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23:48:10陳跡

愛妳,令我重生198---用了一輩子來作這場夢





看來,這喬莘帶給她的傷害還真的不少啊!

 

「喬莘已經死了。被陛下處死,民女不是喬莘。」

 

迦陵朝雲悠然福了福身。

 

「妳.......難道,妳是勝曼王?」

 

聽見迦陵的說明,雲悠然的戒備才稍稍放下。

 

「妳認得我?」

 

迦陵微笑,來到雲悠然面前。

 

 

 

「自然認得。我爹是因為您的提拔,才能位極人臣。我雖然自幼長於閨閣之中,可也在筵席裡,見識過您的風采。」

 

確定她是勝曼王後,雲悠然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除了她對雲氏一族的器重外,勝曼王在位期間對韶夏女子謀得了諸多福利,也讓全韶夏女子感佩不已。

 

 

 

「韶夏這裏,有許多我重要的朋友,還有珍貴的回憶。我雖然離開韶夏好幾年了,可對這裏的一切依然牽掛。很開心還有人能記得我。」

 

 

 

采齊為兩人斟上徐離戮的春霖茶,笑著對迦陵道。

 

「知道您愛喝酒,但娘娘身體才剛痊癒,不能碰酒,而這華胥界沒了徐離大公子,也沒了燃葉,這些年宮中喝的,都是輔國公的春霖。」

 

 

 

「好,許久沒喝春霖了,也挺想念的。」

 

迦陵點點頭。看來勝曼王的身分在雲悠然心目中的印象不錯,這是個好的開始。

 

「這兩天,娘娘身體可好?」

 

 

 

「我已經沒事了。很想出去走動走動,可陛下不讓我出去,悶壞了我。」

 

雲悠然抱怨道。

 

「這是關心情切。怕妳身子尚弱,吹了風。妳不知道,妳昏迷的那段日子,陛下夜不能寢,食不甘味,妳要是真的醒不來,他大概也會跟著妳去了!

 

會不會跟著雲悠然去,迦陵不知道,反正事情往嚴重裡說就是了。

 

 

 

「過去但憑他能信我一句,把對喬莘的好分我一小點,我都會死心塌地,感恩戴德。已經將我作賤到泥巴裡,現在又一副後悔莫及的樣子,演給誰看?」

 

雲悠然臉色一變,冷然道。

 

這怎麼很像迦羅剛開始對杜康的態度啊?

 

 

 

「娘娘,他是韶夏之王,想留住妳,妳是跑不掉的,妳不原諒他,他照樣可以關妳一輩子,妳知道嗎?」

 

迦陵當過女王,她知道當王就是這麼方便。不愛的人沒關係,關久了沒人可愛,還不是只能愛他?

 

更何況,勝衣條件的確很好,沒了雲悠然,排隊的韶夏女子可以繞華胥界七周半。

 

有句話不是說嗎?渣是一時的,帥是一輩子。

 

 

 

迦陵的話,讓雲悠然沉默了。

 

 

 

「娘娘,陛下最近的表現,妳都看在眼裡,他是真的後悔了,想要補償妳。妳也知道,他當時對妳不好,是因為他的心魔,正好被喬莘所利用,並非故意。他是王,可也是人,不是神,東流王比他大了十歲不只,那心計要故意暗算他,他躲得過嗎?」

 

「所以衝冠一怒為紅顏,他為了妳,不惜出兵攻打祓章國,教訓東流王,死了不少人啊!

 

「您最近的態度是對的。男人就不能寵,要擺臉色給他看,既然他犯過錯,是該給他教訓教訓。」

 

迦陵從容地啜著春霖溫潤的口感。

 

「不過,我希望您不要因此放棄他,他是愛妳的,他為妳做了那麼多,妳也知道,他是王啊,王該有多忙呢!」

 

 

 

「我知道。只是正如勝曼王您所說,得來太容易,男人就不珍惜了,所以,我不想太輕易就原諒他,不想讓他感覺我是能輕易被欺負的,我是正妻,是后,他必須尊重我,這才是長遠之計。」

 

鬼門關走過一遭,她不再是那個唯唯諾諾,以夫為天的雲悠然了。

 

聽雲悠然的意思,她並不想放棄勝衣,還想跟他長久走下去。只是,要給他一些考驗,平衡一下他過去對她的漠視。

 

 

 

