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8 00:39:23陳跡

唯願光明賦予你15---親不停的明唐(BL慎入)




陸緋、唐藍和十來名五毒弟子打了起來!知道陸緋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好,而五毒弟子善使毒,唐門亦然,打起來唐藍吃不了虧,他便攔在陸緋跟前,替他擋了多數五毒弟子的攻勢。

 

過去遇到敵人,多半是陸緋打前鋒,曾幾何時,他也虛弱得需要唐藍保護他了?

 

唐藍願意『保護』他,保護必定出於關心,這感覺很好,只是,他不希望唐藍也受傷。

 

陸緋撮口一呼,一頭巨鵰天外飛來,陸緋趁隙躍上巨鵰,朝唐藍伸出手來!

 

「阿藍,上來!

 

唐藍沒有回應,但從空中逃走,顯然成了兩個人的默契,待陸緋躍上巨鵰,唐藍也展開他的機關翼斷後,護著陸緋逃走!

 

河邊都是試毒的俘虜或奴隸,沒有解藥,逃走無異尋死,因此五毒並未在此擺下重兵,陸緋和唐藍兩名夜榜高手在經過一段短暫的抵抗後,終於順利逃脫!

 

 

 

脫離五毒境內,在空中的唐藍,看見巨鵰背上的陸緋搖搖晃晃,顯然支持不住了,心下一驚,這一跌下去,便是萬丈深淵!他當及收起機關翼,冒著墜落的危險躍上巨鵰的背,終於在陸緋瀕臨跌落之際拉住了他!

 

 

 

「陸緋......陸緋,你怎麼樣?」

 

唐藍從背後抱住陸緋,急問道。

 

「我......我沒事。」

 

陸緋語氣孱弱。

 

 

 

「我不會操控巨鵰,你撐著點,我帶你回墨羽堂,他們會有辦法的!

 

「不,去找孫航!

 

陸緋堅持。無論如何,他不能讓唐藍回到唐門!

 

「孫航對毒並不擅長......

 

唐藍憂心忡忡。如果有其他選擇,他也不願意回到唐門。

 

「孫航是萬花神醫,你相信我......他會有辦法的。」

 

說完,陸緋撐著一口氣,操控巨鵰,朝清溪谷而去。

 

 

 

當巨鵰降落在清溪谷,陸緋已然昏厥。

 

陸緋體形要比唐藍魁偉些,唐藍吃力地抱著他,來敲孫航的門。

 

幸而孫航並未出診,當他應門,看見陸緋的模樣,大吃一驚!

 

 

 

「真的去了五毒?這痴兒......

 

孫航嘆了口氣。

 

「孫神醫,您知道陸緋前往五毒的原因?」

 

唐藍問。

 

孫航凝視著唐藍,半晌,眼中有說不清道不明的什麼。

 

 

 

「讓他自己告訴你吧。先把人抱進來。」

 

孫航將陸緋安置在一側的廂房裡,望聞問切,清醒著的唐藍就他所知道的情況對孫航說明了。

 

「這是新毒,研發者五毒本身都沒能研製出解藥,我們外人要解更是困難,我只能先開出減緩症狀的藥。先止住他的內出血,還有心絞痛。」

 

孫航說出了他的緊急措施。

 

「還有,他的血氣消失很快,必須補血,我可以先開出一些補血的藥,另外,食補也很重要,多吃些補血的食物。至於毒的解法,只能再慢慢研究。」

 

 

 

「好,麻煩孫神醫了。」

 

唐藍想,若能減緩嘔血的症狀,陸緋的性命便暫時無虞,至於他身上的毒,緩緩而解也是一個辦法。

 

「不過唐藍,我可以開藥給他,但我無法伺候他,過兩日,劍南節度史張大人召我到府,為他夫人出診,這是早就訂下的事,照顧陸緋,只能交給你了。」

 

孫航一面說明,一面在小几上振筆寫著藥箋。

 

「不敢再勞煩孫神醫。」

 

唐藍客氣地作揖。他原也沒想過要孫航伺候陸緋,人家可是神醫。

 

 

 

孫航讓唐藍和陸緋留在他的寓所休養身體,幫他看門,交待寓所內的東西任他們取用,並留下份量足夠的藥,叮嚀過後,孫航便背起他的藥箱,離開了清溪谷。

 

唐藍照著孫航開的藥箋,替陸緋熬了藥,但陸緋因失血過多,身體過份孱弱,唐藍手中的藥汁,竟是怎麼也餵不進去。

 

更慘的是,陸緋陷入深度沉睡中,叫也叫不醒。好不容易因為心絞痛醒來,就是一波嘔血,而後,又陷入昏迷。

 

藥吃不進去,症狀無法緩解,又醒不來吃東西,陸緋的身體正以看得見的速度瘦弱下去。

 

唐藍憂心如焚。難道,還是得回墨羽堂嗎?

 

這樣的情況過了兩天。這兩天,為了應付陸緋的嘔血,唐藍只能假寐,即使三更半夜,只要陸緋嘔血,他就必須替他清理。

 

陸緋再強壯,哪有那麼多血能夠消耗呢?看著手中那小半盆的血,唐藍不禁擔憂。如果,再這樣下去,陸緋死了,怎麼辦?

 

在他死前,先給他一刀,這樣,便算完成任務了?

 

只是,自己真的想他死嗎?

