,唐玄方士氣便有些受挫,雙方激戰了兩個時辰,直到唐白將千機匣緊貼著唐玄的太陽穴,雙方衝突才告終結。

 

唐玄跪在地上,唐白將千機匣對著他的腦袋,居高臨下睥睨著他。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唐白冷冷地道。

 

「我真不懂........

 

唐玄狂笑了一陣,乜著唐白。

 

「你又不愛阿紫,替她出什麼頭?」

 

 

 

「我不愛她,難道你愛嗎?愛一個人會搶了她的一切,做出令她傷心的事嗎?」

 

唐白反唇相譏。

 

唐玄不甘示弱。

 

「別把自己說得那麼清高。唐白,你就沒做過讓你愛的人傷心的事?」

 

唐玄的反駁,讓唐白為之語塞。

 

他不會忘記唐藍是為了什麼離開他,投入陸緋的懷抱。

 

「都是身不由己,不是嗎?」

 

唐玄又問。

 

唐白一陣沉默。

 

身不由己,求而不得的痛苦。唐白似乎可以理解唐玄的心情。

 

唐紫之於唐玄,和唐藍之於自己,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唐玄,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屈服於命運。」

 

唐白隔了許久,語重心長地道。

 

「得到或失去,都是命中注定。」

 

 

 

輪到唐玄一愣。他沒想到,向來強勢的唐白,竟也會說出認命這種話。

 

 

 

唐白把唐玄交給唐紫處置,唐門門主的位置,重新回到唐紫手上。唐白是前門主,他沒有離開,而是留下來,替唐紫穩定局勢。

 

以唐白和唐紫的聲望,兩人同心,其利斷金,唐門很快就穩定下來。千機堂又開始接兵器單子了。

 

 

 

既然局勢穩定下來,唐白從門主之位退下後,並沒有任何職銜,等於無事一身輕。

 

 

 

巴蜀總是陰鬱,有月的時候,他喜歡躺在千機堂後方的院子裡看著月亮。那院子裡有幾株桃樹,每年春天花開得極美,現在正是開花的時刻,那些樹,是小時候,師父帶著他和阿藍,一起種下的。

 

種桃李者得其實,師父,我讓阿藍失望了,那麼你呢?你會不會也對我失望?

 

 

 

「這麼悠閒?怎麼不泡盞茶?要悠閒就悠閒得徹底。」

 

唐紫的聲音自上方揚起。

 

「門主妳不是很忙嗎?有空理我這閒人?」

 

唐白伸了伸懶腰,坐了起來。唐紫著人端了一個茶盤,來到唐白身邊。連茶都沏好了,是巴蜀名茶,蒙頂甘露。

 

「潤潤相公你的喉,千機堂訂單回流,準備幹活了!」

 

唐紫在一旁鼓形玉凳上坐了,笑道。

 

 

 

唐白接過茶盞,在鼻尖深深嗅了一下,果然跟他綠芸巷裡的茶梗茶不可同日而語。唐白啜了一口,但覺兩袖生風,舒服得緊。

 

 

 

「唐紫。妳爹不是我殺的。」

 

唐白突然道。

 

「我知道。是唐玄幹的。」

 

唐紫點點頭。

 

唐白頓了會,又說。

 

「還有,我也沒有下天樞卷,讓阿藍去殺陸緋。」

 

說完,嘆了口氣。這樁誤會,看來他和唐藍,算也算不清了。

 

 

 

「我知道。」

 

唐紫道。

 

「妳知道?」

 

唐白疑惑地看著她。

 

「嗯。因為天樞卷是我下的。」

 

唐紫咬咬唇。

 

「妳下的?」

 

「嗯。當時我以為是唐藍糾纏你,為了斷了他的念頭,讓婚事順利,我假借你的名義,下單讓唐藍去殺陸緋........

 

唐紫聲音有些沙啞。

 

 

 

唐白愣了一下,然後大笑。

 

什麼都不是他做的,然後,他就莫名其妙失去了一切。

 

老天,他的生命裡都是些什麼狗屁倒灶的事啊!

 

 

 

「唐紫,我真後悔娶妳。」

 

笑完,唐白躺了回去。

 

 

 

「來不及了,你已經娶了。」

 

唐紫也端起一盞茶,喝將起來。

 

 

 

「阿藍,我還是很想他。」

 

有幾片桃花瓣,飄落在唐白和唐紫肩上。

 

「如果唐藍回心轉意,你會怎麼樣?」

 

唐紫將茶盞放回茶盤。

 

「不知道,也許還會回到他身邊。」

 

唐白回答。

 

 

 

「那你不用想了,陸緋不會放他走的。」

 

唐紫揶揄道。

 

「那妳呢?妳會不會放我走?」

 

也不知道哪來的勁,突然想問唐紫這個問題。

 

 

 

「會。」

 

唐紫答得斬釘截鐵。

 

輪到唐白一愣。可我聽說妳願意嫁給我是因為暗戀我啊?難道不愛了嗎?

 

 

 

「為什麼?」

 

唐白又問,連他自己也沒感覺到他語氣中的急切。

 

 

 

「因為我相信,你還是會回來的。」

 

唐紫離開前,丟給唐白這麼一句話。

 

可不是嗎?這次是他自己回來的。

 

 

 

「劍南節度使交待了,他要帶兩個金人上戰場,嚇死那些黨項人,啥時可以交貨啊?」

 

唐紫走了幾步,又問。

 

「他的使者還在前廳,我得去回話。」

 

 

 

「一個月吧。」

 

唐白想了想微笑著。明天再開始忙吧,今晚他要好好賞星星喝茶看月亮。

 

 

                                                                                                  ---番外篇完

 

 

 

 

 

 

 

陳跡 2019-10-10 00:44:06

我為啥要寫這篇番外???因為我覺得唐白蠻雖的.我想給他一個交待.

他忍辱負重.替師父報仇.一步步爬上門主之位.上進又有責任感還很有才華.也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算得上光明磊落.

他唯一做錯的事.是娶唐紫.

其他殺唐藍和前門主的事都不是他做的.但大家都把錯怪到他身上.

對於這些莫名其妙的指控.他有些意興闌珊了.才會在綠芸巷.放逐自己一段時間.

然後.我覺得他和唐紫之間感情可能不像他和唐藍那般濃烈.但他們之間還是細水長流的.

這為什麼我給他們下這樣的標題.餘生請多指教.

唐紫也很酷.把彎男扳直了.

好吧.唯願光明.是真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