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20:23:13陳跡

忘土95---尋獲



部落格專用相簿





裸身少女盯著她離開的方向,手中仍握著刀。

 

天誅將軍,聽說被陛下的侍從,毫無反抗地亂刀砍殺,其中數刀還穿心而過。因軍隊急於撤退,便隨意棄屍於忘川之中。


癸明朝原來西嶽軍駐紮處旁的忘川急馳!那名變成冰柱西嶽軍人凍死前透露的訊息,在癸明腦海不住回蕩!

棄屍忘川。那麼,霞有救了......


癸明心緒激動,他能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西嶽人不知道霞能藉水復生的稟賦,採用最潦草的棄屍水中免除麻煩,卻讓霞有了一線生機!




癸明朝滾滾忘川一躍而入!




西嶽軍駐紮處漫延三里,癸明只要搜尋這段忘川對應的三里距離,找到天誅的機率很高!


她身上有刀,刀有重量,再加上自身的體重,理當下沉而不至於漂走!


以癸明在寂海捕鯨的經驗,忘川中潛行三里,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穿越水草林,和赤禿的卵石河床,在魚蝦蟹穿梭間四處逡巡。他期望當年音羽靈
珠發出聲響召喚他來的奇跡能再度發生!


從白天尋到太陽下山,月上中天,癸明不放棄,所幸今晚月色明亮,河底之物仍一一可辨。



不管妳在哪裡,是不是記得我,我都會找到妳,出現在妳面前,讓妳記起我。


癸明浮出水面換了氣,再繼續下沉。


有一天,我要再回到北原。


霞,我們一起回來。

 

眼前又是一叢茂密的水草林。


癸明對水草林特別仔細。因為,漂流物很容易被纏在這裏。


撥開一叢叢水草,癸明突然發現,前方有一叢水草長得不大一樣。


水草通常扁而薄,脈呈網狀。有月光的夜晚,它們會呈現半透明,透著光。



前方的水草卻像絲緞般,又黑又柔軟,在水中飄動。


癸明將手探去,黑色水草末端,是溫熱的觸感!


那是活人的體溫!

 


..........霞,是妳.....我終於.......

 

癸明激動地朝前遊去,將髮的主人扶起。


他撥開被水漂亂的長髮,想去觸摸她的容顏,孰料這一見,癸明周身血液像中了懷冰訣般結成了冰!



眼前,是個躺在石頭上的裸身少女,右手拿著刀,她睜開眼睛,顯見清醒著。

 

那張臉雖美麗絕俗,卻完全不是霞色的臉!

 
也許是霞色,卻又不是她的臉。強烈的失落感,讓癸明愣在當地。


裸身少女從石頭上坐起,水盈盈的雙眼看著癸明的臉,神情茫然。她的黑色長髮,逐水草漂流。


她心中有許多疑問,卻連推一推癸明的力氣也沒有。

 

癸明心中也有疑問,但從少女茫然的眼神中看得出,她似乎無法給他什麼答案。


茫茫人海中,他錯過了霞色,上一次,是十年,而這次呢?



癸明感到沮喪,他坐在水底,許久。


在少女眼裏,那個和自己一樣,黑髮白膚的俊美男人什麼也不做,對自己絕美的胴體視若無睹,視線停留在無盡遠處,只靜靜地坐在水底,他的長髮和衣袂,隨水草漂流。


只有癸明知道,他需要時間,平復自己的心緒。

 

 

少女和癸明相對而坐,握著刀不放,彷佛她需要完成什麼事,非那柄刀不可。


直到胸口開始發悶,癸明這才回過神來,解下一身純白外衣,給少女裹身。

 


......妳是誰?


確定外衣將少女包得寸膚不露,癸明問。



少女仍舊茫然看著他,張著檀口,說不出一句話。



「妳......不會說話?

癸明仔細觀察少女舉止,想從她的一舉一動中讀出端倪。



少女沒有發出聲音,但她的唇形重複變化著。



..........有力氣?......妳是說,沒有力氣?


看了半晌,癸明終於讀懂,少女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少女微微點頭,表示癸明猜中了。



癸明握住少女的左掌,給她度真氣,直到氣再也過不去。


少女的右手,仍握著刀。



接受了癸明的真氣,少女原本白皙的臉蛋恢復紅潤,雙唇也是。



少女綻出笑顏,她終於能靠自己的力量坐起。


............我有.....力氣了......有力氣了......


少女恢復聲音,雖然短短續續,不甚流暢,彷佛很久沒說話似地。



......妳是誰?怎麼會在這水底?


癸明一收勁,問。



.............不記得了......


聽見癸明的疑問,茫然的神情重新綻在少女臉上。



不記得?霞色死而復生後,也會有這樣的狀況。


難道,她是霞色?



她在水裏待的時間,肯定比自己長。雖然虛弱,卻沒有嗆水的狀況發生,水底宛如平地。


難道,她真是霞色?



.......妳認得我嗎?


癸明又問。


雖然少女有許多特徵和霞色符合。但,看著那張陌生的臉,癸明實在無法將她當成霞色。



少女搖搖頭。


.......謝謝你給我力氣.......



「妳有家人嗎?妳的家人呢?妳是怎麼落水的?


癸明繼續問,他的心很亂,眼前少女到底是不是霞色?



「我......我不記得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少女茫然望望四周。



癸明簡直快瘋了!但面對一個什麼也不記得的傻子,我不能先瘋,我得冷靜!



.....在我發現妳之前,妳已經醒了,對不對?


癸明問。



少女點點頭。



「好,當妳睜開眼睛,到我發現妳這段時間.......在這片水域,妳曾發現其他人?

癸明發問的前提是,假設少女不是霞色。



聽見癸明的問題,少女愣了一下。


持刀的右手,握得更緊了。


她凝視著癸明著急的臉,腦中似在運作,思考回答的方式。


或者,她在忖度著該不該說。



從方才到現在,對於自己的問題,即使沒有記憶,少女也會馬上回答不記得,從未躊躇。


但現在,少女若有所思。似有所隱瞞



「妳看見了。另一個人....是個女人,對麼?


癸明因激動,握住少女纖細的上臂!




上一篇:忘土94---裸女

下一篇:忘土96---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