 

看著陸緋那張年輕而難得平靜的俊顏,過去相處的情景紛至沓來。

 

 

 

陸緋在他對生命最絕望孤獨的時候,莫名其妙闖了進來。

 

唐白的背叛讓他生無可戀,他生命中唯一的溫暖其實再寒冷不過,妄想抓住,便消融在掌心裡。

 

他不知道陸緋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跟著他,為什麼買糖葫蘆給他,為什麼做菜給他吃,照顧他的傷勢,還幫他找到了生辰,替他掃除敵人,和他上床。

 

他們在床上十分契合,當感官被拋至情慾浪潮的頂峰時,唐藍有種死在這一刻今生已無憾的錯覺。

 

這錯覺很美好,唐白都不曾給他。

 

但,他們明明就只是殺手和目標的關係。

 

他們唐門有一種毒藥叫附子散,有成癮性,服下後能看見人生最美的風景,最後毒發身亡。

 

他抗拒陸緋的求歡,抗拒陸緋對他的一切他所渴望的溫柔。他知道成癮的可怕,陸緋會成為他的癮頭。

 

現在,陸緋就要死了,他再也不必擔心了,不是嗎?

 

 

 

可他抗拒陸緋之餘,心裡卻也有讓他無法忽視的另一面。

 

他貪戀陸緋的好。

 

如果陸緋死了,他再也看不見陸緋的臉,無法感受陸緋的臂彎,吃不到陸緋做的菜,再沒人在他受傷時照顧他,跟著他,守護他。

 

陸緋為他做的事,他一個人不是做不來,可他也想有人替他做,有人關心,有人對他說,阿藍,你累了,好好休息吧,一切有我。

 

 

 

湯藥放在一旁的小几上,唐藍呆呆地看著陸緋,半晌。

 

「陸緋,你快醒來,我要去找我師兄了。」

 

「陸緋,你快醒來,我要去娶曲雙雙了。」

 

「陸緋......

 

 

 

 

陸緋一動也不動,彷彿過去那個活生生的陸緋就像一場夢。

 

唐藍試圖將湯藥餵進陸緋口中,褐色的藥汁卻又從口邊溢出。

 

還是餵不進去。

 

他已經失去父母,失去師父,失去唐白,現在,老天連陸緋也不留給他嗎?

 

 

 

唐藍摘下面具。久未闔眼,他的雙目乾澀,布滿血絲。

 

他喝了一口藥汁,吻上陸緋的唇瓣,緩緩地,將藥汁傾注而入。

 

 

 

矇矓中,陸緋一直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可他沒有力氣,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那似乎,是阿藍的聲音。他想跟阿藍說,我聽見了,我沒事,你別擔心。可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直到一陣沁涼的觸感,從口中滑過如焚的心口,疼痛得以舒緩。

 

 

 

當他睜開眼睛,看見唐藍正用那雙迷人的緋唇,緩緩地替他餵食藥汁。

 

這是什麼天使畫面啊啊啊!

 

待唐藍餵完藥汁,陸緋突然按住唐藍的頭,加深了這一個吻。

 

 

 

沒想到陸緋突然醒來,唐藍慌亂地揮動雙手,推開陸緋,跌坐在地上,難以置信地喘著息!

 

床上的陸緋紅腫著唇,對他笑。

 

 

 

「你.......沒事了麼?」

 

被陸緋看見他餵藥的模樣,唐藍有點窘,紅著臉道。

 

如果不是身體虛弱下不了床,他真想把唐藍抱個滿懷,為所欲為。

 

「阿藍多親幾下,我就全好了。」

 

 

 

「沒個正經!

 

為了掩飾窘迫,抹抹唇唐藍站了起來,端起藥碗離開房間。

 

 

 

藥餵下去後,陸緋的症狀果然紓解,血嘔得少了,心絞痛的次數也在減緩中。

 

陸緋精神好了,唐藍便不願用嘴餵他藥了。搞得陸緋相當失望,考慮著要不要再佯裝暈倒。

 

不過,因為喝過陸緋的藥,唐藍才知道,原來孫航開的藥那麼苦,難怪陸緋喝不下去。

 

 

 

這次喝藥,唐藍特意上街買了一串糖葫蘆。

 

「你乖乖把藥喝了,給你吃糖葫蘆。」

 

唐藍這樣哄著陸緋。

 

陸緋乖乖把藥喝了。唐藍遞給他那串糖葫蘆,陸緋看了看,卻搖搖頭。

 


「快吃吧,那藥太苦了,吃吃糖葫蘆緩解一下,不然下次又不喝了,我可不管你。」

 

唐藍又把糖葫蘆朝陸緋眼前遞了遞。


 

「那藥太苦了,糖葫蘆沒用。」

 

陸緋又賣萌搖著頭。

 

「不然什麼才有用?」

 


唐藍不察,跳進陸緋的坑了!

 

「阿藍親親,阿藍的親親才有用!

 

要是平常,陸緋想親就親下去了,但現在他打不過唐藍,只得裝乖賣萌。

 

 

 

「你.......

 

唐藍漲紅了臉,這死明教,給他三兩豬肉,他還炸豬油了!

 

「不吃拉倒!

 

說完,糖葫蘆一丟,唐藍逕自走了!

 

 

 

背後一片靜悄悄,陸緋竟沒鬧,倒出乎唐藍意料之外。

 

唐藍忍不住轉身看陸緋在幹嘛,卻和他泫然欲泣的眼睛四目相對!

 

 

 

「真是......敗給你了.......

 

唐藍回到陸緋身邊,抱住他,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