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3 08:56:21陳跡

射手之箭46—-不要開我玩笑

「媽,今天穿那套chanel薄荷綠套裝,再搭上山茶花鑽式耳環,眼影呢,幫您打上粉色系,看起來就會很年輕。」

可漪忙著替婆婆打理今天出席公會茶敘的行頭。

仔細地,替韓揚媽媽畫眉。

這就是,娶畫家女兒做媳婦的好處。可漪的品味,讓她在必須爭妍比美的各個場合裡毫不遜色。

「這麼粉嫩的顏色,會不會反而把膚質對比得差了?

韓夫人問。

「不會,媽,您平常保養得不錯,再加上綠色珍珠光澤粉底,看起來容光煥發。」

可漪笑道。

「綠色粉底對我們東方人膚質來說,有淨皙效果,可是萬靈丹呢。」

可漪滿意地,看著妝鏡前的韓夫人。

「好看吧,媽?

「嗯,真是不錯,自從妳幫我打理造型,到哪,都讓人說,好像年輕了十歲。」

韓夫人笑道。

「嗯,我的康朋包呢?

「在這裡。」

可漪取過一只白色菱格名牌康朋包。

「我挑白色的,因為媽您穿了薄荷綠,這白色和鑽飾輝映,比較出色,粉色包會顯得俗氣。」

「好......

韓夫人將包包挽在手臂上。

「對了,今天的茶會,孟夫人也會去......妳和孟筠是朋友......當真不陪我去嗎?

「媽,我的眼圈變成這樣,如果出門,那些狗仔搞不好會冤枉韓揚,說他對我施暴.......妳知道,那些狗仔是無所不寫的.......我還是待在家裡,免得引起誤會。」

可漪攙著韓夫人,送她到門口。

「的確,可漪,妳說得是。人家一定會懷疑到韓揚頭上,小叔打大嫂這種解釋,才沒人會信.......

韓夫人笑笑。

「還是妳想得周到........

「嗯,媽,老陳等在那了。」

老陳,韓家的司機,將黑色賓士停在門口,久候多時。

可漪目送婆婆離去。

現在,韓夫人走了,韓家父子都上班去了,家裡就剩下可漪,和一些使喚佣人。

昨夜,她無法入眠,就等這一刻。

可漪回到房間,打開衣櫃,一只學生時代用的丹寧布包,躺在角落。

打開包包,那串肯隆鎖圈,靜靜躺在包包裡。

韓拓就是這樣,從小就喜歡打架,不問對象,不問理由,就只是想揍人......其他人,便莫名奇妙當了箭靶........爸爸每次都得替他解決暴力事件。

就只是想揍人。

反正,我爸會幫我處理。

韓揚的話,不斷縈繞在可漪耳際。

打從第一天看見韓拓,那兩道桀傲不馴的眼神,令可漪感到背脊發涼。

雖然當時,她是韓揚的未婚妻,但韓拓給她的熟悉感,卻更勝韓揚。

她覺得害怕,拒絕承認,她與韓揚,已經走到這步田地,還有資格多想什麼?

從此,她不願去證實。即使肯隆鎖圈,一直不曾離開她,即使有好幾次,禁不住那份衝動,想去證實。

證實了,又能怎麼樣?

感覺是被強抑下來了。但昨天,韓揚的、韓拓的話,讓可漪表面平靜的心海,又開始揚起微波。

為什麼,當韓拓說要扛起六百萬的那一刻,可漪眼前卻出現了,公園裡那個小男孩,拿垃圾桶砸壞人的一幕記憶。

那眼神,一樣明亮,狂妄,不讓她有置喙的餘地。

妳只需接受,只能接受。

昨夜的失眠,代表她的好奇心,再也壓抑不住。

可漪顫著右手,從包包裡,取出肯隆鎖圈,叮噹作響。

文武雙全的萬能智者,半人馬族最勇猛的獵者,肯隆。你告訴我,是韓揚,對不對?

可漪祈禱著,身子發顫,走向房門。

這裡,是韓揚的房間。

舉起那把,連在肯隆身上的唯一鑰匙。可漪緩緩地,將它插入鎖孔。

順利地插入。

鑰匙和軌道,擦出一陣喀啦聲響。

可漪重重吐了口氣。

適合的,太好了.......

再來,應該可以順利扭動。

鬆口氣,可漪扭動鑰匙。

沒想到順利插入後,門鎖再也絲紋不動!

「怎麼會這樣?

可漪慌了,她不斷用力,扭轉門鎖。

「一定要動.......

任憑可漪再怎麼使勁,甚至,鑰匙都因施力過度有些變形,門鎖,就是絲紋不動!

「也許......門鎖都換過了.......韓家這麼有錢......當然要常換門鎖,也許還是韓揚的鑰匙......只是換過門鎖......都十幾年了,換過門鎖.......是很正常的........

可漪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剖析道。

「是啊......我到底在緊張什麼.....門鎖都換過了......這把鑰匙根本沒用,就算拿它去開韓拓的房間,也是打不開的........

可漪拔出鑰匙,將它握在手心,緊得發燙。

「對,不可能打得開。田可漪,不信,妳試試........

可漪對自己沒頭蒼蠅的緊張模樣,冷笑。

走出房間,迴廊上沒有人。

可漪覺得,自己已經有十足的把握,這把鑰匙,是打不開韓拓房間的。

但心臟,卻無法控制地劇烈跳動。

這條通往韓拓房間的走廊,可不可以永遠走不完?

「我.....我沒有要探人隱私.....反正,這把鑰匙也打不開房門........

韓拓的房間就在眼前。

可漪吞了口口水。

.....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我為什麼在發抖?

站在那扇沉甸甸的褐色檀木大門前,可漪舉起鑰匙。

抖得好厲害,根本對不準鎖孔。

「算.....算了.....反正打不開,別試了........

可漪喃喃自語,就要轉身。

如果我不承認,妳拿得出六百萬麼?

別謝我,今晚,我只想揍人。

「我.........

鎖孔似乎有股魔力,釘住可漪不動。

可漪回過身子。

祢知道,這件事,對我的意義。

「老天......不要......不要開我田可漪的玩笑.........

可漪蒼白著臉,一股作氣,將鑰匙刺進鎖孔裡的向右一扭!

門,開了........

陽光,從韓拓房間裡,透了出來......

阿飛 2017-11-14 11:14:19

能了解她的心情
那存在童稚內心至今多少年的情感
在無聲無息中早長成一株不可忽視的參天巨木...

版主回應
就是這種感覺~~~你詮釋得很好啊~~~就算已經嫁錯人.也很難連根拔起~~~ 2017-11-14 11:15:34