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9 00:20:24陳跡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9---異鄉頂樓的星海




相形於伍安朔朝李清楠下手,江孟淮也有他的打算。

 

多年前,他和李疏桐還沒結婚時,李疏桐送了他一罐手摺的一千顆星星。雖然當時的他和沈之寒在一起,但他沒有丟。即使當時對李疏桐不是愛情,但妹妹花了一個月折來送他的禮物,他也不能不感動。

 

只是,顧忌著沈之寒的感受,他把那罐一千顆星星收了起來。

 

後來和李疏桐結了婚,李疏桐沒有看見那罐星星,結合江孟淮對她的態度,理所當然地認為江孟淮丟了它。

 

在李疏桐 『死』後,李疏桐沒有留下任何念想給他。這罐星星,就成了他唯一的支柱。

 

他把星星放在書桌上,每一顆他都拆開過,看著李疏桐熟悉的筆跡,又折回去,反覆成千上萬次。

 

他還沒和沈之寒決裂時,某天下班,他發現沈之寒把家裡,所有關於李疏桐的東西都丟棄後,她還想對這瓶星星動手。

 

他將門鎖換了,不讓沈之寒再進來。

 

 

 

他現在很慶幸這罐星星還留著。有了它們,他和李疏桐之間,還是有希望的。

 

這天晚上,伍安朔又跟李清楠出去喝酒了,李疏桐在櫃檯前和鳳姐說話,江孟淮來到大廳裡,對李疏桐說。

 

 

 

「疏桐,我有樣東西,想讓妳瞧瞧。」

 

沒等李疏桐答應,江孟淮便拉住她的手,望樓上去。

 

李疏桐想拒絕,但她甩不開江孟淮的手,跟著江孟淮來到他房間。

 

 

 

「有什麼事,在門口說,我和鳳姐還有事要交接。」

 

李疏桐來到房門口,就再也不想踏進去一步。

 

「好。妳等我。」

 

江孟淮沒有強迫她,轉身走進房間裡,捧了一個花瓶高的木盒出來。

 

「疏桐妳看。」

 

 

 

江孟淮將木盒打開,拿出了那罐她當年親手摺的星星。罐子裡的星星五顏六色,煞是可愛。

 

李疏桐愣了一下。這瓶子的意義,不只她耗費的那一個月時間,更重的是當時的心意。

 

義無反顧,全心全意愛一個人的心意,這輩子,再也不會有第二次,如此深重的付出。

 

 

 

「我沒有丟掉它。我捨不得。」

 

江孟淮道。

 

「妳說我丟了它,妳誤會我了。就像妳說我不愛妳,那也是場天大的誤會。」

 

 

 

「那又怎麼樣呢?我知道很多事,你是被沈之寒矇騙了。可是,愛你的那個李疏桐已經死了。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李疏桐。很多事,過去就過去了。」

 

李疏桐退了幾步。

 

「你還是把這些星星丟了吧。現在的我對你來說,只是個陌生人。」

 

 

 

他才不會丟了這些星星,疏桐的心意,他必得珍而重之。

 

他將星星罐再度收入木盒。

 

 

 

「好。我把妳當陌生人,你也把我當成陌生人,這樣,我們就能從零開始。我想重新追求妳。我知道妳喜歡星空,過去妳摘了星星給我,現在,換我摘給妳!」

 

說完,江孟淮又拉著李疏桐,朝頂樓五樓走去!

 

李疏桐不知道江孟淮到底想幹什麼,他現在的樣子哪裡像個上市公司總裁?倒真的像個情竇初開的小伙子!

 

在她的印象中,從沒看過這樣的江孟淮。

 

 

 

江孟淮走得急,李疏桐差點撞在他身上!江孟淮趁勢攬住了她,打開頂樓的鐵門,在黑暗的夜空下,整個頂樓,環繞了一圈螢光色的五彩星星,在黑暗中熠熠閃爍,幾乎美瞎了李疏桐的眼!

 

 

 

「這……這是什麼?」

 

李疏桐走近女兒牆上的那些星星,這才發現,那是一些玻璃瓶,每個瓶子裡,都有一些星星在閃閃發亮,在夜空的映襯下更顯得炫麗奪目!

 

今天,是個大晴天,天上的星星也看得很清楚,天上的星海和頂樓的星海遙相輝映,真的成了一體,觸手可及。

 

 

 

「這是星空瓶,我上網學來做的。」

 

江孟淮來到李疏桐身邊。

 

「用AB膠和螢光砂做的……當我第一次看到這東西,我就覺得妳一定會喜歡。」

 

「疏桐,我也可以以妳為主,我能為妳做的,比這些要多更多。」

 

 

 

「你……」

 

李疏桐承認,她被眼前的美景震懾了!

 

「你不必這樣,我已經沒辦法再對你,有一絲一毫的付出,你的事業很忙,不需要把時間花在我身上,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說了算。」

 

江孟淮並沒有被李疏桐的拒絕打倒。

 

「如果我們之間相隔了一萬步,妳一步也不用走,這一萬步,由我來走,妳只需要待在原地等我。」

 

「疏桐。我不再是小夥子,我看過許多,過盡千帆,我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江孟淮笑笑,拉了拉李疏桐,蹲下身來,使身體和星空瓶一樣高。

 

「妳看看,這上面還有東西。」

 

李疏桐循著江孟淮的手指看去,她看見星空瓶內側的AB膠上,畫了她的頭像。

 

這是很困難的技術,江孟淮必須將筆伸入瓶中,在有限的空間裡活動,才能完成。

 

李疏桐看著女兒牆周圍一排排瓶子,都有她的畫像,而且,每個瓶子都不一樣。

 

不一樣的神態,但都是她。

 

如果江孟淮心底沒有她,怎能記住關於她,這麼多樣的神態?