「您說得是,娘娘,的確不能讓他得來太容易。」

 

早這麼聰明,也不會受這麼多苦了,迦陵想。

 

「其實娘娘,您還是愛著陛下的吧?」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經隨著爹,和當時的司功右相,入宮晉見無量王。那時,我還只是個十歲的小女孩,大人們談論公事,我就在宮中,無聊地四處晃晃。」

 

「後來,我被一陣優美的樂器聲所吸引,我沒聽過那樣的聲音,像一陣和風,輕撫過身體。」

 

「循著聲音,我來到致爽園,在假山前的涼亭裡,我看見他,那時的他大概十四五歲吧,我後來才知道,他吹的那樣樂器,叫作笙,名字和聲音一樣好聽。」

 

「那時星月黯然,天地失色,天下之大,唯有他一個人。」

 

隨著雲悠然的形容,迦陵也不禁心嚮往之,那時的勝衣該是多好看,多純淨的一位少年啊!

 

 

 

「我那時就喜歡上他。第一次看見他吹笙的一幕,不管經過多少年,我總是記得很清楚。」

 

「可他是太子。那時我父親官階不高,我如何能匹配上他?也只能想想罷了。後來聽說他戰死沙場,我難過得生了一場大病,差點就死了。那時我還想,怎麼不病死呢?病死我就能到陰間陪他了!

 

 

 

迦陵聽著,心想,原來雲悠然對勝衣的執念這麼深,甚至能為他而死,這樣的感情,是沒法輕易放下的,她突然替勝衣覺得心安了。

 

 

 

「還好,他沒死,我也還在。後來父親漸漸受到重用,我成了權臣之女,還以這樣的身分嫁給他,就算他不喜歡我,可我還是覺得很幸福。就像圓了一場夢。我用了一輩子來作這場夢,所以勝曼王陛下,您成全了我的夢,我對您十分感激。」

 

迦陵聽了怪不好意思的,她重用雲翳也不是為了成全雲悠然,而是為了沒良將可用啊!

 

「就算後來,我知道了他心裡有個人,而那個人是妳。因為這樣,他冷落了我,我也不曾怨恨妳,因為,我知道您和徐離左相生死相隨的故事,我很嚮往。您對陛下無意,完全是陛下一廂情願,我若因此怨恨您,很沒意義。」

 

雲悠然這一說,迦陵更慚愧了,原來她是個這麼明理的女子。這樣勝衣還敢欺負她,真是要死了!

 

 

 

「娘娘,您放心吧!陛下告訴過我,喬莘的事後,陛下頓覺昨非今是,他會全心真意地待妳,只怕妳不給他機會。他是王,他渴望妳的原諒,渴望得比一個乞丐還要卑微。」

 

迦陵握住雲悠然的手。

 

「我做過王,我明白,那個位置太過清冷孤獨。陛下的家人全都不在他身邊,他只有妳了。」

 

「我這趟回來,是因為我承諾過他,要把真勝曼,他親王姊的骨灰帶回來,我已經完成任務,我和徐離劫準備離開了。因為當過勝曼,我待勝衣如同親弟弟一般,現在我將他託付給妳,希望妳能好好照顧他。」

 

「我記得還住在持盈閣的時候,勝衣以為他在戰場上青鱗甲解體是因為勝曼動的手腳,那時的他非常怨恨,他問過我,如果我的至親,曾做過傷害我的事,我能原諒嗎?」

 

「我告訴他,我知道要原諒很困難。但如果她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就原諒她吧!因為,也許明天她就死了,那麼,你一直以來的怨恨又有什麼意義呢?」

 

「娘娘,我把這句話送給您。這世上有多少生離死別,能在一起,就是福份。」

 

 

 

「我知道您和徐離左相,曾經死別了五年,所以妳很透徹,是嗎?」

 

雲悠然點點頭。

 

「我很佩服您的堅強。如果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熬過去。」

 

 

 

「陛下也是,他曾差點與妳死別,會珍惜妳的。」

 

迦陵的微笑,給了雲悠然無比的信心。







2019-05-16 01:19:23

啊,在收尾了,有些惆悵呢!

版主回應
是啊!捨不得每天都在想,接下來徐離劫要幹嘛的日子⋯⋯ 2019-05-16 07:31:06
陳跡 2019-05-16 00:13:09

太長了.拆成兩集.

確定了.不必念力.200集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