 

 

 

「疏桐,過去的我,妳就當是一架壞掉的電視,壞掉的吸塵器,我現在修好了,功能正常,可以使用,而且不會再壞掉了。妳繼續使用我,生活會多了很多樂趣,環境也會變得很乾淨。重點是不必再花錢,還是晶片控制,可以升級。」

 

江孟淮握住李疏桐的手,陪她看『星星』。

 

 

 

伍安朔跟李清楠來找派出所長泡茶喝酒,聽所長說他遇過的一些光怪陸離的案子,伍安朔也覺得頗為有趣,他也會適時地補充學長回校分享過的案例,聽得李清楠嘖嘖稱奇。

 

聊得正開,李清楠的手機突然響起。

 

聽李清楠的語氣,似乎是鳳姐打來的。但見李清楠越聽,臉色越難看,伍安朔也不禁提高警覺。

 

 

 

「李大哥,怎麼了?」

 

伍安朔問。

 

「阿朔你快回去,那個江孟渣和我老妹正在頂樓看星星!」

 

一面說,李清楠臉色很難看。伍安朔咻的一聲不見人影!

 

 

 

所長覺得很奇怪,看星星有啥大不了的?墾丁到處都是星星啊?怎麼這兩個人對『看星星』三個字這麼敏感?

 

 

 

「沒事,沒事,都是年輕人的事,所長,咱們繼續喝酒,喝酒…….」

 

見伍安朔反應這麼快,李清楠臉色一緩,給所長斟上了一杯!

 

 

 

看星星,看什麼星星?江孟渣這個快要中風的老男人學人裝什麼嫩?

 

幸好過了十一點,時間已經晚了,大街沒什麼人,伍安朔開著SLK,飆回異鄉!

 

 

 

「疏桐,再給我一次機會,咱們把樂樂生回來,好麼?」

 

伍安朔來到頂樓時,正好看見江孟淮在壁咚李疏桐。

 

「樂樂?」

 

李疏桐不明白。

 

「我們的孩子。我希望他不管在哪裡,都夠能自在快樂。疏桐,妳不希望他回來嗎?」

 

「我們把他生回來,讓他成為這世上最快樂,無憂無慮的孩子,給我,也給樂樂一個機會,好嗎?」

 

 

 

孩子正是桐桐的軟肋,這個可惡的黑心江孟渣,竟然把他自己和孩子綁在一起,蠱惑桐桐答應他復合!

 

伍安朔原本想跳出來把江孟淮暴打一頓,把那些星空瓶砸得稀巴爛!但,他又想起李斯的話。傷人是最下下之策,而且,他也想聽聽李梳桐的反應,便躲在樓梯間外,不動聲色。

 

 

 

「江孟淮,我說過,我不會再談戀愛,也不會二婚。再把樂樂生回來,你是想他沒有父親嗎?」

 

李疏桐冷言道。

 

江孟淮耐著性子道。

 

「疏桐……你不想戀愛,就讓我來愛妳,妳不想結婚,我也不會勉強妳。我只求待在妳身邊,妳不要拒絕。」

 

 

 

「江孟淮,你花了那麼多心力,為異鄉造了一個夜空,可我的態度還是一樣。你不覺得很受挫?你不覺得這些心力都白花了?你江總裁有多少心力可以浪費?」

 

李疏桐的語氣還是不鬆懈。

 

這江孟淮的耐性還真是過人。

 

「疏桐,不管你願不願意給我回應,我只希望妳能明白我的心意。」

 

 

 

「知道了,我想下樓了。你今天也辛苦了,早點睡吧。」

 

說完,李疏桐推開江孟淮。

 

 

 

「疏桐……」

 

其實,花了那麼多心思,還是不能感動李疏桐,說心裡沒有失落,那是騙人的。

 

「妳不肯接受我,是因為單純的不肯接受,還是因為姓伍的那個小子?」

 

 

 

第一次覺得江孟渣善體人意,竟然幫他問了,伍安朔想。

 

 

 

「我說過,我不想戀愛,不想二婚,不管對象是誰,你或者阿朔,都是一樣的。」

 

結果,李疏桐的答案,讓伍安朔和江孟淮一樣地洩氣。

 

 

 

可,伍安朔覺得,就像正在下一盤棋,他和江孟渣,一個是帥,一個是將,江孟渣其他棋都死光了,但他身邊還有一個仕,李清楠。

 

情場如戰場,任他楚河漢界,他一定會贏的!

 

 

 

伍安朔滑開手機,傳了一通Line給李清楠。

 

「李大哥。」

 

「怎麼了,阿朔?」

 

「你知道沈之寒的聯絡方式嗎?」

 

「呵呵,阿朔你想絕地大反攻?行啊!之前調查我妹妹死因時,因為沈之寒是最後一個見到她的人,我留了她的手機號碼,跟她聊過。」

 

「把號碼給我吧,李大哥。」

 

將Line傳送出去,得到李清楠的回應後,伍安朔按掉手機,悄聲離開頂樓。




(這就是星空瓶超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